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众人皆醒……

奈何,惟我独醉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侍郎》第九章  

2008-02-02 03:10:01|  分类: 侍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九章

 

 

   翌日中午,飘了好几天的细雪终是停住了。久未露脸的太阳出现,空气中的寒冷被驱散了不少,正当晌午,往日让人抱怨的阳光,在冬日里显得温和许多。

   凉平倚在窗边,一手枕着窗台,另一只手正伸向窗外,此刻在他手中停留的,竟是一只鸟儿。

   如今已是初冬,鸟儿应该都飞走过冬的,但眼看在凉平手上的,分明是鸟儿没错,菱儿觉得不可思议地看呆了。

   它在奋力地扇动翅膀,但始终没能再往天空高飞一丝一毫,它在努力着,飞向属于它的天空,可是如今再努力也是徒然,错过了最好的时机,留在不属于自己冬天,最后等着它的,只有死亡。

   不属于它的冬天,不属于他的地方,它是因为错过了唯一的机会,所以无从选择。那他呢?机会不只一次,但却是自己亲手葬送的,太义无反顾的爱情,最后可能……连死亡的资格也没有。

   凉平眯着眼,望着手上那渐渐停下动作的小鸟,自方才醒来后,他便没有作声。本不应该打扰主子,但菱儿想起以往凉平若是一声不响,必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   “公子……”唯唯诺诺地叫了一声,凉平没有回应。反看他手心的鸟儿,颤抖着身体,最后…静止了。

   淡金色的阳光,像一层薄纱,覆在凉平的脸上,原本就精致无比的五官,如今显得更加不真实了。

   “菱儿……”

   正看着凉平的脸出了神,忽然间那双美丽得让人窒息的眼眸,正直直地望着自己,菱儿顿时有些慌忙地收回了视线,回应凉平的声音几乎听不见。

   “现在是什么时辰了?”凉平平静地问着。

   “回公子,已经未时了。”

   “嗯……”轻轻地应了一声,又再沉默下去,菱儿眼珠子一转,说道。

   “公子,昨天皇上抱你回来的时候,所有人都吓呆了呢!皇上还亲自帮你……沐浴,就连你的衣裳,都是皇上替你更换的……”

   始终是小女孩,说到这种敏感的话题时,不禁有些羞涩,但从她说话的语气听来,她很高兴。

   “我知道……”对比起菱儿的喜悦,凉平只是浅浅一笑。

   看了凉平的表情,菱儿歪着脑袋问。

   “公子,你不高兴吗?”

   “不是……”

   橘庆太他……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对某个人好。他在给予,同时也是在夺取……

   “公子啊,皇上对你真的很好哦……”

   “是的,他对我很好。”凉平这话,听起来没什么特别,但却好像隐藏着些什么后话,没等菱儿猜想出个结果来,凉平接着说道。

   “走吧,到锦越宫。”

   “是……”菱儿顺从地应着。

   但……锦越宫?那是皇后娘娘的宫殿,宫里人都说,当初皇后娘娘怀着的孩儿,是凉平害丢了的。这次去锦越宫,到底又是为什么?

   凉平刚站起来,眉头便轻蹙了下,走了几步,步伐也不太稳,菱儿连忙上前撑扶着。

   “公子,你还好吧?”

   “没事,有些不习惯罢了。”

   “……哦。”就算再笨也能想到这‘不习惯’跟什么有关,菱儿立刻红了脸,低着头只敢望着地面。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 锦越宫,菱儿是第一次到这里,当然,也是第一次目睹这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。

   众所周知,皇后张萱,是张贵人的姐姐,四年前在皇上刚登基时便被接进宫中,因为太后的缘故,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皇后。

   那时,张萱十八岁,而橘庆太却只有十七。先皇早逝,十七岁虽说不上年幼,但要管治一个泱泱大国,依然是困难的。张萱虽比橘庆太稍微年长,但也正好能利用这条件管治后宫,这就是太后当年的意思。

   可事与愿违,张萱册封皇后以后,并没有像众人期望一般母仪天下。后宫是复杂的地方,太多传言的真实度难以追溯。

   但唯一能确定的就是,当今皇后让人并不满意,就连当朝的众大臣提起这年轻的皇后,都只有皱眉摇头的份。

   可现在看来,张萱跟想象中的很不一样,与张忻相似的脸,可却多了一份高贵与气质,完全与传言的感觉大相径庭。

   前方的凉亭内,张萱身边只站着一名身穿淡青色衣衫的侍女,石桌上摆放着一架木制长琴,纤细修长如玉般美丽的指尖,轻轻拨弄琴弦,委婉的琴声,如春日里的微风,柔和温暖却显得有些缥缈。

   跟随凉平上前几步,站在张萱身边的侍女回头一看,随后脸上显露出笑容,低头对张萱说道。

   “娘娘,凉大人来了。”

   闻言,琴声悠然而止,张萱放下了双手,回头见了凉平的身影,笑了笑。

   “菱儿,在这边等我。”凉平回头对菱儿说道。

   菱儿点了点头,主子说不必跟随,做奴才的没有不从的道理,看着凉平走上了凉亭,而且张萱跟他彼此脸上都带着笑意,这又让菱儿疑惑上好几分。

   张萱身边的侍女也被遣开了,两人交谈起来,但远在十丈以外的菱儿,并未听见他们说的是什么。

   “萱姐姐。”

   “我还以为你都忙得没时间了呢,坐吧。”张萱轻笑道。

   “皇上说你已经知道张贵人的事了,我该来向萱姐姐请罪的吧?”

   “那丫头太任性,应该要受点苦,听说你也受了伤,一来一回的,何罪之有?”

   张萱淡淡地说着,但脸上的表情尽显亲切,凉平似笑非笑地底下了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 “我猜,有人怀上龙子了,你觉得呢?”张萱忽然问道。

   “我问过皇上,但他没有给我答案。”

   张萱一笑,轻轻摇了摇头,有些叹息。

   “原来如此,凉平,你担心吗?”

   “他既然不愿意说,那么我也懒得去管。今日天气不错,还出太阳了呢……”

   怀上龙胎可是非同一般,自古后宫嫔妃怀上龙子,无不公告天下,而如今却有人在刻意隐瞒,个中原因,相信张萱早已有些眉目。

   “是的,天气不错。”停顿了下,张萱接着道。

   “近一年来,皇上刻意栽培将士人才,这些你都知道吧……”

   “嗯。”

   “我看你好像很不在乎?”张萱轻睨了他一眼。

   “怎会不在乎……萱姐姐,你想过要离开吗?离开这里?”

   凉平侧着脸望着张萱,面对突如其来的问题,显得有些意外,垂下了眼,说道。

   “你也知道,我只是不愿意走,因为一个人……所以舍不得离开。”

   “是……”张萱这么一说,凉平脑海立刻浮现出一个男子的脸,但张萱却抢在他把那男子名字说出口之前,阻止了他的话语。

   “不,不是那个人。”叹着气,看了凉平一眼,接着道。

   “到了今天,我依然觉得当初的我很傻,为了那个不值得我付出的男人,毁了自己的一切。”

   天下人并不知道,当初皇后娘娘腹中孩儿,并非当今圣上的骨肉。他们并不知道,那孩子其实是当今太后派人打掉的。也不知道,那个风评不堪的皇后娘娘,其实是一个聪慧至极的女子。

   她并不在乎千百年来,天下女子最梦寐以求的后位。因为她并不爱当今的皇上,只倾心于另外一个人。可如今她却说自己后悔了……

   “很惊讶吗?”张萱笑着道。

   “不,不是。我只是在想什么人,能让萱姐姐舍得为他推翻自己从前所做的一切。”凉平笑着摇头。

   “他……很聪明,却也很傻,我喜欢他,可他并不知道。”

   那一刻,张萱并没有望着凉平。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 几日后,就如橘庆太所说,他陪同着凉平一同出宫了。

   此次出行显得无比低调,只安排了几个侍从跟随,两人坐上马车,侍从在外骑马随后,马车一路颠颇,凉平只是撩起帘布望着窗外,从上车到现在也没说一句话。

   橘庆太正准备开口,凉平的声音便缓缓响起。

   “你这么忙,何必陪我出行?”

   这话说着,目光却没有从窗口移开。简单的话语,隐藏的是一句他永远不想说出口的话。

   ——你,不信任我。

   奴才,起码能得到主子的信任。但橘庆太,你却希望凉平能安心当你的傀儡,就连独立思考的资格都不能有的傀儡。

   夜色渐浓,一行人在路上选了家上好的客栈投宿。侍从把马牵到马厩,橘庆太与凉平同宿一房。

   冬天的夜里,以往热闹的酒家人烟稀少,路上行人无不徐步而行赶回家中。

   房内点着蜡烛,光线不太明亮,却也足够看见四周的摆设。窗户大开着,今晚月色朦胧,月光洒在路上显得有些凄凉。

   一阵寒风吹来,霎时,烛光灭了,房内顿时暗黑一片,即使有月光射进,也未能帮助双眼看清一切,但方才熄灭的蜡烛,绝对跟那阵寒风无关,有人……故意把它弄熄。

   凉平背对窗户站着,从烛光熄灭的那一刻起,橘庆太已经提高了所有警惕性,不管自己面前的人是谁,亦不能松懈一丝一毫。

   这全都归咎于他的身份,自出生开始,他便是炎国储君,这一切一切,都在无时无刻地提醒着他。

   漆黑中闪过一道寒光,几乎是本能地,橘庆太拔出了腰间的长剑,定睛一看……凉平依然站在窗前,面向着他,手中拿的是——匕首。

   “干什么?”此刻橘庆太的声音依然显得无比冷静。

   “你说呢……我想干什么?”

   微弱的月光自他身后的窗口射进,背向着光线的凉平,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,可他讲话的语气,是笑着的。就这样一步一步地……靠近自己。

  

 


(待续……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