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众人皆醒……

奈何,惟我独醉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侍郎》第七章  

2008-01-26 21:49:47|  分类: 侍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七章

 

 

    天空开始飘起细雪,自那日两人争吵后,又过了几天。这日的天空就像笼罩了一层薄雾,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灰靡。

   络华阁一如既往的平静,这几天,橘庆太并没有踏进这里,凉平似乎亦没有示弱的势头,菱儿想着这两人,不禁又皱起了眉。

   “菱儿。”

   心思正在别的事情上,凉平这么一唤,让菱儿有些应接不暇,急促地应道。

   “……是!公子有何吩咐?”

   原本躺在长椅上的凉平,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眼,声音有些暗哑,说道。

   “张忻现在怎样了?”

   知道当日橘庆太说,若查明张忻对他动刑一事属实,太后承诺不会插手,这些天过去,事情怕是早就查清楚了。

   “回公子,关于动刑的事,早已经查明了。皇上说,对张贵人的处罚,等公子您身体好了,再交给公子定夺,这些天张贵人一直被禁足在馨颐宫内。”

   凉平嘴角轻轻一扬,单手撑着长椅,坐了起来。

   “由我来定夺麽?好,菱儿……我们去见见张贵人吧?”

   “是!公子。”菱儿爽快地应道。

   这次一去,又何止是‘见见’那么简单,这不?凉平唤了几名络华阁的侍卫,接着就走了。

   说实话,她是有些兴奋,毕竟当日张忻趾高气扬的模样,实在令她反感,重点是,她还对凉平动了手。

   想来,应该就算连皇上,也不曾对凉平动手吧?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 皇宫之内,百无聊赖的奴才们,平日最爱拿听见的小消息说事,就连哪位娘娘前天晚膳是什么,也能说个半天。

   今日自步出络华阁以后,沿路不少宫女侍卫眼露惧色,想来又是不知道哪个,给他凉平添了些新罪名了。

   “你没听说麽?张贵人被禁足了呢!”

   “怎么回事呀?就是因为得罪了那个凉平麽?”

   听见了自己的名字,自他人口中说出,始终会比较敏感,凉平放慢了脚步,面前不远处的假山,刚好挡住了说话人的身影。

   那人说话声音不大,但还是让凉平听见了。而且,听声音,那边站着听事的,起码有三四个人。

   “是呀,都好几天了呢!”

   “太后不是最疼爱张贵人了麽,这怎么……”

   “谁不知道呀,这就是最可怕的!连太后都不敢为张贵人求情,你说那凉平到底是不是会什么妖术呀!”

   “好端端的,张贵人怎么会跟他有过节呢?”

   “这就不清楚了,听说是为了个跟在凉平身边的丫鬟而吵起来的。”

   “啊?那张贵人也太可怜了吧!”

   “这不是?!什么人能得罪,就他跟皇上不能得罪呀。”

   听了这句,凉平的兴致倒是来了,向前迈步前进,才刚走了两三步,便有个婢女发现了他,还没来得及行礼,凉平就笑道。

   “呵,倒是把我跟皇上混为一谈了呀。”

   话语一出口,原本背向着他的两个人连忙转过身,一看是凉平,脸色霎时苍白起来。

   “凉……凉大人。”

   那一道道参差不齐的声音,足以表达说话人的心慌。刚刚说的最兴奋的那位,现在一声不吭了。

   “怎么不继续?”凉平饶有兴趣地明知故问着,那几个太监侍女双腿一软,跪下了。

   “狗奴才,尽会说三道四……留着舌头也是浪费,不如直接割了吧?”凉平俯身,伸手前去用手指捻起其中一人的下巴,让他抬起头来望着自己。

   这便是方才说话最离谱的一人,凉平觉得他有些眼熟,但无心思量他是哪个宫的人。

   放开手,又重新站直了身,凉平微微别过脸,向身后唤到。

   “来人……”

   这一下可真的吓怕了跪着的人,凉平的话还没说完,其中一个小太监就抢声道。

   “凉、凉大人!方公公是皇上身边的人呀……”

   当事人却不说话,显然是吓得哑巴了。

   “所以呢?皇上身边的啊,难怪这么眼熟,直接把头砍了可好?”

   听凉平这语气,简直就像在问你‘多添一件衣服可好?’,众人身体又是一僵,没想到凉平连皇上的账也不买!

   见他们不敢说话了,凉平接着对身后的侍卫,把之前的话说完。

   “把他的舌头割了,直接赶出宫。”不用凉平道明,他们也知道他说的就是那方公公,俩侍卫刚上前一步,那方公公便已经吓得昏过去了。

   侍卫有些为难,回望了凉平一眼,只见凉平满不在乎地说道。

   “这样更省事,直接割了舌头,把人扔出去罢。”这话说完,侍卫们只有死死听命了,依然跪在地上的其他人,丝毫不敢放松。

   “你们……”

   凉平的语气并不重,可以说是过轻了,但短短的两个字,却把跪着的奴才们的魂魄都吓飞了,凉平暗自打趣,却没有表现出来,只接着道。

   “该忙什么就忙去,下次说话注意点,都起来吧。”

   最后那话说完,也没等他们站起身,凉平便直接转身走开了……菱儿的神色也变得不太好,凉平自然知道她是为了什么。

   那么轻松地下这那样残忍的命令,恐怕也只有凉平一个能如此了。

   “我都不怕有报应,你在怕什么呢?”

   “不…不是的,公子……”

   嘴巴上说不是,可连声音都发抖了,凉平也没多把话题停留在这上面。不多时,已经到了张忻所在的馨颐宫。

   进去后竟看见了右典,他正在替张忻诊脉。三人碰面,表情各异,张忻是惊惶,右典是诧异,凉平是淡定。

   “凉大人?你怎么来了?”右典这么问道,凉平已经笑着坐到张忻对面,回答。

   “来还东西的。”

   张忻一听,眼神又是一恍惚。

   “还?还什么?”

   “我身上的瘀痕还没褪下呢,你说我来还什么?”凉平轻笑,张忻从头到尾不敢作声。

   右典显然还不知道,那日对凉平下手的是张忻,神色有些震惊。

   “右典大人,你如今怕是诊完脉了吧?”

   右典应了一声,凉平便满意地站了起来,对仅剩在身后的两名侍卫吩咐道。

   “给我数着打,四百下!少半下也要你们人头落地。”

   “是!”

   走到张忻身边,那双邪气的眼眸,直直凝视着张忻的眼,嘴角一如既往地扬着微笑,说道。

   “张贵人,撑着点,微臣就先行退下了。”这话一说完,接着便又弯下腰,轻声在张忻耳边说着……

   “记住了,下次若是动手,最好是把我打死了再走……”

   留下了侍卫,凉平便离开了,右典跟随其身后。

   “四百廷杖,张贵人不会出问题吧?她始终是太后的侄女。”右典鲜见地为其他人说话,换来凉平回头一个狐疑的目光。

   “你这是帮她求情?她打我的时候,可没这么替我着想。我了挨她三百七十多棍,我说过要讨回来的,如今算是最大宽容了,换作平日,我定十倍要回来。”

   “但她始终是女人吧?”

   “天朝律例第三章,第五项二十七条,凡对朝廷七品以上官员动用私刑,造成身体残害者,廷杖六百。这身体残害,吐血不知道算不算?这条你该不会忘记吧?下面详注我就不说了,六百减成四百,这可不是我凉平的作风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 “你倒是很有办法,太后如今是骑虎难下,更别说插手了。”

   “若是这点效果都没有,那我岂不白挨张忻的棍子了?”凉平笑道。

   这次重点本不在张忻身上,无非就是要给太后看的小把戏,不管怎么说,张忻先对凉平动了手是事实。

   以凉平的性格,没把事情闹大已经不错。毕竟,当今太后纵容亲侄女,对朝廷命官动用私刑,传了出去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

   但太后又怎会不明白凉平的用意?眼下看来,他是没把事情宣扬出去,对太后给足了面子。但发生了这样的事,要张忻再留在橘庆太身边是不可能了,无论事情怎么处理,吃亏的还是她们。

   凉平有着绝顶的才智,若是想要达到某个目的,计划必定周详得滴水不漏,太后曾经多次提醒张忻,不要得罪凉平,但这侄女性格冲动又不成熟,实在不好说。

   太后想把皇位夺回,将她亲儿子推上皇位,这点橘庆太不是不知道,都说外戚容易夺权,那最好的方法便是把人安插在橘庆太身边。

   后宫嫔妃众多,有身份地位的不少,但跟太后有血亲的却只有皇后跟张忻,如今在皇后身上是不可能再下功夫,唯有把张忻接进宫,橘庆太明知道内情,却又不得不装作奉承。

   如今发生了这样离谱的事情,一来,太后日后不好在橘庆太面前多说什么。二来,就算原来有再多的计划,也只能胎死腹中。这就是右典所说的‘骑虎难下’了。

   “要说张贵人,跟皇后不是亲姐妹麽?反倒差别这么大。”右典打趣道。

   “毕竟,天下的聪明人不多,聪明的女人怕是更少了。”

   宫里耳目众多,当然不便把事情说得太明白,两人的话都是明暗参半,彼此明白就好。右典低头暗暗一笑,又说。

   “这世上最会打如意算盘的,我看非你莫属了。”

   原本凉平走在右典跟前,但听了这话,脚步稍稍调整了下,回头看了眼右典,说道。

   “我这只是小把戏,别忘了你们尊贵的圣上,我凉平活了这么久,就没见过有哪个人城府及他的深。”

   “既然如此,凉大人为何还甘愿留在皇上身边?”

   “我不爱跟没能力的人打交道,橘庆太有能力,城府再深我也无所谓。”凉平这话不假,但语气却比之前的要轻松半分。

   “难怪凉大人你总是这么讨厌跟我说话了。”

   凉平没说什么,反倒是笑了,深知右典只是开玩笑,若是他不屑与右典交这个朋友,断然不会把这么多事情告诉他,而且毕竟两人相识已经多年了。

   “凉大人……”

   “嗯?”

   “你跟皇上出什么问题了吗?”

   凉平有些意外,右典一向不爱询问他跟橘庆太之间的事情。

   “这话怎讲?”

   “延玺宫的人说,皇上近日都没踏出过御书房呢,凉大人还是去看看吧?”

   “皇上尽心国事是好事,我又何必去捣这趟混水?落个祸国殃民的罪名可就不好。”

   看了眼凉平的表情,没得出个什么结论来,但听他说话的方式,右典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扬嘴一笑,说道。

   “凉大人,别怪我多嘴,你跟皇上性格相似,有了纷争却又是谁也不肯让一步,两人之间的相处这样可不行。”

   “这两件事之间有何关联?”瞥了右典一眼,但右典只是轻笑不语。

   话是那么说,但翌日,凉平还是去了延玺殿,而且并没有让菱儿跟上。守门的小太监说橘庆太还在御书房,凉平命他们无须通传,然后便走了进去。

   所有人都知道他跟橘庆太的关系,自然也是没有人会阻止,进了书房,橘庆太并没有坐在书桌前,而是站着倚在一旁的书架边,眼睛注视着手上拿的书。

   凉平没有叫他,只在一边坐了下来,一刻钟过去了,两人始终没有交谈。

   “皇上,您这一页书,足足看了一刻时间,在想什么这样入神呢……”这回是凉平先开口,橘庆太这才合上了书,走了出来。

   “在想你什么时候…才肯主动跟朕说话。”随手把书放回书架上,一步步向凉平走去。

   一听橘庆太说‘朕’,凉平缓缓合了合眼,掖了掖衣袖,说道。

   “皇上该不会是怪微臣礼数不周吧?微臣这就给你下跪可好?”

   自己在凉平面前,一向不用‘朕’自称,这回凉平怕是不高兴了。那日两人争吵后,这几日自己心里翻来覆去就是不舒畅。

   方才看凉平一来,才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现在看凉平这般态度,又舍不得先拉下脸来。且看凉平口上是那般说着,但也没有行动的意思。

   “不必了,有事?”

   “微臣想跟皇上您禀报一下,跟在皇上身边那位方公公,让微臣派人遣送出宫了。”橘庆太已经走到凉平面前,凉平依然悠然地坐在椅子上,虽然是在跟橘庆太说这话,但眼睛却没有望向他。

   “就这样?”

   橘庆太反问着,凉平一抬头,‘还有’二字仍未出口,便让橘庆太俯身吻住。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