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众人皆醒……

奈何,惟我独醉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爱?别傻了。》25-27章  

2008-01-23 21:53:32|  分类: 爱?别傻了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Chapter . 25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你在笑着……

 

给予我一把利刃

 

让我亲手……

 

刺进自己的心脏……

 

用最轻松的语气对我说

 

我所做的一切……

 

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 看着电视屏幕上显示的数据,凉平好半天说不出话,照着情况下去,‘千叶集团’想要翻身简直就是妄想。等新闻结束,凉平才想起自己还在跟右典通话中。

 

   “怎么突然就……”

 

   人越是心急的时候,时间就越是喜欢跟他作对,片刻的停顿,比起一年还要难熬,凉平如今就是。想要听右典说点什么,可他一直沉默,似乎是在组织语言,可是老半天以后他才说出那么几个字。

 

   “你昨天…跟橘庆太出去了吧……”

 

   右典的话根本不是疑问,而是在陈述。这个句子绝对能够解释现在‘千叶集团’的情况,只要……稍微用脑子想想。

 

   “嗯…情况很严重吗?”

 

   谁知道右典只回答了两个字——‘照片’。

 

   早该想到,昨天跟庆太出去,压根一点也没有注意两人之间的言行和动作,是庆太太狂傲,还是自己太天真?居然一点也不知道收敛。

 

   想不到该给出什么的表情或语气,凉平带着点嘲笑的语气说道。

 

   “现在的记者真不赖啊,揭艺人底牌就算了,没想到连商界的人都不放过,今天的八卦杂志大概能卖得不错吧?我该买一本回来做纪念不?难得可以上报。”

 

   “凉平……”

 

   听见右典的叫唤,凉平顿了一下,语气明显有点泄气地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

    “消息流动太快,我根本阻止不了,对不起。”

 

   “呵……你真奇怪,你做错什么了?错的人是我!你该不会想搞什么‘长兄政策’吧?你放心好了,真逸一定是你的!”说完了还夸张地干笑了几声。

 

   “少来岔开话题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

   “我也想问你,你跟真逸打算怎么办? ”

 

   “现在还不是时候找他,倒是橘庆太,他到底出什么事了?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,我劝你还是赶快让他回到‘千叶集团’总裁位置上吧,再这样下去,真逸会扛不住的。”

 

   “现在,还不能让他回去……”心不在焉地应付着右典,全部思维都环绕在了庆太身上,庆太眼睛失明的时候只有真逸跟成田希父女俩知道,就连他也是回来以后才知晓情况。某种程度来说,总裁就象征着企业,如果庆太失明的消息外泄,必定对公司造成影响。

 

   所以消息是封锁了,但对庆太的失踪又得找另外的借口,直到他复员,回到公司为止。从公司的角度来说,真逸代任总裁一职,虽然是通过了董事局投票决定的,但就庆太无故失职来讲,如今董事局内早已有不少流言蜚语。

 

   真逸这段时间的苦头没少吃,包括了和成田希的口头婚姻,前提全都是为了‘千叶集团’。现在庆太恢复了,如果真的回到公司,即便庆太是神,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让‘千叶集团’脱离险境,再者,成田希会更加义无反顾地把他抢到身边。

 

   抢归抢,庆太答不答应又是另外一回事,虽然他知道庆太一定不会答应,可是如果事情真的发展成那样,庆太若不答应,那么代价就是整个‘千叶集团’,若庆太答应,‘千叶集团’一样会成为那场商业婚姻的战利品,而且还包括庆太的人。

 

   若是庆太不回公司,牺牲的是真逸和‘千叶集团’,也等于失去了右典这个朋友,人总是自私的,只是多或少的区别。说实话,他不希望庆太回去,如果可以,他愿意和他就这么生活一辈子,什么都不管,什么公司,什么朋友,什么女人……

 

   可是他比谁都清楚,这个想法根本不可能实现,因为他做不到。自问自己绝对不是一个伟大的人,牺牲自己的事情他做不到,可牺牲别人的事情,他更加做不到……

 

   只要再自私一点,再卑鄙一点,就能得到他想要的幸福。可是如果真的要这么做才能得到的话,那么当幸福被自己握在手里的时候,一定会变质。幸福、快乐、爱情……从来都不只是两个人的事。

 

   “凉平?”

 

   “嗯?怎么了?”

 

   “我才问你怎么了,叫这么多声也没反应。今天有空吗?不管你愿不愿意,这事我管定了,过来我公司,既然橘庆太不管,那就你来管。”

 

   “好,我很快到。”

 

   挂上电话关了电视,再回头看看床上的庆太,把脚步放得最轻地走到床边,自然而然就坐到了床边,双眼盯着庆太的睡脸出了神,从来没发现原来自己这么迷恋庆太的脸,几乎连一秒钟也不想把眼睛从他身上移开,或者有点夸张,可是这种莫名的感觉,的确连自己也感到惊讶。

 

   想起从前每个晚上,庆太总是喜欢赖在他房间不走,往往耗到最后还是他先败下阵来……其实这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,其实刚开始那段时间的确是因为不习惯而拒绝,可后来时间慢慢长了,他也习惯了,久而久之,那一次次的抗拒也只不过是形式,因为无论他说什么,庆太都一定不会离开。

 

   那时候每天都可以看见他的睡脸,从来没有注意的心思,可如今看来确是另一番感觉,因为多了一种不一样的感情,在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以后,往往平凡的一个动作,一个眼神,一句话,都让他无比珍惜。

 

   几乎是连自己都不察觉的时候,凉平的手掌覆上了庆太的脸颊,皮肤有点凉凉的,也只是一下子,凉平变把手抽回,起身准备换衣服,刚一站起来,手腕被人握住,回头一看,庆太微笑着看着凉平。

 

   “我把你吵醒了麽?”

 

   庆太摇摇头,没有说话,带着微笑,神情有点迷茫,就像一个无比乖巧的孩子。

 

   庆太就着凉平的手,拉着他的手臂坐了起来。原来盖在身上的被子滑落到腰间,凉平一看才想起两人都没有穿衣服,脸立刻就变得滚烫了。

 

   心里正在发慌,庆太没用多少力气便将他拉倒,正好跌坐在他大腿上,低头往他的唇瓣就是一啄,凉平没反应过来,下一个亲吻又再落下,庆太的手也开始不安分地乱摸,凉平眉头一紧,坐直了腰身。

 

   “才刚起来就这样……”是谁说他像乖巧的孩子的?简直疯了,竟然忘了他这完美的皮囊下那腐败的本质!

 

   “你也知道是刚醒来啊…怎么控制,况且你还……”没有再说下去,眼睛在凉平赤裸的身体上来回打量,嘴角还挂上坏气的笑意。

 

   该死的东西,分明就是在视觉强奸!

 

   “脸怎么这么红啊?又不是没看过……”

 

   “是啊,你也会说,又不是没看过……控制好你的眼神,橘庆太!”

 

   “这不是眼神的问题,是这里的问题!”说这顺便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。

 

   “你说的对,的确不是‘眼神’问题,而是‘精神’问题!不要再看了,继续睡你的觉!快去!”

 

   “害什么羞啊……那好,下次就不要脱衣服,直接穿着做好了。”

 

   天啊……想想那画面…穿着衣服?双腿缠着他的腰,就这么穿着衣服…呻吟……完了,简直不是一般的色情……

 

   “橘庆太,你简直就是色情狂,说这种话还脸不红气不喘的……”

 

   “我跟你说,亲爱的…如果我哪天要是脸红气喘的话,我怕第一个吓坏的人会是你……”

 

   想想好像的确也是……不对,自己不是要去找右典吗?怎么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了?

 

   “放开我,我要找衣服穿。”

 

   “反正穿不穿也一样,别找了。”依然像八爪鱼一样缠着凉平。

 

   “我要出去啊。”

 

   “去哪?”

 

   “找男人。”脱口而出这三个字,以往凉平总喜欢调侃,可今天这三个字已出口,他恨不得砍了自己,看着庆太轻微变化的神情,连忙没有志气地说道。

 

   “开玩笑啦,你别当真……”

 

   “找哪个男人?”抱着凉平的力度重了点,但语气轻柔了些。

 

   “都说开玩笑了!”长久以来的经验告诉他,每当庆太笑得格外温柔地询问你的时候,那就代表你必须小二百颗心了……

 

   “你先回答我。”

 

   庆太的表情有进一步柔化的趋势,凉平咽了咽口水,立刻不敢多说什么废话。

 

   “右典!我找伊崎右典啦!”接着眼角也不敢看庆太一下,良久还没见庆太开口,转过头望庆太一眼。

 

   “哦,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

   没想到庆太竟回以这么一句话,凉平瞪大眼看着庆太。

 

   “啊?”

 

   “不回来吗?”

 

   “不,不是!我也不知道要忙到什么时候,到时候给你打电话吧……”

 

   “好。”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没想到是出乎意料的简单,本来以为还要‘争论’一番才能出来的,庆太竟然也会有这么容易妥协的时候。

 

   “凉平,听明白了吗?”

 

   右典的声音自耳边响起,凉平回过神来,含糊地‘嗯’了一声。

 

   “嗯什么,我根本什么都没讲,你怎么了?”

 

   “对不起,继续吧。”

 

   “算了……你这样心不在焉的,分析不出什么来。”

 

   “喂,伊崎右典!别总是这么颓废好不好。”

 

   “不然呢?人都说热恋中的人会智商减退,看来的确是啊,从前不觉得你这么迟钝的,你家橘庆太现在也像你这样吗?”

 

   “全世界就你智商最高!叫你哄个人也这么推推搪搪的。”

 

   右典像是忽然被什么卡住了喉咙,险些被空气呛到,脸都绿了。

 

   “你怎么了,话题跳跃也不是这么跳的。”慢慢调整过表情来。

 

   “我怕你忘了,要是到时候你放弃了他的话,我看他会……”

 

   右典一把抢过话,说道,“会什么?为我殉情?”

 

   “他会把你杀了,再考虑自不自杀。”

 

   凉平还一本正经地说着,右典摇了摇头,目光移到电脑屏幕上。

 

   “你怎么可以这样轻松?看到了吗?找这样情况来看,不出一个月,‘千叶集团’股价绝对跌停板。”

 

   凉平收起来嬉笑的表情,同样盯着电脑,轻轻地说道,“那还能怎么办?让庆太出来澄清?还是说叫真逸跟成田希提早订婚?我暂时能够做的,就是让‘千叶集团’败得不那么难看。”

 

   “我看你比我还消极。”

 

   “……你不明白。”

 

   “橘庆太知道了吗?”

 

   “大概还没有,我明天回公司,你有什么要我传达给真逸的吗?”

 

   右典想也没想就回了两个字——‘没有’。本来想套出些什么话,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本来以为没花上多少时间,没想到出来到现在也好到五个小时了。

 

   回到千叶家的时候,天色有点灰暗,远远看见家里大厅亮着灯光,凉平有些疑惑,庆太一般不开客厅的灯,难道真逸回家了?

 

   一踏进家门,庆太果然坐在沙发上,就在他四处寻找真逸的身影时,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

   “你好,凉平先生。”成田希微笑着前来,今天的她有点不一样,那个笑容……特别自信,也特别碍眼。

 

   “你好,请问有什么事吗?”说话时还不忘看庆太一眼,成田希知道他眼睛没事了吗?

 

   这话一出,成田希笑得更灿烂了,转身望着庆太坐下的方向说。

 

   “是庆太说要等你回来,我来只是找他,你去跟他谈谈吧。”

 

   “嗯。”

 

   等一下!这是怎么回事?‘你去跟他谈谈吧’?她当自己是什么了?这个家的主人?怎么看起来像是他千叶凉平到了成田希的家?

 

   “庆太,怎么回事?”走到庆太面前,他站了起来,脸上依然带着微笑,可是有点什么变了,一时间,他也说不准是什么。

 

   “你想要‘千叶集团’?”庆太渐渐靠近,凉平心里莫名地冒起一阵压迫感。

 

   “啊?”他很少在他面前说公司的事,他说过把公司还给他,可是他没有要。

 

   “既然想要,为什么不直说?”

 

   “你在说什么?”庆太在笑,从他踏进家门开始,他一直在笑,可是这个‘笑’,让他感到心寒。

 

   “我说过把它还给你,你为什么不要?”庆太继续上前,凉平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

   “你到底在说什么?什么要不要?”

 

   “呵……差点忘了,我们凉平少爷最懂得玩欲擒故纵的把戏了,不是吗?”

 

   “她跟你说什么了?”凉平立刻把苗头指向成田希,只见她站在一旁,动作别说有多端庄了。

 

   “她没跟我说什么,倒是你,给我说了不少。”

 

   “什么?”

 

   “罢了,凉平少爷,今天没少忙吧?因为跟我上街,所以把‘千叶集团’害成这样,我真的很抱歉。”

 

   庆太怎么忽然这么反常?一定是有人对他说了些什么!

 

   “你到底听到些什么了?我可以给你解释,别这样看着我好吗?”

 

   “不必,你要‘千叶集团’是吗?”此时此刻,他竟然有点害怕与庆太对视。

 

   凉平瞪大双眼,还开口说出一个字,庆太便已从他身边走了过去,两人的肩膀重重地碰撞了一下,凉平身体一晃,接着庆太说着。

 

   “明天,我会把合约亲手送上。”

 

   然后是开门的声音,庆太的脚步深消失了,成田希也跟着走了出去,最后留在凉平脑海里面的,是成田希那刺耳的轻笑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

 

 

 

Chapter . 26

 

 

 

 

 

不知道吧?

 

是你让我变得软弱,

 

然后离去……

 

留下的我,

 

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

而你却,什么也看不到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 走了,真的走了……大门紧紧关闭着,就像没有被打开过,成田希走了,橘庆太也走了……

 

   好,都走吧……反正也乐得清静,我是为了‘千叶集团’才回来的。就是为了它,所以才回到你身边的,听见了吗?橘庆太。

 

   现在目的达到了,很好,你也为我高兴吗?因为你输了!我赢回了公司,也赢了你的心!我可以放肆地笑,可以去庆祝自己的成功,可以告诉全世界的人,我赢了。所以我在笑,笑得连心脏都开始纠痛,可是……我不能停止,你看见了吗?我高兴得很!是真的,很高兴……

 

   高兴…高兴……高兴?呵……那现在心里的感觉是什么?因为太高兴了,所以连呼吸都觉得困难。因为太高兴了,所以连指尖都开始颤抖。因为太高兴了,所以…连大脑都开始麻痹了吗?

 

   你……连我想要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

   地上静静躺着一支黑色的录音笔,灯光照射下闪耀着一丝白光,凉平半疑惑着上前捡起,拿在手里端详了片刻,‘嗒’一声,按下了开关。

 

   一阵吵杂以后,有声音响起了,先是成田希的,然后是自己的,这段话……仔细听了一遍,总算想起是那天与成田希见面的对话,只不过今天再听,就连当日自己说过什么也想不清楚了。

 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‘我的意思是……如果肯让庆太过来我身边,‘成宇’可以跟你们谈交易条件。’

 

‘不过是一个橘庆太,值得麽?’

 

‘或许你认为不值得,可是对我来说,是的。’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  …………

 

‘庆太的去留,并不是我能做主的,他不是我的玩具。’

 

‘况且,他还是千叶集团集团的现任总裁,公司在他手上,如果他就这么离开了,我看……’

 

‘就是这个原因麽?那么如果我可以说服他,把总裁位置还给你的话……’ 

 

‘当然,你要是认为有可能做到的话……’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 …………

 

   总算明白什么叫断章取义了,看来成大小姐运用得非常好啊……这就是所谓的证据确凿吗?看来要辩护也太难了,这话的确是自己亲口说的,可那种情况下还知道注意些什么?何况……自回到橘庆太身边起,‘冷静’这个词,离自己越来越远了。

 

   千叶凉平,原来你还是输在自己手上……橘庆太,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心情吗?你知道的……我从来不懂得怎么哭,那笑呢?我还能笑得出来?对,尽管很难看……我知道。

 

   诺大的房子没有一丝声音,空气刺痛着双眼,忘了自己在客厅坐了多久,不知道手机已经响了多少次,凉平始终像被定了格一般,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,直到有道声音响起。

 

   “哥,哥!”

 

   凉平有些迷茫地抬起头,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面前的真逸,心里有点意外,但表情却丝毫没有改变,望着真逸,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

   “我哥呢?”

 

   哥?庆太……

 

   问了这么一句,凉平依然像失了魂一样没有反应,真逸心头一紧,立刻上前搭着凉平的双肩,摇晃了一下。

 

   “凉平哥,你怎么了?我哥呢?”

 

   凉平收回视线,不知道该望想哪里,只笑了笑说,“走了。”

 

   “走?什么走?他去哪了?”

 

   “他的事,我管不着……”

 

   “什么叫管不着?他到底——”没等真逸说完,凉平忽然说出一句话,声音很平静,却彻底让真逸愣住,他说……

 

   “你哥他把公司还给了我,所以走了。”尽管凉平是笑着说的,但真逸依然感觉不到一丝轻松的语气,就像心口被什么堵着,压抑得厉害。

 

   “怎么会?你跟他说了什么了吗?”

 

   凉平点了点头,附和着脸上的笑容,简直让人纠心。

 

   “是说了很多,都是些不该听的,他却听见了……他怎么会不明白?还是说……他早就想离开,所以才这么说的?”

 

   闻言,真逸底头暗暗思量了半刻,随即问道。

 

   “哥,刚才还有谁来过?”

 

   “还能有谁?就是成田希……”

 

   “这该死的女人……我哥现在跟她在一起吗?我去找他!”

 

   “不必了,信任不该是用‘讨’的,既然是他先放弃了,那么我也不需要留着,他爱怎样就怎样吧……”

 

   看着凉平的表情,明显是在自欺欺人,真逸咬了咬牙,什么也没能说出口,凉平的性格如何,他怎会不知道?说什么也没用,怪只怪庆太,辛辛苦苦建立的一切,竟然一瞬间全部亲手毁掉。

 

   “哥,我只想说……我哥的确是爱你的……”

 

   “我知道,我当然知道……要是他不爱我,你如今看见的我就不该有这么一副表情,半死不活的。可再伤心又怎样?他还是看不见……”

 

   本来以为凉平会小激动一番,可却得到这样一段话,真逸一时间也语塞了。

 

   “那……”

 

   “别说了……你回来找你哥吗?”

 

   凉平的话就像提醒了真逸,可却又似乎有些犹豫,把握在手里的杂志撵得更紧了些。

 

   “呵……我知道了,把公司害惨了吧。这段时间辛苦你了,明天我会接手公司一切业务,等董事会通过任权转移,你就做回自己喜欢的事吧。”凉平站了起来,双腿有些麻痹,费力地走了几步,然后被真逸拉住了。

 

   “不是的!哥,我想留在公司!”

 

   凉平愣了一下,接着就像没听见真逸的话一样说道。

 

   “你不是一直想去法国留学吗?哥帮你打点一切,总之……不要留下。”

 

   “我不去!”真逸的语气一下子重了许多,双眼紧紧盯着凉平。

 

   “真逸!”

 

   “我也是千叶家的人!为什么就不能留下?公司的情况谁都知道,我要再能有心情留学,我还是人吗?!”

 

   真逸的话几乎是吼出来的,凉平也被怔住了,良久以后才把话说出口。

 

   “算了,希望你不会后悔……”真逸啊,我只是不想让你亲眼看着‘千叶集团’毁了而已,我真的没有信心了。

 

   凉平转身,真逸的手慢慢放开,看着他一步步离开,没再作挽留。

 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漆黑的天空,海边的风刮得正凶,不远处停留着两辆跑车,海浪声哗哗作响,掩盖了不少声音。这么冷的天气,没有多少人会愿意停留,但在海岸上却有那么两道身影。

 

   “庆太!庆太!等等我好不好?”成田希一路跟随着庆太的脚步,说话的声音有些急促。

 

   海风有些冷,她不禁抱紧了双臂,而庆太却始终只用背影面对着她,明显是毫不关心的模样,要换作其他人这般对待她,她早已怒火难控,但今天却不然,因为在她面前的人是橘庆太。

 

   “成田小姐,时间不早了,还是请回吧。”身也没转,直接用后脑勺对着成田希说道。

 

   “那个……你有地方住吗?需要的话,我可以帮你安排!”

 

   “成田小姐,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?!”从语气上听来,庆太明显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

   “对…对不起……我只是担心……”

 

   “如果我没记错,你跟真逸的婚约还未解除吧?”忽然停庆太提起这件事,成田希也是一愣,显然是全忘记了。

 

   “我…我想解除婚约……庆太,过来‘成宇’帮我爸的忙,好不好?你可以…可以……”可以跟我订婚吗……

 

   后面的话,成田希没敢说出口,声音几乎被海浪声掩盖了。

 

   “成田小姐,我希望你明白一点,我一向不喜欢在别人背后动手脚的人,尽管是你让我知道了事实,但是……不见得我会因此而感谢你!”

 

   面对庆太的话,她难堪得哑口无言。如果庆太现在转过身,一定能看见她的表情有多难难看。

 

   “难道,你就甘心这样吗?你知道他为什么留在你身边吧?是因为公司!在你没有管理‘千叶集团’的那段时间,你知道公司发生了多少事情吗?他很清楚,只有你才能挽回一切,所以才愿意留在你身边的,他只是在利用你!”

 

   “是吗?的确发生了不少事情,可这始作俑者,不就是‘成宇’吗?换句话说…是你们,把我推入这陷阱的……成大小姐。”庆太转过身,脸上挂着冷酷的笑,看着成田希有些发抖。

 

   成田希的反应也非一般的惊人,一下子便接下了庆太的话。

 

   “对,这一切都是因为‘成宇’,所以……你想要什么,我能以‘成宇’的名义尽一切所能帮你!庆太啊,过来‘成宇’吧?我爸他很看重你!”

 

   庆太想了想,说道。

 

   “看重我?不怕我吧‘成宇’卖了吗?你哪来的信心,认为我会尽心帮助‘成宇’?”

 

   成田希沉默了,确实没有把握,如果庆太是爱她的话,那就另当别论了,但事实上不是。

 

   “好,我可以到‘成宇’!前提是,你能说服你爸。”

 

   意料之外的庆太的话,成田希喜出望外地抬起了头,看来庆太早就知道,说什么她爸看重他,都只是借口,事实就是……他爸不可能让庆太加入‘成宇’。

 

   “真的吗?你愿意进‘成宇’?!我…我一定会、一定会说服我爸的!可是…为什么突然就……”

 

   就像忽然才意识到自己问的话不妥当,成田希硬生生地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。

 

   “不为什么,就像你说的……我不甘心,可以了吗?”

 

   “……”成田希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 

   “好了,今晚请先回吧。”与成田希的兴奋成反比,庆太的表情,冰冷到极点。

 

   成田希还踌躇着,但庆太望了她一样,然后她便乖乖地离开了。

 

   ——成宇集团,我开始期待…到底你的能力,可以到哪个地步?

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

 

 

 

Chapter . 27

 

 

 

 

直到今天我才明白

 

原来我……

 

并不了解你。

 

即使跌得遍体鳞伤

 

依然要继续对自己说

 

这一切……

 

——都是幻觉而已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 ‘我看这样吧,千叶凉平先生,虽然现在你是千叶集团的最大股东,但关于接任总裁一职……我们还是需要再考虑一下,你也清楚最近的情况,毕竟这件事情……与你有关联,所以我们决定……’

 

   代任两个月?算是试用期吗?两个月以后,董事局的人依然不满意的话,到时候该让出总裁的位置吧,这不就等于把‘千叶集团’双手奉上?

 

   不过……能撑到那时候吗?现在‘成宇’有了橘庆太,简直如鱼得水,而‘千叶集团’却像孤军奋战。没有人知道‘千叶集团’的内部问题,即便是知道,也没有人会冒着危险帮助它,因为在危机背后,还有‘成宇’,到时候一个螳螂捕蝉,也就什么都没了。

 

   “哥,真的要这样吗?要不……还是我来暂代那位置吧,你最近……”

 

   “我最近?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

   “哥,你最近经常走神呢。”

 

   “呵,只是习惯而已。”说着低头打开手上的文件,翻阅得越多,眉头皱得越厉害。

 

   “哥,我们手头上还有‘Tri'的企划案,你看可能把它先搁置吗?”真逸边说着,递给凉平一份文件,凉平随手接过,看了看。

 

   “这是从一年前就开始策划的?”

 

   “嗯。”

 

   “搁置的话,这一年来的投资就全废了。总策划是你哥吧?他的办事能力有目共睹,说不定这能帮公司扳回一城。”

 

   “可是投入资金太多了,公司需要大量金额作后备周转,况且你也说了,策划人是我哥,他现在……”

 

   对啊……现在橘庆太在‘成宇’,那等于‘成宇’掌握了‘千叶集团’的一切。

 

   “……再说吧。”凉平揉着太阳穴,背靠着椅子放松了下来,一份文件随着他的动作掉落在地上,凉平伸手把它捡起,真逸顺带望了一下,说道。

 

   “嗯?这是之前跟‘泓益’合作的资料,怎么还在这里?”

 

   ——鸿益?鸿益…怎么忘记了呢?或许可以……

 

   “哥?在想什么?”

 

   “真逸,鸿益的总裁现在在国内吗?”

 

   “哥要找他?最近没有留意‘鸿益’的情况,我去叫人联系一下。”

 

   “嗯,顺便约个时间,我想跟他见见面。”凉平随手合上文件夹,眼神中多了一份坚定。

 

   “好。”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“爸,你不是一直很欣赏庆太的能力吗?那现在就正好啊,你就让庆太进‘成宇’吧?好不好?”

 

   从刚才开始,成田希便一直费尽唇舌地说服成田圣,让庆太进入‘成宇’帮忙,成田圣抵不过女儿的哀求,心里也开始动摇了,可这当事人橘庆太,却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,画面实在有些怪异。

 

   “好了好了!你也要让我想想,拿什么理由给他进公司啊!”

 

   成田希一听,眼睛一眨,满脸笑容地望向庆太。

 

   “成田先生,我知道要你信任我,那是不太可能的事。”

 

   “的确,那所以呢?”成田圣点了点头,等着庆太说下去。

 

   “所以……就生意人来说,无非为的就是一个‘利’字。但我看,成田先生您安排负责有关‘千叶集团’集团相关事务的人,手段并不高明……”说道此处,庆太停了下来,不羁地笑着,双眼毫不畏惧地直视成田圣的眼。

 

   “呵……年轻人,说话还是别太嚣张了好!”因为庆太的傲气,成田圣显得有些不悦了。

 

   “也许我说的话不太好听,可这是事实。‘成宇’在背后下了这么多功夫,‘千叶集团’到今天还撑得住,已经算是很不错了。敢问成田先生,您当初的目的不就是吞并‘千叶集团’,独占日本市场吗?那如今又是怎么一个结果?”

 

   庆太没说下去,成田圣是聪明人,凡事不用说的太明显,他自己就能想个所以然来。

 

   庆太说的没错,成田圣的目的就是独占日本市场,既然‘千叶集团’在日本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,那么要是能把‘千叶集团’纳入囊中,那么凡事都事半功倍。

 

   话是这么说不错,可说的容易做的难。为了这事,‘成宇’暗中调查策划,花了不少人力物力,现在倒好,所托非人了。照现在的情况看来,要得到‘千叶集团’根本不成问题,但得到了又如何?不用想也知道如今‘千叶集团’是外忧内患不得缓解。

 

   况且‘成宇’还是它的合作伙伴,现在抽资离开?亏大了。要麽直接合并?照样是亏,也许亏损更加厉害,这早已让成田圣一筹莫展。

 

   当初自己想要得到的,是日本市场的霸主,千叶集团集团。现在?‘千叶集团’被‘成宇’害得鸡毛鸭血的,是他亲手毁了自己的财路,成田圣是后悔得肠子都绿了。

 

   “你倒是清楚得很啊。”

 

   “过奖,再怎么说,我橘庆太也算是过来人,了解情况并不难,难就难在该怎么挽回。”庆太的话一出,成田圣心里咯噔一下,显然有意思听听庆太怎么做,可自己又不想表现得太明显,只好装作淡定地挑了挑眉。

 

   “这么说,你有办法?”

 

   “起码到目前为止,我看不出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。”

 

   “我该相信你?要是你用‘成宇’的钱去帮助‘千叶集团’,那我还是什么也没得到,到头来还给‘千叶集团’一个起死回生的机会。”

 

   “既然如此,那这事只好作罢。知己知彼这道理任谁都懂,‘知彼’这层我能助你,但成田先生既然不需要,那我也不多费唇舌,打扰了。”说罢,庆太站了起来,跨步离开,成田希立刻跟上他的脚步,一边劝着叫他别走。

 

   短短的几秒钟内,成田圣暗暗盘算了一下,最后还是急忙叫住了庆太。

 

   “好吧,我能让你进‘成宇’!”

 

   听见成田圣的声音,成田希激动地一回头,原来拉住庆太的手也放了下来。

 

   “真的吗?谢谢爸!”

 

   庆太也停住了脚步,转过身对着成田圣笑了笑。

 

   “谢谢成田总裁。”

 

   “那你现在能说说,你打算怎么做了麽?”

 

   “很简单……”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“好久不见了,千叶助理…不对,现在应该叫,千叶总裁,对吧?随便坐。”

 

   之前叫真逸帮他与北川石约个时间见面,但北川石竟然把地点选在半山的别墅,凉平前来的路上一直在犹豫着,但既然见了面,就不该再唯唯诺诺的。

 

   “您好,北川先生。”

 

   “别太拘谨,喝红酒吗?”说着纵身走到酒柜前,挑选起来。

 

   “北川先生,今天……”

 

   “我知道,你希望鸿益注资千叶集团,对吗?”

 

   凉平抿了抿嘴,点了点头。

 

   “那么你也该知道,我是生意人,没理由明知道风险大,还把公司的命运赌上。”

 

   “那我相信您也清楚,有‘危’才有‘机’,说不定之后得到的,会是你意想不到的一切。”

 

   “你似乎很有信心,我一定会答应你?”北川石一手拿着酒杯,玩味地笑着。

 

   凉平礼貌地回以一微笑,语气同样轻松地回答道。

 

   “若是我没猜错,以北川先生的性格……绝对不会放过任何冒险的机会。何况……我不认为‘千叶集团’气数已尽,重点是,必需先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。”

 

   “据我所知,‘千叶集团’如今最大的合作企业,不是‘成宇’集团吗?何须我这种小公司再插一脚?”

 

   “呵……北川先生,若‘泓益’是小公司……那我看八成的国际企业都要被撤下了。北川先生的时间宝贵,我也不便打扰,等您考虑清楚再作答复吧,我先走了。”

 

   离开北川石别墅的同时,凉平脸上一直到着自信的笑意。他看准了,北川石必定会接受他的建议,注资‘千叶集团’。但这世界存在的可能性,实在不由得你用时间去计划,翌日的凉平就被一道消息搞得束手无策。

 

   ——订婚?

 

   的确被‘成宇’搞得莫名其妙,本来以为两家到了这个地步,那所谓的婚约早已经默认作废,可现在却不然。不光如此,而且还……自作主张地在报刊上告知天下,就连订婚宴的日期也订好了,就在三天以后……自己看了都觉得苦笑不得,更何况这里还有个当事人——真逸。

 

   “真逸,哥立刻跟他们取消婚约,别担心。”拍了拍真逸的肩膀,给以一些安慰,但出乎意料地,真逸还能笑得出来。

 

   “哥,要真的这么做,公司就必定完了。订婚就订婚吧,反正也只是交易。”听着真逸无所谓的语气,凉平的喉咙就像被空气堵着,一个字也说不出口,停顿了良久,轻咳了一声说道。

 

   “这是婚姻,不是交易。就算是公司,也没权力要你放弃一切,‘成宇’也没多大本事,公司没这么容易垮,你放心好了。”越说道后面,凉平的声音越不坚定。

 

   “哥啊,连自己都觉得这话好笑吧?算了,反正我也没有喜欢的人,我看成田希比我痛苦多了,我哥明明就在身边,她却怎么也得不到,你说不好笑吗?”

 

   “不好笑,一点也不好笑。没喜欢的人?那右典算什么?我问你伊崎右典算什么!”

 

   不记得多久没从别人口中听见的名字——伊崎右典。心脏就像霎时间停止跳动,但脑海里的画面,就像电影般不断展示着。

 

   “真逸……”

 

   “别在我面前提起他……是他先离开的,是他先放弃我!伊崎右典算什么?他什么都不是!总之,这次订婚宴,我一定会出席!”

 

   丢下这段话,真逸头也没回地走了,凉平重重地挨到沙发靠背上,直懊恼着。明知道真逸的性格,现在倒好,把他惹怒了。

 

   三天后的订婚宴,果然空前的盛大。但如果……这场盛大的宴会中,男主角失踪了呢?不可能吗?错了,绝对可能,就像现在……

 

   那三天里面,真逸全然没有跟凉平联系,凉平心里万分着急,可惜就是想尽办法也找不到他的下落。直到刚才,凉平看见了那倔强的孩子,才终于放下心来。还有……在自己身边踱来踱去,却始终不敢出现在真逸面前的这个男人。

 

   “现在才来有什么用?你家真逸都好做别人老公了!”凉平这时还跟右典开玩笑,右典的表情更加难看了,想来想去,最后咬咬牙,抓住凉平的肩膀,眼神坚定地望着凉平的双眼说道。

 

   “凉平!”

 

   “嗯?”凉平却只是不以为然地应着。

 

   “把真逸交给我。”

 

   “什…什么?”从来没见过右典这么凝重的表情,凉平有些吃惊。

 

   气氛僵持了片刻,凉平还没想到该回答些什么,右典便接着说,“不管你答不答应,我今天一定要把他带走。”

 

   等凉平成功理解右典的话,眼前早已空空如也,人……不见了。

 

   是的,不见了。不管右典,连真逸也……不见了。

 

   这回‘成宇’的脸丢大了。

 

   就在他幸灾乐祸不到一分钟以后,才又想到…真逸这么一跑,‘千叶集团’垮定了……好你个伊崎右典!出现得还真是时候啊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“停车。”真逸面无表情地命令着,可惜开车的人就像没有听见任何声音,继续专心地开着车。

 

   “我叫你停车!”

 

   “到了那里,我自然会停。”

 

   “你这么做,我可以控告你绑架!快停车!”

 

   经过几分钟的时间,右典也终于成不住气,一个急刹,把车停在半山上的公路边,顿时车里一点声音也没有。

 

   “你就……这么想要跟那女人订婚?”

 

   “是。”

 

   “真逸!”

 

   “就算我不喜欢她,我也要跟她订婚。不单止这样,我还会跟她结婚,然后生孩子。怎样?羡慕吗?成田希长得很漂亮呢,以后‘成宇’也会是我的,光看在这点上,我就没有拒绝的理由。”

 

   “不可以。”右典轻声呢喃着。

 

   “什么不可以?我的事,你管不着。永、远、也、管、不、着!懂吗?”真逸把声音压得格外低沉,凑到右典耳边说着,话音刚落,立刻后退一步转身走开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