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众人皆醒……

奈何,惟我独醉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爱?别傻了。》31-33章  

2008-01-23 21:57:00|  分类: 爱?别傻了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Chapter . 31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‘放弃’——

 

我已经学不会了

 

早已……

 

不能主宰的自我

 

只是已经习惯

 

那种‘习惯’

 

让人无从逃脱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 出了成家大门,凉平故意散漫地走着,直到身后传来某人的声音,他嘴角微微向上一翘,似乎庆太会追出来,完全在他预料之中,但下一瞬间便有把所有表情隐藏了起来。

 

   两人的距离并不远,凉平听见了庆太的呼唤以后便停了下来,转过身等待庆太上前。

 

   “我送你。”没有任何修饰,没有任何表情,语气也冷清得可以,但他会出来,说明自己这趟并没有白来。

 

   “我有车。”凉平甩了甩手中的车钥匙。

 

   庆太轻轻瞥了钥匙一眼,二话不说把它从凉平手里夺了过来,意料之外的庆太的动作,自己的钥匙轻而易举地到了他的手里,还没回过神,庆太抬手往远处一扔,钥匙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 

   “现在没有了。”

 

   目光从钥匙消失的位置收了回来,凉平愤愤地瞅了庆太一眼。

 

   “我送你。”庆太再一次重复了这三个字,凉平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他,庆太一手抓起凉平的手臂,似乎没有意思要等凉平同意。

 

   “放开!我自己会走!”

 

   甩开了庆太的手,庆太回头看了凉平一眼,没有要重新拉他的意思,转过头朝着停车的位置走去,凉平一脸不满地揉着自己被庆太抓痛了的手腕,那注视着庆太背影的目光都好喷出火来了。

 

   “怎么跟小孩子似乎……”

 

   庆太的声音不大,但也足够让凉平听见了,刚想上前给他一拳,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

   车子就在眼前,凉平却漫不经心地走着,庆太回过身来拉着凉平就往车旁走,速度快得差点让凉平跟不上。

 

   车门一开,庆太的动作毫不轻柔,把凉平推进了车里,此刻凉平的怒火可谓完全被撩起了,看着庆太上车,关车门,车子驶出了成家的地方。

 

   天空早已漆黑,公路旁的灯整齐地竖立着,然后快速地在眼前消失,最然已经是初夏,但晚间的气温依然透着凉气。

 

   “以后再成田希面前,说话最好注意点。”

 

   本以为庆太不会说任何话,但在他意料之外的时间里,庆太给了他这么一句忠告。

 

   就像是在跟自己说话般,语气清淡,却让人理所当然地跟随他的思绪,比天空的漆黑更深沉,更纯粹的黑色眼眸,眼神中确实慑人的坚定,凉平一时间竟失了神。

 

   “这算什么?命令吗?”凉平一副笑话的表情反问着,庆太没有被他的话激怒,继续开着车。

 

   看见庆太毫不动容的模样,凉平眉头一皱,咬了咬下唇,望着车外的公路。

 

   “你不是一直很好奇吗,北川石怎么会舍得冒这个险?”

 

  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,跑车在高速驰聘,凉平故意停顿了话语,等待庆太的反应,眼睛没有望向庆太。

 

   “搞不好这次失败了,就连‘鸿益’都要赔上呢…要我告诉你原因吗?”

 

   庆太握着方向盘的手,下意识地又握紧了些,这细微的动作,却完全映入凉平眼里。

 

   “你认为他找我…是为了做什么?”

 

   没有任何引导字眼,但已经能让人心里翻起无限假设,庆太的眉结更深了。

 

   跑车持续高速超越了身边无数车辆,眼看前方的绿灯已经转为红色,但庆太却没有一丝迟疑地直往前冲,凉平暗笑了下,没再说话。

 

   下一秒,又不禁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幼稚。果然只要在橘庆太面前,就完全不像原来的自己了,现在的自己,简直就跟因为父母疼爱着初生弟妹,导致忽略了自己而去争宠的孩子没两样。

 

   “你以为你们还有多少时间?果真要跟他来一段什么,那就抓紧时间吧。”

 

   如果不是庆太的表情没多大起伏,凉平一定会认为他是在说赌气的话。

 

   “我们有多少时间,应该不到你说了算吧?”就像示威般,凉平故意把‘我们’两个字说得更重些。

 

   “想清楚吧,什么人你该接近,什么人你不该接近。”庆太现在的语气,就像在教导一个犯错的学生,凉平不禁哼笑一声,不为别的,单纯不服气罢了。

 

   “要求别人之前,请你先看清楚自己的状况。至于什么人该接近,我真的不太清楚,不该接近的话,至今只有你橘庆太一个。”

 

   “这么说,我是唯一的了?”

 

   ——讨厌!讨厌他这种调笑的语调!

 

   “你为这感到高兴吗?我接近你只为了在你手上夺回公司,怎么?做我的‘唯一’,让你把这些都忘了?”

 

   “是啊,按照常理来说,我就应该连再看你一眼的欲望也没有。但我从来不喜欢按照‘常理’规范自己。既然是‘成宇’把公司搞垮,那我就要站在你所憎恨的那里,把你重新抢回来。”

 

   “你总是喜欢这样勉强别人吗?”

 

   “心甘情愿有什么意思?我要的是你的反抗。别人不一定,可我就喜欢勉强你。”

 

   “神经病!”

 

   “你也比我好不了多少。”说着,庆太往十字路口左边一拐弯,凉平露出奇怪的眼神。

 

   “才多久没回去,怎么就认错路了?”

 

   庆太没有改道的意思,凉平一手抓住了庆太带方向盘上的手臂。

 

   “回去!”

 

   “谁说我要送你回家?”

 

   “……我也不打算回家,重点是,我不想坐你的车!”

 

   庆太的脸色好了不少,从那微微上扬的嘴角就能知道。把车开向路边停下,凉平一打开车门就走了。

 

   ——橘庆太,你总能让我一瞬间推翻自己所有的假设。

 

   庆太的车还没开走,凉平眼前有多了一辆黑色纺车,庆太忽然停住了动作,凉平眼里也有些诧异。

 

   车窗门往下调低,里面的人也被看清楚了,是北川石。

 

   “凉平!”

 

   “你怎么在?”

 

   北川石笑笑,没有回答,往车里望了望,示意凉平上车。凉平回头看了一眼,庆太仍未把车驶开,没多作思量就笑着点了点头上了车。

 

   纺车驶开了,倒后镜里面,庆太的车越来越小,最后看不见了。

 

   “你还没回答我呢,怎么会在这?”

 

   “我说一直跟着你们,你相信吗?”北川石望着车头上方的镜子,从上面注视凉平的脸。

 

   凉平一副很吃惊的模样,不到一秒便把它撤下,笑着说。

 

   “怎么,我装得像很吃惊吧?你说一直跟着我们?那你也跟着闯不红灯了?叫我怎么相信。”

 

   “为什么?”

 

   “你不像这样的人。”凉平理理额前的刘海,望向窗外。

 

   “这样的人?哪样?”

 

   ——就像橘庆太那疯子那样!

 

   凉平没有回答,只是一笑带过。

 

   “你叫我帮你整理的资料都到手了,我怕交给其他人会出岔子,所以才亲自找你的。”

 

   “麻烦你了。”

 

   “刚刚车里面的人,是橘庆太?”

 

   “嗯。”

 

   “你也太坦白了吧?”北川石望着前方,嘴里说出的这句话让凉平有点讶意。

 

   “我需要隐瞒吗?”

 

   北川石摇了摇头,苦涩笑了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深夜,月光从落地玻璃窗射进,淡淡的白光撒了一地,凉风吹拂的窗纱浅浅飞舞。

 

   庆太独自坐在书桌前,单手撑住额头,目光无意识地注视着某处,从那严肃的表情可以看出,他脑海中所想的一切,让他感到烦恼。

 

   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,惊动了深思中的庆太,已经是凌晨时分,竟然还有人打电话过来?

 

   “我是橘庆太,哪位。”

 

   [哥,是我!]

 

   “真逸?怎么了?”意料之外收到真逸的电话,庆太明显提高了音调,其中更甚的原因是真逸,他的语调很急。

 

   [凉平哥呢,现在还好吗?]

 

   “凉平?”

 

   [哥,你现在不在医院?]真逸带着慌张的语气,难以置信地问着。

 

   “医院?到底怎么了?我为什么要在医院?凉平出事了?”

 

   电话那头的真逸显然是愣住了,发生这么大的事,院方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庆太,反而联系了远在法国的他。

 

   [车子…在公路跟货车相撞了,警方说……这不像是一般交通意外。]

 

   心脏一下子想停住了般,虽然还不知道状况如何,但已经让他不能呼吸。

 

   “……哪家医院?”

 

   在真逸说出了医院名字后,庆太无心留意其它事情,随手拿起外套夺门而出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“请问有没有一位叫千叶凉平的伤者?因为车祸送院的。”

 

   “就在今天出的车祸吗?”

 

   “对。”

 

   “您是伤者的……”

 

   “家人。”护士小姐的问题还未问完,庆太已经抢着回答了。

 

   “我帮你查一下……今天出了好几宗车祸呢,有的人在送院途中已经不行了。”护士嘴巴里呢喃着,她所说的话足以让庆太全身冰冷。

 

   “千叶凉平……是吧?307病房。”

 

   “谢谢。”护士一抬头,刚刚面前的人早已消失不见了。

 

   短短的一段路,庆太心里无限遐想,想着打开房门后,自己眼前会是怎样一个情景。总是不自觉地往骇人的假设作想,自己恨不得把脑神经全都拔掉。

 

   ——307

 

   站在门前停住,从来没试过像现在这般忐忑……尽管如此,门还是开了,但是里面却没有任何一道身影,庆太愣在原地,门外一个护士经过……

 

   “这里面的病人呢?”

 

   护士小姐也被庆太突如其来的动作下到,怔了一下,然后结结巴巴地说了三个字‘不知道’。

 

   似乎意识到自己失礼了,庆太连忙放开抓着护士的手。

 

   “对不起。”

 

   接着连续问了好几个人,得到的答案统一是‘不知道’,庆太慌了,从未有过的无力感,手中的外套早被紧握得残皱不堪。

 

   不知不觉中,竟然到了抢救室,上面的红灯亮着……

 

   如果,凉平他……在里面?

 

   这想法才刚冒出,便被庆太抹煞了一切幻想。下一秒出现在他眼前的人,让他整整愣住了一分钟。

 

   凉平,一脸疲倦地出现了……

 

   两人的距离只有四、五米,但彼此都没有上前一步。

 

   良久,庆太才接收到自己双眼看见的一切,凉平竟然毫发无损地站在他面前。

 

   “太好了……”箭步上前,双臂把凉平揽进怀中。

 

   第一次有这种感觉,就算只是拥抱,也不敢使尽力,深怕他会一瞬间消失。

 

   “你说…我跟他没多少时间……是这个意思吗?”

 

   这么说,在里面的人就是北川石了。原本终于找回跳动频率的心,霎时往下坠落,庆太身体一僵。

 

   “你认为…这是我做的?”

 

   “你会吗?”凉平反问着。

 

   “我……”庆太的话卡在了喉咙间,就像在多的话也无从开口。

 

   “真失望。”最后只留下三个字,双手无力地垂下。

 

   ——是你让我不相信自己,是你让我看不清事实,是你让我迷失了方向,还要继续到什么时候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

 

 

 

Chapter . 32

 

 

 

 

 

爱情……

 

就像一场赌局

 

我的筹码

 

是除你以外的一切

 

我最后的胜与负

 

交由你来决定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 抢救室外,凉平一直静静地坐着,从庆太离开后,脸上似乎再也没有其他表情。红灯关上了,门口一开,医务人员依然是一副紧张的模样,不敢有一丝怠慢,

 

   他只是一个外人,一句话也不用说,院方会给北川石安排一切最好的,凉平竟然扯起嘴角笑了。

 

   想必知道北川石是‘鸿益’总裁吧……换作是身份不明的人,他们又会给怎样的对待?这个世界,始终要论身份的。

 

   ——或许等他醒过来,需要对他说句对不起呢……

 

   起身,跟随着那些急促的脚步前进,整理好了一切,凉平给了那些凌晨时分还要瞎忙一顿的医务人员们一个微笑,护士小姐也礼貌地颔首回应,然后集体离开病房。

 

   病房里微弱的灯光,在这幽静的空间里,显得更加冰冷。医生说,北川石的情况已经初步稳定,如果手术后的24小时内没有出现状况,那也就不需要担心了。

 

   任何生物在到了最危急的时候,做出的所有反应都是最真实的,大货车直冲过来的时候,北川石竟然不是以自保作为首要,这实在让凉平疑惑到现在,没有人是不怕死的,何况像北川石拥有这样完美的人生,他没有放弃生命的理由。

 

   在病床旁边坐了一夜,凉平疲倦地伏在床沿上睡着了,直到手上感到一股暖意,迷蒙地睁开眼,抬头就看见北川石对他笑着,他的手掌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。

 

   “醒啦,痛吗?”凉平问道。

 

   北川石轻轻摇了摇头,接着说道。

 

   “你……坐了一晚?”

 

   “反正也没地方去,需要叫医生吗?”

 

   北川石又是摇头,凉平也停了下来。感觉床上的人的目光一直没有移开,凉平顿了顿,开口道。

 

   “对不起……还有,谢谢你。”

 

   “如果把这句话换成告白的话,我会更开心。”

 

   面对着北川石半玩笑的语气,凉平淡淡一笑,起身到旁边倒了杯水给北川石。

 

   “你…到底是用什么心情,去挡那辆货车的呢?”

 

   望着凉平平静的表情,北川石轻叹口气回答道。

 

   “这样说吧,假设…开车的人是你,而旁边的人……是橘庆太,那么你会怎么做?”

 

   “不知道,我一向很自私。”

 

   “不,没有人会比商人更自私。所以,你永远没办法成为一个真正的商人。”

 

   “做人,太主观了不好,这是我跟你说的。不管怎么说,我已经是商人了,别忘了,‘千叶集团’是我的。”

 

   今天的凉平有些奇怪,但北川石却说不出是什么,以往的凉平,也是冷冷淡淡的,可是总比今天要好一点。

 

   “呵……我想我该伤心好一阵子了。”明显打算缓和一下气氛,没想凉平却依然是那副表情。

 

   “怎么说?”

 

   “你该知道的。”

 

   ——对,我该知道的,如果在这里的人是橘庆太……

 

   “我明白了……如果是那样,我可以回答你,我会更加冷静。”这是凉平假设的问题所得到的回答,也是北川石没有说出的问题。

 

   “怎么说?”重复了凉平刚才说过的三个字,北川石有点惊讶,但也只是笑着问。

 

   “因为……你现在不是没事了么。”说完,眼睛对上北川石的双眼,轻轻一笑。

 

   之前奇怪的感觉,在这一瞬间全部消散,北川石不禁怀疑,刚刚也许只是自己多疑罢了。

 

   “这么说,重点是我已经没事了?如果我死了呢?”

 

   “死了?死了的话,我再会有什么反应,对你又有什么影响?”凉平理所当然地说道,让北川石愣了一下。

 

   “你真让我惊讶。”

 

   “人类的双眼能看见一切,却不能看透一切,这没什么好惊讶的。”

 

   “错了,还有气体呢,就像空气,你不可能看得见。”北川石笑了笑。

 

   “你这笑话真冷。”

 

   “可你笑了。”凉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表情,笑意更深了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‘啪’……

 

   一叠文件落在庆太面前,庆太抬起头,成田希站在了他眼前。

 

   “怎么了?”拿起文件,看了成田希一眼,接着翻开文件。

 

   “你也该做点事了,这是‘千叶集团’近期最大的企划案。”

 

   “然后?”庆太心里稍微诧异,这资料详尽得不得了。

 

   “然后?你觉得我的意思是什么?让你帮他们吗?我爸把这件事交给了我处理,而我……把它交给你。”

 

   “理由。”庆太合上文件,把它放回桌面上,手指继续在键盘上来回。

 

   “千叶凉平!”似乎意识到自己情绪有点过了,成田希补充道,“给我一个放心的理由,目前来说最快的方法是,由你亲手打垮‘千叶集团’。”

 

   “你明知道他们有‘鸿益’做后盾。”

 

   “所以,这也是对你能力的考验,‘成宇’从来不需要没用的人。”

 

   庆太笑了,从容地停下手上的动作。

 

   “好。”

 

   “不要让我失望。”出门前,成田希丢下这么一句话。

 

   ‘成宇’……真有他的办法,竟然可以得到这些资料?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电视声音形同虚设地响着,凉平望着屏幕上不断变换的画面,双眼却没有焦点。

 

   “哥!”

 

   被叫声拉回思绪,还没看清是什么人,便被来者撞了个满怀,定了定神才看清是真逸。

 

   “真逸,右典?你们怎么回来了?”真逸还紧紧抱着凉平,凉平望着右典疑惑地问道。

 

   “真逸收到医院的电话,心一急,什么都不管了就要订机票飞回来,打电话到家里没有听,打你的手机也只有留言信箱,刚下飞机就去医院胡乱找了一遍,医院说你出院了,他一刻也没缓下就回家里来了。”把简单的行李往旁边一扔,右典坐到沙发上,好心地为凉平解释了一遍。

 

   “哥,你真的没事吧?警方说这并不像是一般的交通事故,调查出什么了吗?”

 

   “医生都说我没事了,还信不过吗?肇事司机什么也没说,就算有什么疑点,还是需要时间调查的,再看看吧。”

 

   “那个……”真逸四处张望了一下,然后说到。

 

   “我哥真的没有回来过?”

 

   这话一出,右典眉头一皱,知道真逸说了不该说的话,可是意外的,凉平竟然轻松地笑了。

 

   “他没必要回来吧?”

 

   “哥,你这样笑得真难看。”看着凉平故作轻松的模样,真逸有些不悦,右典也认同地点点头。

 

   “难看?咱们公司多少人暗恋我,你还不知道吧?”

 

   “哥!”

 

   “好了,你们什么时候回法国?”

 

   听了凉平的话,右典伸长了脖子,显然也关心这个问题。

 

   “不回了。”真逸毫不犹豫地说道,右典瞪大了双眼,凉平瞄了右典一眼。

 

   “看你把右典吓的,别傻了,回去吧。”

 

   “哥,你怎么总是要把我赶走?”真逸不满地说道。

 

   “既然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,为什么不挑一个简单点的呢。真逸,你有这个资格,而我没有。”

 

   “选择?说什么都是疯话!你根本不把我当你弟弟!”

 

   “真逸!”右典立刻上前拉住了真逸。

 

   就像是被真逸的话说得呆住了,凉平定在里。右典用眼神责备着真逸,真逸显然是不服气。

 

   “对不起,不如今晚我跟真逸到酒店去住吧。”右典把真逸拉到了身后。

 

   “不用了,留下吧……你们今晚好好休息,留下还是回去,你们自己决定吧。”转过身,走到楼梯口。

 

   “真逸啊,是哥不对,你别这么生气了。”凉平低着头,背对着两人,嘴里轻轻滑出这么一句话,本来就安静的两人,如今更加怔住了。

 

   真逸拨开了右典的手,沮丧地坐下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太久没有上班,真逸显的有些不习惯早起,醒来的时候,凉平已经不在家里了,右典无所事事地,也随着真逸回到公司。

 

   两人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副模样,公司所有人都忙得昏头转向,但并不是为了‘赚钱’,只是为了‘挽回’。

 

   “看来公司出大问题了,昨晚你语气也太重了点,现在看到了吧,你凉平哥多不容易。”面对右典的指责,真逸依然一声不吭。

 

   来到凉平的办公室,一叠叠的文件,里面有多少是难以面对的问题,只有凉平知道,即使问题多严重,身为公司的总裁,绝对不能显露出一丝慌张,总裁一倒下,多少胜算都会大折扣,何况他们现在,根本没有‘胜算’可言。

 

   “凉平。”

 

   “哥……”

 

   专注于电脑屏幕上的凉平抬起头,看见两人以后没有多惊讶。

 

   “来啦,随便坐,快到午餐时间了,等下一起吃饭去吧。”

 

   “嗯。”

 

   咯——咯——

 

   “进来。”凉平头也不抬地说道。

 

   “总裁……”进来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,真逸认得他,庆太从前有两个助理,一个是凉平,另一个便是他。

 

   “什么事,说吧。”

 

   “成宇集团忽然撤资了。”

 

   “赔偿金额是多少。”成宇违约,凉平第一个想到的只是这个问题。

 

   “计算过了,‘成宇’忽然撤资,公司与他们的合作案如果要继续,公司恐怕没有这么庞大的资金,至于他们的违约金……只怕到时候把所有金额填补上也……”

 

   “也支撑不起这么大的资金流动是吗。”

 

   “嗯……还有,我们跟‘泓益’投资开发的案子,似乎有人从中作梗。”

 

   “怎么说?”凉平这才停下来,望着眼前的人。

 

   “那家公司似乎从没踏入过亚洲企业,是一家法国的公司。”

 

   法国?

 

   凉平,真逸,右典……三人同时惊讶了,远在法国的公司,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捣入这趟浑水?

 

   “在上个月完成的合作案中,发现了强大资金漏洞,在这么下去……公司撑不过一个月。”这天杀的,问题还真不少。

 

   “看看公司还能挪用多少资金,先把漏洞还有一切赔偿解决,明天继续向银行申请贷款吧。”

 

   “是……”

 

   接下来一些无关要紧的话,凉平压根没听进去,男子退了出去,电话响了。

 

   “你好,我是千叶凉平。”

 

   真逸与右典份外地留心看着凉平的表情,对话不过持续了一分钟,凉平却在挂上电话以后定住了许久。

 

   “怎么了?”

 

   “成宇集团撤资,连带其他跟我们合作企业都抢走了,成田圣还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,是橘庆太吧。”

 

   “哥,右典他可以……”

 

   “不用,到了不能解决,大不了就宣布破产好了。”凉平当然知道右典会愿意帮这个忙,可是‘取’,‘舍’之间的区别,他还是清除的。

 

   ——宣布破产,真的要到这一步吗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

 

 

 

Chapter . 33

 

 

 

 

 

还需要什么考验?

 

我们之间的爱

 

只有在欺骗……

 

与伤害中累积

 

请你对我承诺

 

这是最后一次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 “爸,这是那家法国公司的资料,五年前由资金重组转营的企业。”

 

   “这家企业的总裁……不是法国人啊?”

 

   “嗯!从资料看来,他们似乎一开始就已经有庞大的资金做后盾,我们要不要……”

 

   成田圣抬起来摆了摆,示意成田希住口,眼睛轻轻瞟了庆太一样,庆太依然面无表情地站着。

 

   “庆太。”

 

   “什么事。”庆太上前几步,与成田希站到一块。

 

   “听说关于‘千叶集团’的事情……是你做的?”

 

   庆太默默地点了点头,成田圣笑了笑,接着道。

 

   “那么接下来的事,你就不用插手了,小希!这么简单的事情,我看以你的能力,可以自己作主吧?”

 

   成田圣的意思再明白不过,他始终信不过庆太,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 

   关于成田圣的安排,两人都只是顺从地点了点头,可是成田希决定怎么做,没有人知道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“庆太!”刚一踏出成田圣的书房,成田希便把庆太叫住了。

 

   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

   “我想说…你真的没让我失望。”

 

   “过奖,只是那个法国企业,你们该当心一点,他们似乎不简单。”

 

   任谁听了这段话,都会觉得这是一个好心的提醒。

 

   “我知道,所以这件事情,还是需要你的帮忙。”

 

   “你没明白你爸的意思吗?”庆太淡淡开口,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模样。

 

   “明白是一件事,真正做到又是另一件事。我爸的意思是要我到法国,跟这家公司洽谈合作的事,他说不需要你,是因为担心在他双眼瞧不见的地方出问题,可是如果我也一道前去,我看应该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

   就算橘庆太再厉害,也不可能在敌人眼前动手脚吧?成田希就是这么对自己说的,所以才决定让庆太跟随自己到法国,同时能让成田圣在这段时间内向‘千叶集团’动手,不管用什么方法,达到目的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

   “好,什么时候去?”

 

   “嗯?”虽然有预想过庆太的反应,但这么顺从地答应了她的要求,成田希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 

   “不是去法国吗?时间还没定下来?”

 

   “哦…这个星期三,你还有两天时间可以准备,足够吗?”

 

   “我需要准备些什么?”回以一微笑,待成田希回过神来,庆太已经离开了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真逸从法国回来,已经有两个星期了,右典不时回去自己的酒店帮忙处理事务,真逸也理所当然地回到公司工作,一切都还是那副模样,刚回来的时候就清楚公司的情况有多危险,待自己了解过以后才发现,问题远比自己眼前看见的要严重。

 

   或许凉平说的是对的,公司到了这个地步,也许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,那就是宣布破产。可是谁都明白,公司倒了,最难受的依然是凉平……

 

   股东接二连三地要求退股,凉平也不多作挽留,渐渐的……就连公司职员都开始按耐不住了,辞职,跳槽,总之有去路的人,都不会选择留在这里。

 

   鸿益集团依然不断向他们提供资金,银行已经不能再贷款,再这样下去,就连鸿益都会被拖累,但凉平始终没有对北川石说过‘不用再帮忙了’这样的话。反倒是右典,一次又一次地提出注资,都被凉平拒绝了。

 

   ‘要是公司没丢了,我还等着你们养我呢,如果右典的酒店也倒了,我不就没有后路了吗?’……凉平总是这么笑着跟真逸他们说的,右典也总说,他很佩服凉平,因为他…无论什么时候,都能笑得出来,这也是…让他最讨厌的地方。

 

   无论多强韧的绳索,都一定会有被拉断的一天,凉平就是这样,绳子是他,拉绳子的人,也是他……什么时候会断裂,从来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

   嘴巴上说的放弃,也只是为了安慰他人,就像自己多不在乎公司似的。口不对心,指的就是他这种人,说的话能让别人放心,却不能让自己相信。

 

   那中途出现的法国公司,果然不是简单的角色,不但把大部分企划案纳入自己旗下,还把鸿益集团的计划捣得乱七八糟,成田圣似乎有意跟他们合作,到时候又是怎么一个景象?

 

   凉平已经好几天没好好休息,其实他再怎么装也没用,白痴也能看出他有多重视公司,几乎抵押了一切,有了资金就往公司投放,可这里面始终只是像无底洞,投了进去,却不见一丝作用。

 

   这么义无反顾地付出,不怕最后一败涂地吗?不怕……他说的。只有在说着这两个字的时候,才能看见久违的坚定,是什么让他这么坚信着不会失败?无从得知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去了法国一个月,洽谈不似预想中的顺利,成田希一直没有松懈过,既然那家法国企业拥有强大资金后盾,那么跟他们合作无疑对成宇有好处,可是法国那边却没有合作的意思,不过最后还是谈好了条件,只不过这条件,似乎有些苛刻。

 

   这一个月里,庆太都跟她在一起,虽然人在法国,但是由她负责的工作一件也没停下,幸亏有庆太的帮忙,她需要做的也就是讨论方案,检阅计划书以及签署合同而已,这段时间里的庆太,一点小动作也没有,也许真的是自己多疑了。

 

   回到日本,没有时间歇息,成田希跟庆太一起,直接回到了成宇集团大楼,把这一个月的情况告诉成田圣。

 

   “什么?50亿?”成田圣听了成田希的话,不禁讶异了,50亿的资金,不是开玩笑的,就算‘成宇’有,一时间也不可能取得出来。

 

   “这是合作的条件,我已经跟法国公司谈过了,他们会拨出60亿资金,爸……你认为这能行吗?”

 

   “最近为了跟‘千叶集团’竞争,已经投入了不少资金,别说现在,就算之前那段时间,50亿也不是一时间可以挪出来的。”

 

   “成田先生,我能说两句吗?”庆太忽然开口道。

 

   “说。”

 

   “能够合作固然是好,但我看,不如等法国公司拿出了60亿,我们再考虑需不需要集资吧。50亿不是个小数目,就算要把‘千叶集团’连根拔起,也不急于一时。”

 

   “不急于一时?你该不会是心软了吧?再怎么说,你也是靠‘千叶集团’的钱长大的,我要不要把它连根拔起,这还不需要你的关心。”

 

   庆太并不急着反驳他的话,成田圣想了想便又继续说道。

 

   “‘千叶集团’最近也开始找外企合作了,若是等他们成功了以后再动手,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才成功?”

 

   “我只是想说,凡事考虑清楚在动手比较好,若是成田先生您觉得不妥当,那就当我没说吧,我还有事情要做,先走了。”

 

   庆太离开了,办公室只剩下成家父女俩人,成田希关心的问题始终在资金上。

 

   “爸,没必要走到这步吧?如果这次失败了……”

 

   “你觉得有可能失败吗?一切都在我眼低下进行得这么顺利!我看不出有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

   跟庆太的冷静相比,成田圣显得差远了,就连成田希也是这么认为的。从前觉得自己的爸爸是个很聪明的商人,但自从遇上了橘庆太,便开始觉得身边的人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,这就是她喜欢庆太的原因。

 

   “可是就算不跟他们合作,我们还是有很大获胜的把握,没必要冒这个险!”

 

   “不用说了,50亿……公司能拿出来的吧,你去准备一下!”

 

   “公司?爸…你的意思是要……”

 

   成田希没再说下去,只见成田圣点了点头,证明她的猜想是对的,疯了,在利益面前,任何人都会变得疯狂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每日都在资金与企划案中周旋,又一个月过去,‘千叶集团’的状况如缺堤的洪水般不可收拾,凉平这回真的没再出手挽回些什么。真逸问他原因的时候,他只是说,如今做任何事都没有意义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——放手。

 

   那些仍在进行的工程全部都停工了,凉平提出跟‘鸿益’的合作终止,那些债务,能还上的,没能还上的,全部压得人缓不过气,如今只差在没有宣布破产罢了。

 

   “哥,‘成宇’要在后天发布记者会,说要收购‘千叶集团’,是真的吗?”

 

   凉平整理着最后一些数据,抬起头望着真逸,然后点了下头。

 

   “你答应了?为什么?你真的放弃了吗?”

 

   “把这烂摊子丢给‘成宇’解决,这不是很好吗?”

 

   “哥,你要是难受就直说好了,别再装作无所谓好不好?”

 

   “我没有难受…胜负还没定下来呢,我等着最后的结果,如果我错了,那就真的输了。”

 

   “最后的结果?什么意思?”对于这个问题,凉平始终没有回答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两天后的记者会,在成宇集团大楼召开,听说‘成宇’要收购‘千叶集团’,不少人都非常好奇,要知道,不久前千叶凉平才跟成田希订了婚,如今这么一来,不就是自家人对打了?

 

   除了宣布收购的事情,成宇集团要跟法国企业合作,这也不算是新闻了,这一个月来传得沸沸扬扬,都说成田圣的目的就是打垮‘千叶集团’,这是商界的大新闻,没有人会放弃了解的机会。

 

   距离记者会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,现场已经来了不少人,三三两两的都在发表自己的看法,热闹得不得了,成田圣出差到国外仍未回来,成田希暂时代替他招待着来宾。

 

   凉平跟北川石也在现场,不少记者前来询问相关的事情,两人一概不予答复。刚想着庆太可能没在现场,下一刻,凉平便发现了他的身影,身边依然有成田希的存在,不过这次又多了一个人,是位金发的男子。北川石示意要不要前去,凉平摇了摇头,继续在远处站着,只是双眼不时向庆太的方向望去……

 

   “您好,橘先生,还记得我吧?”金发男子用一口流利的日语,笑着对庆太说道。

 

   “当然,法国Ail集团总裁的特别助理,键本先生。对吧?”

 

   “键本先生,你们总裁呢?”成田希问道。

 

   “总裁还在休息,我前来看看什么需要帮忙。”

 

   “键本先生太客气了,一切都很顺利,您也不用多费神了。”

 

   两人一直说说笑笑,都是些不关要紧的事情,庆太在一旁也只是不时搭上一两句话,他知道凉平一直在留意着他,手机忽然响起,跟成田希交待了下,拿着手机走开。

 

   转身前,双眼回望了凉平一下,四目相接,凉平并未显得惊慌,放下手上的酒杯,随着庆太的脚步走了出去。

 

   在办记者会的会议室外,大门一关,里面吵杂的声音立刻小了不少,庆太站在长廊外,正在拿着手机讲电话。

 

   ‘橘先生,您要我办的事情,全部都处理好了。’

 

   “很好,成田圣的航班还有多久才到达?”

 

   ‘航班误点了,大概需要一个小时,抵航后他会直接赶去记者会现场。’

 

   “别让他有时间做多余的事情,清楚吗?”

 

   ‘是。’

 

   “行,一切小心。”

 

   ‘好的。’

 

   挂上手机,庆太的表情依然无比平静,明知道凉平跟着自己出来了,他却装作没看见。

 

   “橘庆太!”

 

   “什么事吗?”望着眼前的人,压抑着自己想上前用力抱住的欲望,连自己都不禁感叹,他的演技似乎太好了点。

 

   “跟你谈一下。”

 

   庆太看了看手表,回道。

 

   “可以,到我办公室吧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