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众人皆醒……

奈何,惟我独醉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侍郎》——第十章  

2008-02-03 22:24:18|  分类: 侍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十章

 


   黑暗中,凉平一步步逼近,即使明知道面前是自己熟悉的他,橘庆太依然没有把剑放下,抬起手肘把剑提至齐肩的高度,那是绝对防备的姿态。

   “你明知道是我……”凉平说着,脚步有些慢了下来。

   两人之间的距离不算远,但他却迟迟没有走到橘庆太面前,看来他并不着急,面对着他轻笑着说出的话语,橘庆太并没有回应。

   锵——

   匕首被扔到了地上,沿着地面滑了一丈,最后撞到墙根停下了。

   “现在呢?”凉平继续说着,橘庆太皱眉,并不明白他的用意。

   轻叹了一声,始终背对着光线的人说道……

   “你什么都忘了,那匕首……是你送给我的,它…根本不算武器。橘庆太,如果我要杀你,何必等到如今?你明知道是我,可你的剑……依然没有放下。”

   窗外的枝叶因寒风而摇曳,阴影打在房内的地面上,一摇一晃,就像在渐渐侵蚀人心的黑暗。

   “你真的很聪明……我尊贵的圣上,你看准了凉平会一心一意地向着你,就算你抄了他的家,杀了他最喜欢的女孩,骗了他的感情,他也不会改变,因为他自负……他以为你会因为他而慢慢改变,可事实上,为对方改变的人却不是你。”

   “你明知道密谋造反有我的主意,可你却偏要留下我的命……是因为你念旧情?还是因为我的价值?那你知不知道,当年若不是我一时心软,炎国早就灭了……”

   他的声音并不大,就像在轻轻述说着一场与他无关的历史。似乎就是因为凉平的话语,橘庆太走神了,脑海中不能自已地浮现出以往的一切。

   “你就没有一点感觉麽?难道走错了一步,就真的永远无法弥补?我以为我为你做的已经够多了……”

   话语把橘庆太的思绪拉了回来,一回神,凉平竟已经来到他的前方。刚想收回那被高高举起的长剑,手腕动了动,暗觉不妥,长剑似乎被什么钳制住了。

   “只要你亲口对我说,我甚至可以为你……亲手杀了自己。”

   ——不对,这是…鲜血的味道?难道……

   看清眼前的景象,橘庆太一惊,握着剑柄的手顿时放开,动作牵动了剑身,凉平身体明显踌躇了下,随后笑了。

   原本便在剑锋上的左手突然握紧了,那早已深深刺入胸膛的剑,被一寸寸拔出,锋利的剑锋沾上只属于鲜血的艳红,黑暗中散发着瑰丽妖冶的气息。

   长剑落地碰撞发出的声音,在如今这寂静到诡异的空间,显得特别明显。鼻间鲜血的味道越发浓烈,刺激着橘庆太的神经。

   凉平那带着湿意的手掌,抚上了橘庆太的脸,他知道那是他的血……凉平凑到他的耳边,细细地说着。

   “但是……原来我做的一切,连一个‘信’字都换不回来,你让我觉得,凉平他……太可笑了。”

   “凉平……”橘庆太握住了凉平的手腕,刚准备把他的手拿下,凉平却用话语阻止了他的动作。

   “嘘……听我说完。”费力地咽下一口气,继续道。

   “凉平是什么?是为了曾经犯下的错,留在你身边赎罪的叛臣吗?还是说……你希望他是什么都不求,能为你出谋献策,助你平定天下,却连一丝私人感情都不能有的傀儡?那他跟死人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 “你……你是,礼部侍郎,炎国的朝臣。”橘庆太声音颤动的程度,并不比凉平轻多少。

   “可你……抱过他。这是君臣之间该有的礼节?很好……朝臣是吗?为了你,高傲他可以忍受天下人对他的唾弃…你该待你这朝臣好一些的,不然的话…他太可怜了……皇上。”

   他在笑……就像要耗尽所有力气,笑得让人撕心裂肺。他从来不会哭,无论心有多痛,他都只会笑,但他的笑声,却比任何指控都来的严重。

   抚在脸上的手滑落,笑声渐渐消失,凉平的喘息越发费劲,眼前仅有的视线也开始模糊了,身体往后倾倒,橘庆太瞬间伸手抱起了他。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 ——你什么都忘了,那匕首……是你送给我的,它…根本不算武器。

   橘庆太坐在床边,目光注视着手中的匕首,那天的情景,的确快忘了。

   那时候,他的父皇还在,凉家还在,将军府还在……

   “凉平!”

   十三岁的少年,英气的脸上满是笑意,双手服在身后,跟随他的只有一个侍女。因为这是将军府,所以那些排场夸张的侍卫都被橘庆太遣在了门外。

   在庭院中挥舞着剑,被换作凉平的少年皱着眉,回头一看,吓了一跳。太子手上竟握着一把精致的匕首,最让他心惊的是……匕首正抵在他脖子上。

   “太…太子。”凉平叫着,小脸有些惧色。

   “我不叫太子!”

   看见橘庆太不满的表情,凉平再勉强地笑了笑,说道。

   “庆太…太子。”

   看来是改不过去了,况且凉平跟橘庆太相识不过一个月,撇开橘庆太的身份不说,光是熟悉程度也不足以只称其名。

   就算心里其实并不畏于橘庆太的身份,嘴巴上的礼数还是要做足的。凉平的爹是炎国将军,怎会容得自己儿子对皇族无礼?

   橘庆太一噘嘴,放下了手。

   “算了算了!怕了吧?看你吓的,这匕首是假的!”橘庆太一脸得意。

   “假的?”瞪眼望着橘庆太手上的匕首,加以乱真的手工,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 看凉平不太相信,橘庆太拿刀刃对自己手掌捅了下,然后对凉平摊了摊手掌,丝毫无损,随后把匕首收回鞘中,扔给身后的侍女收起了。

   “你在干什么?”橘庆太看了看凉平手里的剑问着。

   “爹说今天要挥剑一千次,练完剑以后就看兵书,今晚他要考我的。”凉平老实交待着。

   右典明明说太子很多功课的,还说太傅对他很严厉,可怎么他总是有时间过来打扰他呢?每次见了橘庆太,准没好下场!

   心里正在咕隆着,看着橘庆太的眼神又怨念了几分,年幼的太子似乎没有发现什么不妥,打量了凉平一下,随口说道。

   “看你长得……又不比女孩儿好多少,练剑看兵书做什么,还真想上战场啊?”

   橘庆太这话一出,凉平怒了,举起手中的剑就指向橘庆太,那身后的侍女大大地瞪开眼,一脸惊慌。

   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 白皙精致的小脸上,那双大大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橘庆太。不巧的是……凉大将军在远处看见了这一场景。

   当天,凉将军给凉平罚了二百廷杖,之后的三天里。凉平都只能愤愤地趴在床上,可嘴里却一遍又一遍地咒骂着那个害他吃饱苦头的太子。

   下人说太子殿下来看望他,凉平也没给橘庆太好脸色,但畏于爹亲的缘故,凉平只好压抑住自己的怒气,没有把想骂的话说出口。

   橘庆太也深知因为自己的缘故,害凉平受了皮肉之苦,所以并不为凉平的无礼而生气,反看凉平的态度,怕是短时间内不可能原谅他,最后留下了当日那把匕首,然后走了。

   也许凉平不知道,这匕首……其实是父皇送他的,这匕首的意义,远远不止玩物那么简单。

   沉思中,橘庆太竟不自觉地微笑了起来,忽然间,一只手按住了橘庆太手中的匕首,抬头一看,躺在床上的凉平醒来了,眼睛望着自己,手却死死地握住了匕首。

   橘庆太会意地放开,让凉平把匕首收回,说道。

   “别乱动,伤口没什么大碍,可再裂开了就不好。”

   “是。”

   凉平那简单的一个字,却让橘庆太愣住了。那个简单的回答……就像单纯听从命令的属下,所给予君主的回应。

   张了张嘴想说话,却在话语出口以前停住,如今还能说什么?

   “好好休息吧……”

   千言万语自脑中过滤,最后说出口的,只剩下这么一句,凉平没再回应,转身,闭上了双眼。

   两日后,终是到达易将军府,凉平下了马车,将军府外并没有守卫,很难让人相信,这是朝廷重臣的府邸。

   推门而入,一个婢女见了凉平,满眼惊讶,没来得及开口称呼,凉平便说道。

   “你们公子呢?”

   “是,公子在书房,奴婢这就去通传!”婢女欠了欠身回答道。

   “不必了,我去找他就好。”

   “是。”婢女侧身让路,这才留意到凉平身后的男子,随后又是一惊,以往凉平前来都是独自一人,这次怎么带上别人了呢?

   凉平与橘庆太来到书房时,龙一正专注于兵书之上,门外闪现人的身影,他抬头一望,随即笑了。

   “凉平……”

   放下手中的书,站了起来,正要走向凉平身边,但看见他身后的橘庆太时,眼神却又暗了一下。

   “臣,参见皇上。”

   “免礼。”橘庆太随意罢了罢手。

   “还以为你不在呢,我看大厅放了不少大礼,怎么不放好?”凉平随意坐了下来,随那两男子继续站着。

   “嗯,最近送礼的大臣多了不少,怕是跟你在太后寿宴上说的话脱不了关系,需要我把它们返还回去麽?”龙一说着。

   “既然收下了,那就没有退还的道理,都命人送进宫里去吧,填下国库也不错……皇上,微臣这样做可好?”

   “嗯……”

   从两人接触的目光,龙一多少看出点苗头,碍于橘庆太在场的缘故,他也不好说些什么。

   “皇上!”门外忽然又人禀报,橘庆太转身看向门口。

   “何事?”随口问道。

   那人却不敢轻易开口,微微抬头望了望书房内另外两人,橘庆太明白他的顾忌,低头想了想,最后说了一声便随通报的侍从走了出去。

   橘庆太一离开,龙一便开口说道。

   “你脸色不太好,身体还好吧?”

   “我身体不好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,这么久不见,就只有这话对我说麽?”凉平轻笑。

   “呵,当然不是,皇上此行是……”

   提及此事,凉平的笑意褪了下来。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