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众人皆醒……

奈何,惟我独醉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侍郎》——第十二章  

2008-02-09 22:21:37|  分类: 侍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十二章

 

 

   再过些日子便到立夏,可如今迎面吹起的风,竟然显得有些萧条,是景的问题,还是人的问题?

   “公子,你听说了吗?”

   “什么?”凉平抬起来,望着一脸期待的菱儿。

   “就是现在北疆一战啊!我听人家说,易将军也上阵了呢!”菱儿笑着说道,脸上是属于少女的憧憬。

   “呵,我知道,所以呢?”

   “所以北疆这场战一定会赢啦!有易将军这么厉害的人在,一定把湘国打得片甲不留!”

   菱儿这自豪的模样,十足像‘易将军’就是她家人似的。

   “再厉害也不过是个人,没有人是永远不会失败的。”凉平轻笑着,他这句话要是在外头说,又不知道会遭到多少百姓唾弃了,菱儿皱了皱眉,想着凉平的话,似乎也不无道理,然后说道。

   “公子啊!你认识易将军的是吧?他长的好看吗?”

   闻言,凉平想了想,只是含糊地笑道。

   “目前为止,还没有人说他长得难看。”

   这答案不是菱儿最想要的,但她知道就算再问了,凉平也不会多说的,接着便转移话题了。

   “公子啊,你跟易将军认识很久了吗?”

   “可以这么说吧。”凉平似笑非笑地答道。

   菱儿努了努嘴,不再问了,凉平的答案,无论怎么问都是那么含糊。

   “菱儿,过几天,我就要离宫了。”

   听了凉平的话,一抹不舍染上了菱儿的脸,凉平要离宫她是知道的。刚开始还怕他会以后都不回来了,可是后来仔细一想,如果凉平是打算一去不回,那么应该现在就会有嬷嬷告诉她往后要被安排到哪个宫去的,可现在却没有。

   她问过凉平要去哪,可是凉平只是说去办点事,问他什么时候回来,他说忙完就回来。这些不明确的答案,差点没让她气绝。

   倒是有一个问题,凉平给的答案很明确,她问他能不能把她也带上,凉平说了——不能。往后无论她怎么问,他的回答都没有变过。

   “菱儿会好好打理络华阁,等着公子回来的!”

   “或许等我回来了,你早就不在这里了呢。”

   凉平这么一说,菱儿急了,连忙说道。

   “不不不!菱儿哪里也不去!就在这里等公子!”

   微笑地看着菱儿,缓缓答道。

   “好。”

   身在宫门,就连皇上的妃子也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,何况是一个小小侍女?菱儿如今说的这般肯定,其实彼此都知道可能性不大,但又不愿意去点破,只得渐渐沉默了下来。

   几日后,凉平真的走了,皇宫之大,又有谁会注意那与自无关的谁去谁留?但,菱儿知道,因为她从凉平离开的那一刻便开始挂念。橘庆太也知道,因为那夜送他离开的,正是身为一国之君的自己……

   “微臣何德何能,竟要劳驾圣上为臣送行?”

   离别在即,凉平自那日改称后,自今仍未变回原来的叫法,橘庆太听了,只觉徒生疏远。

   “爱卿此行乃是为社稷而战,朕只是代炎国子民替你送行,又岂有劳驾之说?”橘庆太回道,只是语气中蔓延着淡淡的离愁。

   千年无数人事来去冲冲,万世只留一轮明月依旧。如今又有谁会想到,那高高在上的炎国君王,正孤身一人为自己的朝臣送别。

   凉平浅笑着,橘庆太沉默,多少次想说话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良久,凉平转过身,背对着他,说道。

   “皇上,你能回答微臣一个问题吗?”

   “问吧。”

   “皇上你……可曾真心喜欢过凉平这个人?”

   那一刻,凉平依然没有转过脸,橘庆太的心,只觉像被什么狠狠撞击了一下,愣了不少时间,最后才说道。

   “有。”

   虽然只看见他的背影,但橘庆太依然分辨出刚刚那一刻,凉平原本绷直的身体在他回答了以后放松了,就像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   “谢皇上。那么……臣,就此拜别。”

   凉平刚走了几步,橘庆太便快步上前把他拉住,脚步被停住,凉平身体一晃,故意没有望向身后的人,橘庆太便说道。

   “别再‘皇上、微臣’的了,可以麽?”

   听了橘庆太的话,凉平冷笑一声。

   “皇上那日对微臣说的话,微臣如今还铭记在心,凉平是炎国的朝臣这句话,难道皇上您忘了麽?圣上您是君,草民我是臣。那样称呼……没错吧?君臣之间的相处,确实是这样的,不是麽?”

   “你信不信……朕现在就可以收回成命,让你永世不得踏出宫门半步!”橘庆太的语气并未显得又半分激动,但抓住凉平手臂的力度却在不觉中加大。

   凉平叹了口气,这才转过身来,双眸缓缓对上橘庆太的眼,说道。

   “那好,我有最后一句话想跟你说。”他眼神,专注得不容闪躲。

   “说。”

   随之而来的,是长久的沉默,凉平没有说话,橘庆太也没有催促的意思,一直一直,两人就那般对望着。

   再这般耗下去,怕是天亮也不能离开,凉平忽然一笑,语气格外轻松地说道。

   “等我死了,就帮我立个碑,告诉全天下,我凉平是个英雄,你能做到吧?”

   其实这话毫无意义,事到如今再多话也不想再提,他笑得释然,但心里的感觉始终只有自己会懂。

   橘庆太无比意外,万万没想到凉平要说的只是这样的话。但……凉平刚才说的那话,听起来就像他此去必死无疑。

   不是‘如果’,而是‘等’。这代表了什么?心底涌起莫名的恐惧,就像那必定会实现的悲剧,让人无从抵抗。

   手腕轻轻一挣,脱离了橘庆太的束缚,眼看自己面前的人好像还没回过神来,凉平说着。

   “时候不早了皇上,你明日还需早朝,还是早些回去作息吧,臣告退。”拱手作别,这次动作明显快上了许多。

   但!拉住,还是被拉住了,凉平蹙眉,没想下一刻迎上他的确实一个深深的吻。

   愣住了,仿佛连心跳声都停住,只听见了彼此的呼吸。很久很久以前,橘庆太曾这样吻过他,仔细的,温柔的。

   心若琴弦,随风轻撩,明知浮生若梦,难奈众生皆醉,偏偏无人欲醒,犹如飞蛾扑火,自取灭亡。

   青空明月,晚楼独照,凉平早已策马远离,橘庆太却久久未能回神。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 半个月后,北疆战况越发猛烈,战情一再告急,京中开始笼罩起属于战争的紧迫。如今炎国前线交锋只能勉强制敌,任何一丝风吹草动,足以令局势动荡。

军营之中两位年轻男子正凝视着按上地图,抿嘴沉思。

   “我军善骑,但西踉交界处的地形根本不利于骑战,若是考虑步兵实力及人数,让他们们作为主力根本没有胜算。”龙一望着凉平说道。

   “这我知道,如果能把敌方引到进入北疆范围十里之内,或许有突围的可能。”

   凉平这话一出,龙一立刻回道。

   “这不可能,敌方此战参谋是湘国丞相之子靳志泷,此人的计谋天下闻名,要把湘军引出,可能性不大。”

   凉平垂眼,沉默了片刻,再抬头时,眼中灵机一现,微笑道。

   “战场上草木皆兵,真真假假又有谁能预料,任他计谋再深,眼看敌方失误机会当前时,又有谁能保持冷静?何况……他只是参谋,湘国主帅好战,杀敌他是第一,但说到心思,那就另当别论了,军中发号司令的,始终还是主帅,如果……”凉平的笑容含义颇深,龙一的心里浮上一丝不安。

   “你该不会是想……”

   龙一开口阻止,凉平罢手,用意明确,不容左右。

   “你说靳志泷计谋天下闻名,那么此计定要小心部署。你若是不相信我,尽管阻止,但我去意已决,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?”

   “若我不帮,难道你又能孤军奋战?这根本不可能。”龙一无奈地调侃,话中分明是赞成了凉平的计划。

   一个月后,军中传出惊人消息,易将军被敌军虏走,情况未明,消息传之宫中,橘庆太脸上风平浪静,内心早已忐忑难安,易将军被虏,这是凉平的计谋?还是……

   炎国边境驻军不能轻易调动,京中以及炎国各地调派人马不断调遣到北疆,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战便是半年之久,北疆西踉最后一战,湘军大败……

   中秋过后,北疆传来湘国撤兵的消息。九月初,湘国国君签署和约,并把西踉列入炎国国境,湘军退兵,炎军开始调遣人马驻守西踉。凉平应守了当日的承诺,把西踉拿下了,炎国太子亦将在不久后诞生,一时间举国同欢。

   年轻的君王大喜,设宴款待全臣,命出战北疆易军立刻班师回朝。这夜,晚风依旧,炎国朝臣共聚一堂,橘庆太的心却偏偏像缺少了些什么,自己在等着那个人吗?

   殿外士兵万里快马,请求晋见,橘庆太一句。

   “快传。”

   受着众臣瞩目,士兵快步上前,看他身上的盔甲,脸上的污泥,哪里还有半分长胜之师的气势?眯眼细细端详了眼底下的士兵一样,橘庆太认得,这是……那人的亲兵。

   “末将,叩见皇上。”

   “平身,何事急报?”

   “回皇上,易将军……战殉。”

   战殉?橘庆太不由得怀疑,自己是否听错了。一时间,大殿鸦雀无声,狂欢的众人脸上,只剩愕然。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