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众人皆醒……

奈何,惟我独醉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侍郎》——第十一章  

2008-02-09 22:19:39|  分类: 侍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十一章

 

 

   “怎么了?”

   见凉平低头不语,龙一心里有些忐忑。

   “你该猜到的。”抬头,静静地望着龙一。

   “那你留下还有什么意思?你为他做了这么多,结果呢?”

   龙一的反应似乎比当事人更要激动几倍,凉平笑了笑,可惜,笑容挂不住,因为他跟龙一之间太熟悉了。

   “是我当初先丢弃了他的信任,所以他才会堤防着我会重蹈覆辙,这不怪任何人。再说……他的心不在我身上,我又怎会察觉不到……”望着地面的眼神,有些失色,这不该是众人熟悉的凉平所有的表情。

   “可你最后还是为他放弃了,甚至赔上了凉家所有人的性命!”

   “对,所以我很该死。”

   凉平这般苦笑着,又叫龙一无言以对了,只得抿了抿嘴,不再作声。

   “听说最近北疆边界发生动乱,你怎么还有闲心回来?”不再停留在那话题上,凉平直接转向了战事上。

   虽然不太愿意,但龙一还是如实把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 “你也该知道,那并不是小动乱那么简单,我怀疑已经有人潜入了我军,可是……我没办法把内应抓出来,这次回京就是准备去找你商量。”

   “那么你怀疑会是哪国派来的人?”

   说起行军打战,凉平从来都是一幅从容不迫的样子,如今面对难题,一样胸有成竹。

   “不用怀疑,必定是湘国之人。”

   跟自己预想的一样,嘴角微微一笑,说道。

   “那就好,要想抓出内应并不难,湘国这次敢走这一步,必定是有了后台,既是联合对抗,最怕就是猜疑,你发个假消息出去,让他们听消息的人自个矛盾去,心急则乱。我就不信等他怀疑自国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时候,行事还能那么干净利落。”

   “就是这么简单?”龙一挑眉,其实不是信不过凉平,但看他的表情,根本不像是面对这般严重问题该有的。

   “不然呢?”

   凉平反问着,龙一不回话了。

   “心思越是细密的人,越是容易被小事扰乱,同一件事情,他们能在心里想出千百种可能。既然是派去潜入敌国,断不会是粗心大意之人,我就赌他这一点,越是谨慎有时候反而越是显露他的身份。”

   “也是,还好世间只有这么一个凉平,不然的话,这天下要大乱了。”龙一笑叹,这话说得毫无讽刺之意。

   “这事若是成了,这场战……怕是非打不可的。”

   “你打算怎样?”听了凉平的语气,龙一感觉出些伪端,随即问道。

   “湘国西踉与炎国北疆接壤,两国边界是那大片山岩丛林,这无疑是最好的掩饰屏障,别国若是看准了那里的地势稍作部署,到时炎国别说抗敌,就连自保都不可能。拿下西踉,将它纳入炎国,这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。龙一……等赢了这场战,我们就走吧。”

   听了凉平最后一句,龙一几乎忘了该怎么说话。曾经他多希望凉平能这么对他说,但今天终是让他盼到了,可却让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

   “我们?你打算一起上战场吗?就算要走,你又能去哪?”

   凉平轻轻睨了他一眼,表情有些不满。

   “当初不是日日盼着要我离开吗?原来你连个打算也没有?”

   “我……”龙一词穷,沉默了稍顷,说道。

   “你真的能放手吗?那个人可是橘庆太……真的想清楚了?”

   “龙一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”凉平正色道。

   他竟然在阻挠他的决定?真的意想不到,他以为龙一是唯一不会对他的决定有异议的人。

   “你若是过的不高兴,倒不如留下!”这么说着,龙一显得有些孩子气,凉平一愣。

   “这我不想管,反正我是不可能留下了,爱想不想你自己做主,要是不想带上我,我自个儿也能活得逍遥快活。”

   “我今天才发现,你真的一点也不会说谎,凉平……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,可是离开对你来说,真的是最好的吗?”

   “你知道这些年,我都是靠什么让自己留下的麽?”凉平笑了,垂眼敛笑,说不出的苦涩。

   “橘庆太他……连我仅剩下那点自欺欺人的资格也没有给我留下,他这一年来重心栽培将领人才,你以为他就真的只为了强大炎国兵力?他只是在寻找能代替‘易’的人!我骗了自己很久,我甚至认为…只要我不去想,那么一切都会好的。但是如今呢?别傻了……这样下去,留着还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 凉平会用这么凝重的表情说话着实鲜见,其实不用他说,龙一自己又岂会不知道橘庆太的心思?只是真没想到凉平依然能这么冷静地对待这一切。

   “既然如此,那这场战打与不打又与我们何干?倒不如现在就走!”龙一的语气有些愤慨。

   “不,我就要为他做这最后一件事,我曾经想要夺去他的天下,既然他始终介怀,那我今日就还他一个,而且要比从前那个更强盛,更壮大。说我可笑也好……就算他真的并不在乎,我只想让他永远欠着我。”

   这就是属于凉平的自信,你永远不会猜透他的想法,在最不可思议的时间里,他可以做出让你最为惊讶的举动。

   “你太傻了,哪次上战场能毫发无损?说不定这场战完了,自己就永远回不来了……”

   “那也不错……起码能名垂千古,不过功劳只能归于‘易将军’就是了。”笑着望了望龙一,尽管装作很轻松,但眉宇间的沉重依然掩盖不下。

   “走了一个凉平,我看又要多几个人遭殃,毕竟在你身上的苦差,一般人是不会愿意扛的。”明显是故意赔笑,这话并不有趣,但两人都笑了。

   的确,他走了……橘庆太该找多少个人来填补凉平的空缺?又有多少人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那明知道是虚假的情谊?

   只为了君王真正重视的人,然后拿自己的安危建起保护的屏障……没有。说凉平有无人能及的才智?他不过是个连这么简单的道理也不懂的傻瓜。

   忽而间,两人一同屏息,房外脚步声渐近……

   下一刻,凉平换上了一贯的笑容,说道。

   “这么长时间不见,可有用心练兵?”

   “用心是一定的,可在你面前,有谁敢故弄玄虚?要考验我一下麽?”龙一笑道。

   “把地图拿过来……”凉平笑着仰了仰下巴。

   龙一会意地站起身来,转身前低头暗睨了门外一眼,那人的脚步已经停住。

   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坐下,茶几旁还准备了黑白棋子,凉平手执一黑子,看准了地图的某处放下,轻轻说道。

   “这里,敌军一万。”表情轻柔至极。

   对于龙一来说,这点考验是轻而易举就能解决的,拿起两颗白子,放上地图,抬头往凉平一笑。

   凉平没有说话,只是表情满是认同之意。随后又执上三颗黑子,想了想,接着分别置在三处,然后开口。

   “应该庆幸这在炎国国境之内……”

   凉平这句话,龙一了解,地图上是淮京一带,淮京地势复杂,易守难攻,若是敌方占据了这里,情况非同小可。

   “前提是……敌方人数未明,分别占据了三处最优越的地势,若你手上只有三千兵马,你有何打算?”

   龙一暗自思索了片刻,稍顷,那起了三颗白子,其中两颗往地图某处放下,另外一颗却始终执与手中。凉平挑眉一笑,龙一接着道。

   “既然敌方人数未明,那我军三千也未定必败,就当我手中白子是一千人马,那么这部份都可以牺牲,当然,能突围是最好不过,重点是要敌方对这部分提起警惕。况且,若我没有记错,这里……”龙一暗笑着点了点两黑子之间的空隙,然后道。

   “是京河其中一道支流……”抬头,望向凉平的双眼,龙一脸上是自信的笑容,接下去的话,根本不用说明。

   其实,龙一怎么会不晓得凉平的用心?门外站着的人是橘庆太,不是说炎国君主不懂得用兵,只是这方面的手段,断不会超越凉平就是了。

如果日后凉平真要离开,那么今日凉平所做的,必定在日后对炎国大有帮助。在两人商讨的兵法里面,多少都是龙一懂得部署解决的,他明白凉平只是要说给另外一个人听。

   回宫的路上,凉平一改往日对橘庆太的无礼,这回倒真正像是君臣间该有的相处了。那日之后,一切似乎都如以往一样,只是……凉平他,没再直呼他‘橘庆太’。那一声声的‘皇上’,让橘庆太总感觉失去了些什么。

   万物复苏的回春之后,三月间,北疆战事一触即发,这日夜里,凉平难得请求晋见。太监通传时,又是令年轻的君王暗自感慨,若是从前,何曾见过凉平如此注重礼数?

   宣了他进殿内,其实此刻只剩下他与凉平两人。但凉平却依旧遵从君臣之礼给橘庆太请了安,看着他的一举一动,仿佛就像两人从来没有认识过。

   “皇上,臣有一事请奏。”

   看不见,看不见凉平的双眼……因为他正垂着头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  “说。”几乎是有些疲倦地,橘庆太说道。

   “北疆一战,望皇上让微臣出征。”

   橘庆太一僵,顿时睁着眼,忘了说话。

   “皇上?”

   橘庆太垂眼凝神,却迟迟未有答复,凉平见了,只道。

   “此役非同一般,若是由臣出征,胜算必定加大,皇上!请让微臣出征罢。”凉平的语气依然平静,就连说着如此严重的话,出自他的嘴里,话语一样那么动听。

   良久,橘庆太揉了揉太阳穴,轻叹了口气,说道。

   “准了。”

   凉平一听,嘴角只轻微一扬。

   “谢皇上,若无其他要务,微臣就此告退。”说着,抬起头,只见橘庆太轻闭着眼,罢了罢手。

   倒退了几步,快要接近殿门时,转身正要跨步离开,身后却传来声音。

   “凉平……”

   凉平的脚步霎时停住,橘庆太正准备说些什么,却被他抢上了话。

   “皇上不必担心,我炎国的太子在九月就要出生,微臣就替皇上拿下湘国西踉,作为太子生辰贺礼,就算赔上性命,微臣也定当竭尽所能。”凉平并未回头,声音不大不小,橘庆太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 太子……

   橘庆太愣住了,凉平果然是知道的。只是……心里为什么像有些感觉在萌生?自己曾经想过,就算凉平知道了,那也无所谓,但如今却……

   再次回神,大殿却只身下独自一人,凉平早已离开。

 


(待续……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