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众人皆醒……

奈何,惟我独醉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爱?别傻了。》19-21章  

2008-01-23 21:19:22|  分类: 爱?别傻了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Chapter . 19

 

 

 

 

 

当所有疯狂停止以后

 

就只剩下……

 

让人无能为力的爱,

 

因为害怕失去,

 

所以才会变得疯狂。

 

那么他所做的一切,

 

都不过是因为爱你罢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  “医生,都快一个月了,怎么我哥的眼睛还是看不见?”

 

    “呵,别太担心!刚才我们帮你哥作了脑部稍描,压着视觉神经的淤血已经慢慢散退了,相信你哥很快就能恢复视力。”

 

    听了医生的话,真逸安心地回到了公司,但他没有料到,在那里等着他的人,竟是才离开了一个多月的凉平。

 

    “真逸!”坐在办公椅上,凉平的表情显得格外轻松。

 

    推开办公室大门的那一刻,真逸真的不太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。

 

    “凉平哥?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

    “不欢迎吗?”

 

    扫视了这不大不小的办公室一眼,从真逸的眼神来看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,最后落在眼底的,只有失望。

 

    “不是……”望了望凉平,好像想询问些什么,但还是停住了。

 

    “最近过得好?”

 

    “嗯……”

 

    “为什么跟成田希订婚的人会是你。”无关紧要地说了那么几句话之后,凉平单刀直入地问了一句。

 

    真逸一怔,心里挣扎着怎么作解释,凉平下一个问已经又来了。

 

    “那天在医院,我所听到的一切,不过是你跟你哥演的一场戏,右典根本没有出意外,对吗?”

 

    没有给真逸整理语言的机会,凉平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地脱口而出。

 

    “到底是为什么?你哥怎么会陪你一起演戏?为什么你要急着把我送走?”

 

    “那天我到了机场,打电话给你们的时候,为什么没有人接听?”

 

    看着真逸哑口无言的样子,凉平好像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停了下来看着真逸。

 

    “我只想……让你快乐一点,错了吗?”

 

    真逸的语气太轻了,轻得除了他的声音,凉平什么也听不见了。没有刻意着重用词,却让他感到一阵内疚,再多尖锐的问题,都全被抛到脑后。

 

    “真逸……”

 

    “凉平哥,我只想补偿我们所做的一切,你不是想要离开吗?我帮你做到了,可是为什么,你好像并不高兴……”

 

    ——可是为什么,你好像并不高兴……

 

    真逸的话,映入了凉平脑海,心里顿时像是被什么牵起了一阵阵涟漪。原来回到美国的那段时间,心里的感觉就是……并不高兴。

 

    他一直搞不清楚,今天却让真逸一语中的。‘并不高兴’……为什么?不用再找借口了,确实就是那样……因为离开了橘庆太,所以……并不高兴。

 

    “在医院那天,确实是我跟哥在你面前演戏,由你的反应,决定你的离开与否……右典并不知情,他只是照我的话,把你带走。”

 

    “果然……你是怎么让你哥答应的?”

 

    “让他肯答应的人,不是我,而是凉平哥你。”

 

    “我?”

 

    “因为他爱你……因为橘庆太爱千叶凉平,所以他抛弃了自己最后一丝理智。也是因为他爱你,所以他重新拾起了那被他抛弃的理智,完成了最后的赌局,我以为他输得彻底。原来没有,因为……你回来了。那你呢?凉平哥……”

 

    那你呢?凉平哥……

 

    我?我怎么了?

 

    橘庆太…橘庆太……橘庆太……现在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。忽然才想起,本来以为来到公司,看见的人会是橘庆太,但是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,竟然是真逸?

 

    “逸……为什么现在还是由你代任总裁的位置?你哥呢?现在在哪?”

 

    “他…在家……”

 

    “在家?”凉平低头沉思了片刻,最后对真逸交待了一句话便走了。

 

    不用猜也知道凉平要去哪,真逸也没有阻止,又或者说,就算阻止也是徒然,望着凉平离开的背影,真逸的表情有点复杂地笑了笑。

 

    或许这样更好呢……

 

    凉平回来了,没看见其他人,只有他一个回来了……

 

    千叶真逸…你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呢……

 
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  回到千叶家大门前,凉平深深地吸了口气,‘咔’一声把门打开。才离开了三十几天,这里一切都没有任何改变,又或者是‘来不及’改变。

 

    被庆太辞退的佣人还没有重新聘请来,千叶家诺大的屋子显得更加空旷。

 

    真逸说庆太在家,大概是在书房,凉平大致地在客厅环视了一下,接着往楼上走去,来到了书房开了门,里面却是黑漆漆一片。

 

    “橘庆太……”

 

    凉平轻换了一声,回应他的是一片寂静,停留了片刻,接着便关上门,往庆太的房间走去,可是结果一样。

 

    不在家吗?还是……在他的房间?橘庆太……在他的房间?

 

    带着不太肯定的想法,慢慢移动脚步,走到房门前,门只是虚掩着,正想把门推开,就被某声音制止住了。

 

    “庆太啊……”凉平一怔,女人的声音?

 

    不错啊……橘庆太,带女人回来,还要在他千叶凉平的房间?

 

    右脚刚后退一步,准备离开的时候,庆太的声音却响起了。

 

    “希小姐,你——”

 

    庆太的话没有继续,只因为察觉到有人进来了,而且动作似乎很急。

 

    原本坐在床沿上的成田希忽然一回头,看见凉平的出现,身体像是被定了格。

 

    本来是没打算管橘庆太带什么女人回来,但是现在房间里面的人竟然是成田希?凉平心里一冷,抿了抿嘴,走了进去。

 

    “成田小姐,还有几天您就要订婚了,现在居然还与未婚夫的哥哥单独共处一室,不怕招人闲话吗?”

 

    听见声音,庆太心里一怔,这声音……是凉平!他回来了?

 

    凉平可以肯定,自己此刻的笑容绝对没有问题,但是成田希看了他以后,却像见了鬼。

 

    “你不是已经……”已经离开日本了吗?

 

    意识到自己差点漏了嘴,成田希立刻停住话语,凉平玩味地挑了挑眉,眼神却是慑人的凌厉。

 

    气氛僵持不下,最后被一个电话铃声打破,成田希的手机响了。

 

    “你好,我是成田希。”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,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凉平,最后顿了一下,收起了手机,简单地交待了几句,不太乐意地离开了。

 

    从进来到现在,凉平一直站在原地,没有踏前或后退任何一步,成田希与他擦肩而过的瞬间,明显感觉到了她复杂的眼神。

 

    人走了,房间更加安静了,凉平疑惑着,庆太竟然只是笑,坐在床上没有走过来。

 

    “似乎发展得不错啊,关系都好得可以直接称呼名字了。”就连凉平也意想不到,自己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

    从方才凉平说的第一个字开始,庆太的心已经被喜悦所覆盖,他想立刻冲过去抱住他,但是不能……

 

    “吃醋了?”庆太的话,只当开玩笑。

 

    “废话。”

 

    几乎想也没想,凉平的话冷冷地出口,庆太煞是一愣。

 

    ‘废话’?那到底代表‘是’还是‘不是’?

 

    面对着这意义无菱两可的两个字,不知道是自己心有所思,或是确实如此,庆太竟然听出了凉平的语气中透露着丝丝酸气。

 

    “到底为什么跟成田希订婚的人不是你?”

 

    庆太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,接着笑着说道。

 

    “你很希望那个人是我吗?”

 

    凉平眉头一紧,因为庆太的态度,让他有点动怒了。

 

    “别说我不提醒你,你最好还是注意一点,媒体不是白混的,你再跟成田希走这么近,到时候出了什么事,你该知道后果。”

 

    “为什么要回来。”就像没有听见凉平的话,庆太淡淡地问道。

 

    “自己的弟弟莫名其妙地跟人订婚了,难道我不应该回来看看?”凉平眼神开始闪缩了,可惜庆太看不见。

 

    在心里默念了好几百次的‘理由’,到了真正要说出口的时候,却不能理直气壮地说服自己。

 

    “如果……要订婚人不是真逸,而是我……你会怎么样?”

 

    “但事实上,那个人并不是你。”这个假设他不是没想过,但也只是假设了开始,没有‘然后’。

 

    庆太轻笑了一声,神色有点黯然。

 

    “你总是能找各种理由,逃避我的问题。”

 

    凉平嘴角一扬,说道,“那你希望我怎么回答?如果那个人是你,我该哭着求你别订婚吗?”

 

    “呵……看来我脑袋不清醒了。”庆太比谁都清楚,哭着求他?会这样做的话,那人就不是凉平了。

 

    “你的确是不清醒,真逸是你唯一的弟弟!金钱真得这么重要吗?为什么不阻止真逸跟她的订婚。”

 

    “真逸是成年人,他有权利决定自己的未来,我有什么权力阻止?”

 

    “你想跟我说,真逸喜欢成田希吗?我不是白痴,别用这个来敷衍我。”

 

    “是吗?那么如果把真逸换成是我,你就觉得理所当然了?”

 

    理所当然?这么一瞬间,凉平竟然庆幸自己的‘理所当然’并没有实现。

 

    “难道不对吗?”

 

    “对,当然对了。”

 

    “她的目的不简单,难道你没看出来吗?刚刚她连我已经离开日本的事情都知道!”

 

    “所以她不是好人?所以她的未婚夫是真逸就不行?如果换成是我,那就一点问题也没有?是这样吗,千叶凉平!”

 

    庆太的话停了,但却没有听见凉平的回应,庆太的心忽然忐忑起来。霎时间,凉平的声音出现在他头顶上方,很近很清晰……

 

    “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?所以成田希才选真逸?”凉平的声音有点慌。

 

    从进来的那一刻起,已经察觉到庆太有点不对劲,但是却说不出是什么,直到走近他身边,终于发现了。

 

    他的眼睛,没有焦距,眼珠只剩下一片空洞的漆黑。

 

    “你没有看见我走过来吗?你的眼睛……看不见了?”

 

    “是……那又如何?”

 

    “为什么……”

 

    “如果我说,是因为你离开日本前一天的那场车祸,你相信吗?”

 

    车祸?凉平开始在脑海里寻找那天的记忆……

 

    离开前一天…的那场车祸……

 

    凉平心头一紧,那天的画面清晰地回放着……

 

    ‘如果真的要死,我一个就够了……’

 

    庆太说过的话,还在耳边回荡着,真的是因为他?所以庆太才……

 

    回想着一切一切,让凉平的脊梁感觉一阵阵冰凉,愣着站在那里,忽然被庆太抓住了手,往下一扯,倒在庆太的怀里,凉平一惊,想挣脱开来,却抵不过庆太的力度。

 

    下一秒,便被夺去了双唇,就像要把一个月的思念全部表达出来,庆太用力地吮吻着凉平的唇,不留一丝空间,舌尖在不断缠绕着凉平那退缩的舌,不让他有任何逃脱的机会,舌尖传递的温热,让彼此的身体不断升温,那是一种难以言传的想念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续……)   

 

 

 

Chapter . 20 

 

 

 

 

就像…… 

 

置身沼泽之中 

 

不顾一切的挣脱 

 

只换来更深的沦陷 

 

这就是…… 

 

你和我的爱情? 

 

 

 

 

 失去了自由的唇,在庆太不断的侵占下,喉咙直感到一阵阵燥热,却偏偏挣不开庆太的束缚。庆太暗暗一笑,甩手把凉平按到了床上,没等凉平回过神来,便又重新堵上了他的嘴。 

 

 就像带着惩罚的意味,凉平越是挣脱,庆太吻得越是用力,舌间的触觉清晰地反映在彼此的脑海,舌尖舔过口腔的粘膜,传递着彼此的温度。 

 

 仿佛要吸去所有的空气,不断地索取着,吮吻着,肆虐着每一处敏感位置,口腔已经感到点点腥甜,庆太仍未停下。凉平只觉胸口被重重地压抑着,空气被慢慢地抽离,快要窒息的感觉…… 

 

 缺氧的感觉直上大脑,最后用尽了全力,推开了庆太,大口大口地喘息着,望着庆太的双眼,带点狐疑的神色。 

 

 庆太拿下了凉平停留在他肩膀上的手,手掌覆上凉平的脖劲,延着劲侧,缓缓地抚上凉平的脸庞。拇指轻触着他的唇。 

 

 庆太的神情格外温柔,凉平被怔住了,忘了所有的动作,双眼凝视着庆太。 

 

 “凉……”简简单单的一个字,却几乎牵走了凉平所有的注意力,心里有点急切想听庆太接下来的话,但他的声音却哽住了。 

 

 ——‘凉…我后悔了……’这句话,我该怎么说出口? 

 

 脸上感觉阵阵冰凉,庆太的指尖抚过他的额,他的眉,他的鼻梁,他的下颚,就像是要记住他的轮廓……最后长长地舒了口气,嘴角微微一扬,牵起个有点苦涩的笑。 

 

 “如果,我再也不能看见你的样子,那该怎么办……” 

 

 “看不见,那就直接忘记好了……”话虽是自己说的,但凉平的心却像狠狠地吆喝一下。 

 

 “这么说,你还是要走吗?你明知道,我不可能忘得了你……” 

 

 “我找不到让自己留下的理由。”是幼稚,还是执着?到了现在还是放不开,该怎么说服自己? 

 

 “理由吗?有的……只是你,一直都对它视而不见罢了。” 

 

 凉平僵直了身体,想要阻止庆太的话语,但身体却控制不了。 

 

 “你爱我……这不是理由吗?可是你却把它,连同对我的一切都否定了。凉平…你很可怜,但是……我比你更可怜。” 

 

 “不要给我下任何定论……你根本不可能明白,你不是我!” 

 

 “对…我不是你。”可是…你是我的一切。我不明白你?我不需要明白,我只要……把整个心都给你。 

 

 “那么……你为什么要回来?” 

 

 “我说过了,因为真逸!” 

 

 “连自己都说服不了,怎么去骗别人?凉,你到底是在欺骗谁呢……” 

 

 我到底在骗谁?不去想,就真的不会有感觉吗? 

 

 “你要这么理解的话,我没有任何意见。”被猜中了心思,尽管知道庆太现在的双眼看不见一切,凉平依然别过了脸。 

 

 “到底要什么时候,你才能停止呢。” 

 

 “直到你后悔的那天!” 

 

 “是吗……”庆太的声音渐渐暗了下去,最后凑到凉平耳边,继续那没说完的话,声音再次清晰地敲击着凉平的听觉。 

 

 “其实,你早就成功了……” 

 

 渐渐地,庆太原来强制按住凉平的双手,变成了拥抱,让两人的心脏更加贴近。 

 

 “凉……你明白我对你的爱吗?不懂吧?” 

 

 “在我眼里,那已经不是爱了!” 

 

 “不是的!我爱你,已经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……爱到让我变得自私得可怕。爱到要用伤害来把你留下。爱到失去你,我会不能呼吸。爱到想毁了你的世界,让它只剩下我的存在。爱到……明明伤了你会让自己心痛,却装作看不见。” 

 

 庆太的心,一下一下沉稳地跳动着,就像他的声音,没有起伏的情绪,但却是代表着最真实的感情。 

 

 “知道我那时侯,为什么要留下吗……” 

 

 庆太没有作出任何猜测,静静等待着凉平的话。 

 

 “是报复……我要,报复你,用自己……报复你。如果我说,我从来都没爱过你……那么你会如何?” 

 

 “我会杀了你,然后再…杀了自己。就算你不爱我,我也不会给你爱上其他人的机会……下辈子,下下辈子,一直跟随着你……直到你爱上我的那天。” 

 

   庆太的神情,温柔得就像在说着动人的情话,凉平几乎要陷入他的深情之中…… 

 

 “无论第几世,千叶凉平的身后,一定会有橘庆太的存在……”庆太的话语,消失在微笑中,仿佛正在与凉平的双眸对视着。 

 

 “这算是什么,承诺?” 

 

 “不……是诅咒!你永远,都不可能摆脱我。” 

 

 诅咒……像致深的烙印,永远镶在你我骨髓之中。在用尽一切力量,捆绑住你以前,我已经让自己……失去了后退的路。 

 

 不同于以往的每一次冷眼相对,此刻凉平的脸上,竟然浮现出暖人的笑意。 

 

 什么时候开始,竟然习惯了你这种致命的威胁,如果这就是你爱的方式,那么我愿意接受。 

 

 “人都说,得不到的东西,才更让人珍惜。那么你说我该怎么办?如果接受了你的一切,你还会坚持自己说过的话吗?”凉平的声音带着笑意,但却没有一丝调笑的语调。 

 

 庆太怔了一下,他是怎么也想不到凉平会是这样的反应。 

 

 “很惊讶吗?你不是确定我一直爱着你?” 

 

 “所以你这是在要求我兑现承诺?”庆太也配合着他,语气格外轻松地说着。 

 

 “你不是说,那是‘诅咒’吗?” 

 

 “对,那么你接受吗?” 

 

 “你说呢?”我从来就没有拒绝过你,难道你还感觉不到吗? 

 

 “呵……凉,留下吧……否则,我真的会杀了你的……” 

 

 “就连哀求也要用这种方式吗?” 

 

 “你要把它理解成这样也行,不过我觉得用‘威胁’比较贴切。而且对于你,必须要这样。” 

 

 凉平刚准备接下一句,可是裤袋里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,那快速的节奏,绝对引起对话的停顿。 

 

 凉平看了看庆太,伸手把手机掏出,庆太却顺着他的手臂,握住了凉平的手掌,连同被他拿住的手机,似乎想把正在作响的手机扔去。 

 

 凉平眼睛一定,手上正在与庆太的力度对峙着,两人都没有放松的意思,铃声一直在响个不停,这早已不是接不接听电话的问题。 

 

 最后庆太还是默默地放开了手,连同压制着凉平的那只手臂,一起放开了。看着庆太放开的手,凉平从床上坐了起来,庆太依然没有阻止的意思。 

 

 手机停止了响声,凉平走到房门前,单手握上了把手,停了下来,抬起头,却只是直视着门板。 

 

 “知道吗?你说过的每一句话,我都记得清清楚楚,别忘了你刚刚说过什么。” 

 

 话音刚落,便传来了关门的声音,庆太静静地坐着,最后还是笑了出来。  

 

 快步走到一楼大门,打开门的时候,外面也站着两个人,其中一个正是真逸,另外一个却没有见过。 

 

 “凉平哥,要走了吗?” 

 

 凉平笑了笑,点了点头,然后转向真逸旁边的男生。 

 

 “这位是……” 

 

 “我哥现在一个人生活不太方便,所以我找了个人回来照顾他。” 

 

 男孩礼貌一笑,没有说任何话。 

 

 “……我还有点事情,先走了!”拍了拍真逸的肩膀,然后跨步离开。 

 

 “凉平哥!”真逸急忙叫住了凉平,他疑惑地转身。 

 

 “还会再回来吗?” 

 

 听了真逸的话,凉平只是笑了,没有给出回答,但那个笑容里面,是肯定的意思。 

 

 望着凉平离开的背影,直到消失不见,真逸依然站在原地,最后被身旁的男孩扯了扯衣袖,才回过神来,领着男孩进入千叶家。 

 

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 

 

 霎时才想起刚才来电的,是右典的号码,凉平连忙拿出手机拨号,但想了好一阵,回应他的始终只有‘嘟——嘟——’的声音。 

 

 凉平急了,转眼猜想着,大概是叫右典帮忙查的东西有了结果,可是现在却联系不上他…… 

 

 正在心急如焚之际,手机铃声再次响起了。 

 

 “喂,右典吗?” 

 

 “嗯!你现在在哪里?” 

 

 “是不是调查出什么了?” 

 

 “对,而且情况有点麻烦……” 

 

 “你在酒店吗?我来找你吧!” 

 

 “嗯!” 

 

 在他离开的那短短一个月,究竟‘千叶集团’发生了什么事情?右典说的‘有点麻烦’,怕是早就远远超过‘有点’的定义了。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续……) 

 

 

 

 

Chapter . 21

 

 

 

 

 

如果说……

 

世上所存在的一切,

 

都有被毁尽的一天。

 

那么,我不愿意与你相爱

 

也只不过是,

 

我不希望……

 

你我的爱情,

 

会有烟灭的一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 “怎么样了?”赶到酒店,找上右典后,凉平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调查情况。

 

   “……进来再说吧。”右典的声音满是疲倦。

 

   看了看右典凝重的表情,凉平皱了皱眉头,径自走到了办公桌的电脑前,盯着电脑屏幕的时间久一分,眉头就越是凝固得深沉一分。

 

   右典缓缓走到凉平身边,凉平抬起头望着他的脸,没来得及说什么,已经被右典抢去话头。

 

   “不要怪真逸……”

 

   本来心里,像被什么束缚了千万层,不得舒展开来。听了右典的话,倒是有点放松了,舒了口气说道。

 

   “现在还没有到最坏的情况。”

 

   “也快了。”右典的话,换来凉平一个白眼,右典却像没看见一样,继续说道。

 

   “你也看见了,你和橘庆太都不在‘千叶集团’,以他一个人的力量……”

 

   “我又没说过要怪他,你这么紧张干什么?不累吗,整理这些东西要花很多精神吧?”

 

   看着右典仍未放松的眉头,凉平直接把食指抚上了右典的眉间,轻轻地揉了一下,然后放下手,示意右典放松一点。

 

   右典像是现在才意识到凉平的用意,表情渐渐舒展开来,凉平接着说下去。

 

   “以真逸这么一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孩子,管理这么庞大的公司……还要应付这么多外界的事,能撑到这个地步就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

   “所以……真逸要跟成田希订婚,就是这个原因吧?”为了挽回‘千叶集团’,所以选择了联婚。

 

   “……啊?”忽然说到了订婚的事情上,凉平一时转缓不过来。

 

   “橘庆太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否则的话,不可能——”右典的话没说完,凉平便截住了他的话语。

 

   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

   “我?”

 

   “你跟真逸。”

 

   “还能怎么办?”

 

   “让他跟成田希订婚吗?”

 

   右典没有作声,低着头,凉平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能默默地注视着他。

 

   “不打算跟真逸见面吗?他还不知道你回来了。”

 

   沉寂许久后,一道暗哑的声音响起。

 

   “现在,还不是时候……”

 

   最后他只是抬起头,扯出一个微笑,然后借着‘状况分析’把话题转移了。

 

   看着他认真地解说着调查出来的一切,凉平有点内疚地叹了叹气,如果不是因为‘千叶凉平’,大概右典和真逸之间就简单多了。

 

   爱情……果然不只是两个人的事。

 

   “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在于董事局上,表面上你们是‘千叶集团’最高决策人,可是董事局中好几位股东都跟‘成宇’有私下交易,特别是最近,来往密度越来越高,不用我说你也该知道是什么原因……如果他们忽然提出撤资,那‘千叶集团’会很危险。”

 

   其实从察觉到‘千叶集团’出现问题开始,就已经猜到了一定跟‘成宇’有关,看来‘成宇’不单止想进军日本市场,还想连‘千叶集团’也一并占据。

 

   现在又多了一层联姻关系……当初真逸是怎么决定的呢?跟庆太商量过了吗?他也知道‘千叶集团’的情况吧……拒绝?‘千叶集团’必死无疑。答应?那也只是慢性自杀。

 

   如今若是悔婚,那‘千叶集团’处境就危险了。若是真的结婚,就正好给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让‘成宇’跟‘千叶集团’合并……

 

   “也就是说……‘成宇’已经变相成为‘千叶集团’股东之一。如果想要跟‘成宇’摊牌,前提就是必须有充足的资金。”

 

  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重新收购股权……但是首先,没有充足资金,再来……他们越不愿意放手还是一回事。

 

   “现在最危险的后果,就是如果除了你们以外,所有股东都愿意把股份转让给‘成宇’……他们在欧美很有市场,如果拿‘成宇’股份跟他们做兑换……”

 

  生意人也不过只是为了赚钱,如果‘成宇’开出这样的条件,换作是他,大概也会答应。到时候就算稳坐总裁位置,‘千叶集团’也不过只剩空壳。

 

   “钱……那必须在他们变故以前,找到足以支撑漏洞的庞大资金,到底该怎么办?”

 

   “真的不考虑要我帮你们吗?”右典再次问道。

 

   “我们垮了倒没什么,如果连累了你,我看到时候真逸是要拿刀砍我了。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的情况,最近不是在策划旅游商业城的案子吗?要是有钱你还不如放到那个上面。”说着,凉平笑了笑。

 

   “……”虽然凉平嘴巴上说‘没什么’,但他清楚得很,他比任何人都要重视‘千叶集团’的存亡。

 

   “好了,别说啦!总会有办法的,吃午饭了吗?”

 

   右典耸耸肩,一副‘你看就知道了’的表情,凉平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,接着并肩走出房外。

 

  想必现在成田圣那老狐狸,一定是一幅胸有成竹的模样吧?心里顿时冒起一阵怒火,找不到办法解脱,只能任由问题慢慢膨胀……

 

   还有庆太的眼睛,今天遇上他的时候竟然忘了询问情况,如果真的以后也不能看见东西……看来在找到办法解决问题以前,没有时间经常回去了……

 

   看了看身旁的右典,最后凉平只低头把一切想法咽了下去。狠狠地舒了口气,像是要把心里的烦闷都发泄出来一样。

 

   “为什么要这么用心帮我?”

 

   凉平突如其来的问题,引来右典一阵变调的笑声。

 

   “千叶凉平,你脑子坏了吗?”

 

   凉平撇了撇嘴说道,“你现在不就等于自找烦恼吗?喜欢真逸就直接把他带走好了,反正没有‘千叶集团’,你也能养活他。”

 

   “难道你就不是东西啊?再说,如果我爸妈知道我袖手旁观,我看以后我也别想回那个家。而且说不定帮你解决了问题,真逸对我还会加上不少‘人情分’。”说到最后,右典竟滑稽地挑起眉来。

 

   听着他真假参半的分析,凉平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“那个……庆太啊,凉平先生不是回来了吗?怎么最近都没有看见他?”

 

   庆太在阳台浸泡在和煦的阳光中,成田希站在唯唯诺诺地问道。庆太没有作声,继续闭着眼睛感受着微风拂脸,似乎猜到成田希一定会继续往下说一样。

 

   “我最近在外面碰见了他,他好像跟一个男人在一起……你知道那是谁吗?”

 

   “小希小姐,那是他的私事,我们好像没有干涉的权利吧?”庆太的语气轻柔,但成田希心里却忍不住一阵寒颤。

 

   “对不起…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……你是他的家人,你现在这样的状况,他既然回来了,还不来照顾你。反而…反而整天在外面……”成田希低着头,一个劲地解释着。

 

   “真逸已经给我找了个看护了…再说,不是还有你吗……”稍微内敛地提醒着成田希到千叶家来‘做客’的频率之高。

 

   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,成田希似乎忽略了庆太话语中那轻微的讽刺,脸颊染上一抹绯红。

 

   自从那天在千叶家遇上凉平后,成田希几乎每天都到千叶家来‘照顾’庆太,简直就像监视一样。

 

   两人处在一起,从来都是她说的话语比较多,他也总是爱理不理地坐在一旁,带着与心情无关的微笑听着,成田希好像也并不在乎他这没有任何回应的听众。

 

   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的,起码在她口中听到了不少他所不知道的消息,但最多还是关于凉平的,她似乎很急切想他跟凉平断绝关系。

 

   在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以后,她带着似乎不错的心情离开了。在她离开以后,四周安静了,刚刚她所说过的话,此刻才在他的意识里起了反应。

 

   ——我最近在外面碰见了他,他好像跟一个男人在一起……你知道那是谁吗?

 

   还能是谁,就是伊崎右典吧?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?成田希说的话又有多少可信度?

 

   今日天气好像特别不错,真想好好看看这久违的天空……

 

   闭着眼睛的庆太是那么想着的,在阳台站了好几分钟,撑着栏杆的手垂了下来,转身往房内走去。才刚转过方向,房里便有了动静,听声音有点急速,向着他这边走来。

 

   庆太站住了没有往前走,果不其然不到三秒钟的时间,一双手扶住了他。

 

   担心他会摔倒吗?眼睛看不见,果真比较麻烦。

 

   身边的人扶着他的手臂,领他往里面走,但他却没有提脚的意思,反而双手搭上他的肩膀,往墙上一按。

 

   身体撞上墙壁,发出一道轻微的响声,就算看不见也能猜到被他按着的人表情有多惊讶。

 

   二话不说立刻堵上了对方的嘴,两人身体紧贴着,庆太清晰感觉到对方快速律动的心跳。

 

   舌头在腔内搅拌着,对方没有反抗,也没有迎合,只是呼吸开始变得急速了。唇舌碰撞发出的声音,多少有点色情的味道。

 

   见对方没有反应,庆太使坏地在对方唇上磕了一下,感觉他的神经怔了一下,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

   “胡乱地被人吻了,你也不会反抗吗?”庆太在他劲窝耳语。

 

   放开了对方的肩膀,然后睁开眼睛,露出一个邪气的微笑。

 

   ——你怎能躲过我的双眼呢?凉!

 

   在庆太睁开双眼的瞬间,凉平顿了一下,对视着庆太的眼睛,神情有点疑惑,说不出话来。

 

   “就算你每天过来都躲躲藏藏的,但也不代表我不知道,你还打算躲到什么时候?”庆太笑道。

 

   这让凉平有点震惊了,他每次回来都故意避开了成田希,而且他以为庆太一直只当他是真逸找来照顾他的男生,没想到他是知道的。

 

   “你……看得见了?”

 

   此时此刻,凉平只想知道他双眼的情况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