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众人皆醒……

奈何,惟我独醉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爱?别傻了。》16-18章  

2008-01-23 21:17:58|  分类: 爱?别傻了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Chapter . 16

 

 

 

 

爱与恨之间

 

徘徊……

 

我只是不想承认

 

原来我

 

还爱你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  真逸走出病房的时候,分明是看见了凉平愣在门边。他的眼神有点闪缩,不敢正视凉平,仿佛深怕凉平会询问些什么,急着想离开。

 

   “凉平哥,我先走了……”

 

   “真逸!”

 

   凉平还是叫住了他。真逸的脚步有些踌躇了。

 

   “右典他……怎么了?”

 

   从真逸的背影看来,他还是僵了一下,说道。

 

   “我……不清楚。”

 

   随后便走了,凉平没上前拉住他,在原地站住了几分钟,然后转身进了病房。一抬头,注意到的就是庆太的表情,就像透露着‘安心’两个字,是因为自己真的没有离开吧……

 

   “医生说,要留院观察一天……你的手…上了石膏就要小心点,要是复原不好,很麻烦的……”把院方给的报告放在桌上,凉平坐到了病床旁边。

 

   他不知道自己此刻说话,是用着什么语气,但庆太的双眼确实是一刻也没离开过自己。

 

   “要喝水吗?”

 

   庆太摇了摇头,没作声。凉平被盯得不自在了,开始避开庆太的注视。

 

   “一直盯着我,眼睛不累吗?”

 

   这样问着,庆太的脸上反而覆上了笑意。

 

   我怕,怕你下一刻就会离开……我能这样告诉你吗?凉……

 

   “要看看检查报告吗?”凉平的表情有点发窘了,只胡乱地找些什么说着,然后把东西递给庆太。

 

   庆太接过报告,下一秒便放在了床上,伸手捉住了凉平的手,那只……曾经也受过伤的手,轻轻地握在手里。

 

   “很痛吧……”

 

   没由来的一句话,却让凉平忘了把手抽离。

 

   手心的温度,一点一点地渡过对方手里,就像从前一样,那个快要从记忆中淡出的‘从前’……

 

   从六岁那年开始,总有一个人……在冬天的时候,会用自己的手,温暖着他。

 

   那时候的冬天,不冷…真的一点也不冷……

 

   他的体温生来就比一般人低,即使已经够暖了,但身体还是会冰冰的。那个人却总喜欢自作主张,把他的手,握在自己的手里。

 

   渐渐的,他也懒得反抗了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即使自己的手被握得出了汗,他也只觉得心里暖暖的。

 

   思及此处,心里仿佛有些什么漾开了,凉平眉头微微一颤,就像在隐藏自己的情绪,‘嗖’地把自己的手缩了回来。

 

   “都过去了……”凉平轻轻地说着,眼神暗了下去。

 

   庆太读懂了他的话,笑容上多了点点苦涩的味道,随后想到的,是真逸对自己说过的话……

 

   ‘哥,这是爱吗?你抓得越牢,凉平哥只会越想逃开!你怕他会离开,可是逼得他不得不走的人,却正是你自己!’

 

   多么简单的道理,真逸懂,凉平懂,大概全世界,就只有他橘庆太不懂了……真的不懂吗?不是的……他懂!可是做不到,只是想着‘试试看’,也足以让他不能呼吸。

 

   这一夜,很多要说的,要问的,凉平全然没有开口。庆太自然也没有主动跟他说些什么,凉平安静地坐到了沙发上,却整晚没有合眼。

 

   翌日中午,得到主治医生的批准出院,交待好复诊时间以及日常注意的事项,然后拖着疲倦的身体,跟庆太离开了医院。

 

   凉平驾着车,庆太看着自己打上石膏的手,似乎有点不习惯,两人一直没有说话,凉平随手按开了车前的播放器。

 

   ‘日前,恒空国际酒店,亚洲区总裁伊崎右典——’

 

   一听见了右典的名字,凉平的神经几乎都竖了起来,但是下一刻,却听不见任何声音,只因庆太把它关闭了。

 

   凉平也没再把它按开,但心里满是猜测。

 

   “右典到底怎么了。”

 

   凉平会这么问,证明他已经认定了某种事实,庆太笑着,但却透露着冰冷。

 

   今天凉平对他说的第一句话,竟然只是为了伊崎右典……

 

   “如果我走了,你不会放过右典的吧?”

 

   话已出口,但庆太的回答却迟迟没有出现,就在他想接着说什么的时候,庆太笑道。

 

   “我总算……体会到你的心情了……”

 

   庆太的声音不大,凉平似乎没有听见。下一句话,凉平却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

   “不问我吗?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

   “……”

 

   “在你们看来,我不是理所当然要这么做吗?伊崎右典……是你唯一愿意靠近的人,如果他消失了,那么你的世界,就只有我了……不对吗?”

 

   不要分析得这么理所当然,你让我越来越矛盾了……

 

   “是我做的又如何,不是我做的……又如何?”

 

   ——那到底是不是?!

 

   凉平想这么问,但话语卡在了喉咙,说不出口。

 

   “说啊……你会怎么做?”

 

   你到底在干什么?橘庆太……

 

   “离开吗?为了伊崎右典,离开这里吗?是不是?”

 

   庆太的声音不温不火的,却让凉平的心急了。

 

   “告诉我,你会怎么做?”

 

   庆太的话,一句又一句地袭击着他的大脑,思绪全被打乱了。

 

   “凉!”

 

   这一声叫唤,凉平顿时冷静了下来,接着,竟然笑了。

 

   “你有没有想过,跟我一起……死?”

 

   随着话语出口,凉平踩尽了油门,车速立刻飙升了起来。

 

   一路上,四周的车慌忙地避开他们,每每几乎要相撞,凉平的神色却没有一丝变化,庆太反而显得轻松。

 

   跑车飞驰到十字路口,一辆货车闪避不及,与他们擦身而过,碰上了车尾,跑车霎时失去了方向,混乱之际,就要撞上路边的石牌。

 

   “其实,我真的有想过……可是,如果真的要死,我一个就够了……”庆太随手抓扯住了方向盘,一声巨响以后,一切都停了下来……

 

   凉平睁着双眼,有些愣住了,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。

 

   不知道车子撞上了什么,但是可以确定,自己一点事都没有,那……庆太?!

 

   望向身旁,看见的是……庆太淡定地对他笑了。

 

   “你还是,担心我的吧?”

 

   不可置否,这一刻他的心确实定了下来。

 

   接下来,警察怎么把车拉走,怎么调查事故,怎么回到千叶家,他全都想不起来了。

 

   方才下了车才发现,庆太抓住方向盘的那一下,改变了车的位置,右边车窗的玻璃被撞碎了,车头损坏得完全没有了原来的样子,可是他们两人竟然奇迹般的一点事也没有……

 

   要不要离开,我让你选择,凉……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床…没有温度的……果然,走了,你还是把我扔下了。

 

   橘庆太,生日……快乐啊……

 

   醒来以后,庆太一直坐在床上,一动不动,直到真逸回来了。

 

   “哥……”

 

   “不用说了,我知道。”不管怎样,凉平的确是走了。

 

   “对不起,我不能……”一边走近庆太,庆太没有看他一眼,但是真逸却察觉到有些不对劲……

 

   “你走吧……”

 

   真逸没有回话,接着,声音染上了一抹恐惧。

 

   “哥,你的眼睛……怎么了?”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坐在机场的候机处,凉平晃了神。

 

   ‘凉平哥,离开吧!不要再留在千叶家了。’

 

   他是怎么来到机场的?是真逸?还是自己?为什么要走?真的要离开了吗?那么庆太会怎样……不对,自己不是一直想着摆脱这一切吗?

 

   “凉!”

 

   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,凉平一回头,出现在他眼前的人是……右典。

 

   “右典?”

 

   “怎么了吗?”凉平声音里的惊讶难掩,右典笑了。

 

   “你不是……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

 

 

Chapter . 17

 

 

 

 

我们都是傻瓜

 

到底是什么……

 

蒙蔽着彼此

 

在你放开我的同时

 

感觉不到……

 

我感觉不到……

 

预想中的快乐——

 

 

 

   有别于外头的安静,虽说不上争吵,但是此刻病房内的气氛,却非一般的凝重。

 

   “哥,这是爱吗?你抓得越牢,凉平哥只会越想逃开!你怕他会离开,可是逼得他不得不走的人,却正是你自己!”

 

   “那你认为我应该如何?双手把他送走吗?别开玩笑了!”庆太早就料到真逸是为了什么而留下,果然凉平一踏出病房,他便直入主题了。

 

   “以你现在的做法,跟双手把他送走有区别吗?在我看来,是有过之而无不及!哥,你该清醒了!”

 

   “怎么才算清醒?像你对伊崎右典那样?抱歉,我没有你那么伟大!”

 

   “起码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而你……”

 

   “我?我怎么了……”庆太的语气,带着点嬉笑与不屑。

 

   “你很可怜,你根本是在欺骗自己,有点太过火了吧,为了要独占他,就连家里所有的佣人都全部辞退了?把凉平哥以这种方式留在身边,你快乐吗?”

 

   “我该回答你这个无聊的问题?”如果要他回答,他会不假思索地回道……是!

 

   “你大概会想都不想,直接回答‘是’,对吗?!可是实际是如何,连我都能猜到,哥!你不快乐,你根本不希望这样把凉平哥留住,又何必做到这种地步,你真的要一切都没办法回头吗?”

 

   就算凉平不爱他,只要能把他留住,那么一切都不重要……是这样吗?真的是这样吗?

 

   那种自我催眠,没有用……人是留住了,可是心呢?不管多努力,始终看不见。

 

   是的,其实他并不快乐……连真逸都看出来了,橘庆太…你是不是太可笑了……

 

   “所以呢?你想怎么做?”沉默了一阵,庆太再次作声问道。

 

   “……哥,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次……”

 

   “赌什么。”

 

   “凉平哥对你的感情。”

 

   真逸的声音轻轻滑出,庆太微微地动容了。

 

   “怎么赌……”

 

   “很简单,就赌‘信任’这两个字。如果他还信任你,那么以后你和他之间的事情,我绝对不会再插手。但是如果失败了,那么……”

 

   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是什么原因?他竟然神差鬼使地答应了真逸。现在回想起来,确实是有些莫名其妙,他是凭什么认为凉平还信任自己?

 

   接着,如计划般上演了一出完美的戏码,他们都知道凉平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外,真逸说话的声音故意提高了,就是为了让凉平听得更清楚。

 

   最后……凉平还是相信了,也只能说,自己跟真逸的戏,演得太好了。

 

   面对着如今房间里的冰冷,他只能笑了,就跟外面的空气一样,散发着慑人的冰冷。

 

   “哥,你的眼睛……怎么了?”

 

   面对真逸的疑问,庆太旦笑不语,表情里是说不出的苦涩。

 

   “哥,你知道现在是几点钟了吗?”

 

   “别问这种幼稚的问题……”

 

   “你看不见,对吧?!”

 

   凭着感觉,抓住了真逸那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手。

 

   “哥!”

 

   眼前的一片黑暗,是上天给他的礼物。看不见又如何,今天醒来的那一刻,感觉不到凉平的气息,大脑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所有都不重要了。

 

   “你赢了……我真不该答应你,不该赌这一次…不该让他走……”

 

   没有专注于庆太的话,真逸始终盯着他的眼睛,担心与疑惑一瞬间涌上心头。

 

  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此刻庆太的双眼,完全失了焦,双瞳就像失去了光泽的宝石,没有了生机。

 

   “真逸,你干什么?”

 

   “立刻去医院!怎么会无缘无故失明了呢?不会有事的……我现在就陪你去医院!”一边解释道,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,帮庆太整理着衣衫。

 

   “等等……”

 

   “你要等什么?”真逸的问,让庆太哑口无言。

 

   对啊……等什么?他到底在等什么?为什么这一瞬间会想再等待一下,到底为了等什么?

 

   真逸稍微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。

 

   “不能等了,走吧!”

 

   这段日子,进进出出医院的次数,是不是频繁了?昨天才刚从那里回来,今天就……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‘什么都别问,请你把凉平哥带走吧……’

 

   “等等!逸!”

 

   ‘我很忙,要挂电话了。’

 

   就是因为真逸突然而来的一道电话,右典出现在了机场,果然找到了凉平的身影。

 

   只不过今天的凉平,有点奇怪,他连续叫唤了好几声,他才发现了自己的存在。

 

   “右典?你不是……”

 

   “别说了,够时间登机了,走吧。”凉平愣愣地被右典牵着走。

 

   “等等,右典!手机借我!”走的时候太匆忙,而且这段日子以来,庆太根本没给他触碰电话的机会,以至于现在他手上连台手机也没有。

 

   右典把手机递给了他,凉平立刻往千叶家拨号……

 

   只可惜,真逸跟庆太的后脚刚踏出了家门,如今家里响着的铃声,他们没有听见。

 

   此时凉平耳边响起的,始终只有‘嘟’声……

 

   没人?怎么会没有人接?

 

   “凉平?”

 

   听着广播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登机时间,右典显得有些急迫了。

 

   “再等等好不好?”回头对右典说了这么一句,指尖继续拨动着号码。

 

   几分钟过去了,凉平所拨打的电话,没有一个有人接听。挂断了电话,凉平的眼里,尽是疑惑,细细想了想,然后问道。

 

   “右典,你们是不是有些东西瞒着我?”事情一定不会这么简单,家里电话没人接听,就连真逸和庆太的手机也一样……

 

   不对…或许是……他们刻意不接?但是就连庆太也一样,这有点说不过去了。

 

   面对凉平凝重的表情,右典抿了抿嘴,说道。

 

   “你不相信我吗?”

 

   就是这么几个字,让凉平心里一咯,似乎自己没有不相信右典的理由,但是今天发生的事,太值得怀疑了。

 

   “走吧……”

 

   凉平的表情就像被凝固住一样,几乎是无意识地上了飞机,安静地坐在位置上,旁边的右典暗暗叹了口气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“医生,我哥他到底怎么了?”接过报告,没有耐性细细阅读,真逸急切地向主诊医生询问着。

 

   “或许这么说吧,你哥的大脑……似乎因为受过强烈的撞击。导致失明的原因,就是因为现在大脑里面的淤血块,压住了视觉神经。”

 

   “只要血块清除了,他就会恢复视力吗?”

 

   “是的。”

 

   听了医生的解释,真逸心里才安定了一下,接着问道。

 

   “需要动手术吗?”

 

   “如果是情况严重,我们建议立刻动手术,毕竟淤血停留在大脑里面时间长了,会引发其他危险。”

 

   “那——”真逸的话刚出口,医生带上了一抹要他安心的微笑,说着。

 

   “别太担心,你哥的状况有些特别,贸然在大脑开刀,也会对身体有影响,如果淤血有自动消散的迹象,那是最好不过。所以短时间内,我们还是需要再观察一下。”

 

   “这段时间内,不会有什么危险吗?我担心……”

 

   “照现在的情况看来,还无需过于担心。只是,你哥是不是出过车祸?方才给他做全身检查的时候,发现他的右手臂有轻微骨折,按伤势看来,应该就在不久前。”

 

   “是吗……”听了医生的话,真逸本能地回道。

 

   “对了,医生……我哥他大概不想住院,这段时间如果在家里休养,会不会有问题?”

 

   “其实最好是留院观察,要是出了突发状况,在医院始终比较方便处理。”

 

   “好的……我去给他商量一下,麻烦你了。”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——是真逸叫你来机场的吧,能把一切跟我解释清楚吗?

 

   凉平心里一遍一遍地默念着这句话,但始终说不出口。

 

   “右典……今天,几号?”

 

   凉平的双眼凝望着窗外暗黑的天空,嘴里轻声地呢喃着。

 

   “今天?12月16号……”侧脸望向凉平,在他说到日期的时候,凉平的身体僵了一下。

 

   “怎么了?”看着凉平的不自然,右典问了一句。

 

   “没……”

 

   12月16号…原来今天是,他的生日……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?到底他们又瞒住了他什么?橘庆太怎么会忽然就放开手了呢?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‘啪’——

 

   玻璃杯坠落地面的时候,那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病房内格外刺耳。

 

   眼睛看不见,果然就像个废人一样了啊,橘庆太……

 

   这么想着,弯下腰去,刚要伸手摸索玻璃碎片,却突如其来地被人制止住了动作……

 

   庆太一怔,心里只想着一个人……

 

   ——凉平!

 

 

 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

 

 

Chapter . 18

 

 

 

 

如果我们

 

都忘记了停下脚步

 

那么你我之间

 

就像两条相交的直线

 

只剩下……

 

那唯一的交汇

 

错过了……

 

就再也回不去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 ——凉平!

 

   凉…凉?他又怎么会出现呢……

 

   庆太稍微有些起伏的心跳,下一秒便平服了下来。

 

   不,这不是他。

 

   “庆太……”

 

   那人发出了声音,庆太脑海立刻闪现出一个,几乎要忘记的名字——成田希。

 

   “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啊,成田小姐。”说着,嘴角带上一抹讽刺的微笑。

 

   “我没别的意思,只想来看——”话语突然停顿了,成田希看了看庆太的眼睛,便改口说到,“只想探望你一下……”

 

   “不用特别顾忌什么,我无所谓。”

 

   庆太看似轻松的语调,倒让成田希松了口气。

 

   “我去找人来收拾一下,你就先别动这些了。”

 

   这里是医院,可是不是他家,要说想看护随传随到,除非确实是病情有什么突发状况,成田希这么一出去,怕是没这么快回来了。

 

   想到成田希的出现,庆太的表情染上了一丝烦躁。成田希今日的出现不简单,她不会无缘无故地就到医院来。

 

   一来,他与她之间已经太久没有联系。二来,他已经吩咐了真逸,封锁一切关于他现在状况的消息,她又怎么会知道他出什么事了?

 

   想必就是成田希的父亲,成田圣这条老狐狸的主意,他到底又在耍什么花样?

 

   ‘千叶集团’想依靠‘成宇’的力量开拓北欧市场,‘成宇’又何尝不是想借助‘千叶集团’打入日本市场呢。

 

   两大集团之间,是合作伙伴,也是竞争对手。如今看来,‘成宇’对日本市场是志在必得,那么最大的阻碍就是‘千叶集团’。

 

   身为‘千叶集团’总裁的自己,如果是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,都足以影响整个‘千叶集团’的运营。

 

   那么成田圣就是收到了消息,所以才让自己的女儿过来,确定事情真伪的?确实了以后,向媒体发布吗?

 

   不对,‘千叶集团’现在是‘成宇’的最大合作伙伴,‘千叶集团’若是出现什么闪失,‘成宇’也是难逃牵连,那到底是……

 

   沉思之际,忽然灵光一闪,庆太像是恍然大悟,笑了,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那方面了?

 

   这老狐狸,算盘倒是打得啪啪响啊,有什么比将敌人变成家人的做法更好的?没有!这么说来,倒是好办了,如果成田希跟他结了婚,那么成田圣想要吞并‘千叶集团’,倒是名正言顺多了。

 

   突然门外开始有些动静,庆太收起了脸上的笑意,静静地坐着。从声音听来,似乎只有一个人,难道成田希这么快就走了?接着玻璃碎片被扫起来的声音才响了没几下,便停了下来。

 

   “庆太……”

 

   这时确实让庆太有点惊讶,没想到成大小姐也会干这种活,而且是为了他橘庆太,该自豪吧?

 

   “以你的聪明,我想你也已经猜到了,我之所以会来,都是我爸的意思……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,但是我们也可以做朋友吧?别用那种拒之千里的表情对我,好吗?”

 

   “呵……成田小姐——”

 

   庆太刚说出了称呼,成田希便抢声道。

 

   “不可以叫我的名字吗?”

 

   “那好……希小姐,首先,对于成总裁的用意,我明白与否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——你的想法。然后……如果你没忘记的话,你我之间,一直都是朋友的关系。”

 

   只要是聪明人,都会明白庆太的意思,面对着他的回答,成田希哭笑不得,那看似友善,却又断绝了所有可能的答复,确实让她有点招架不住。

 

   愣了一下,成田希咽了下喉咙,才说道。

 

   “是哦,一直都是朋友……”她是笑着的,但显然有些牵强,庆太也没打算让她怎么难堪,脸上现出了一个礼貌性的笑容。

 

   “希小姐,时间怕是不早了吧?可惜我现在不方便,不然的话,还能送你回家。”

 

   成田希又是一愣,没想到庆太这么快就瞎了逐客令,她故作轻松地回答道。

 

   “怎么能麻烦你呢……我看我也该回去了,呃……你早点休息。”尽管刻意隐藏,声音依然难掩尴尬。

 

   “慢走。”

 

   听着她开了门,却又折回了步子。

 

   “既然你说我们是朋友……那么我还能过来探望你的吧?”像是鼓足了勇气才敢说出口的话,庆太只是单声调地回了个‘嗯’,成田希的表情瞬间像笑开了花,接着便走了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上了飞机后,凉平只在刚起飞时,跟右典说了一两句话,接着便开始一声不响,到了飞机抵达机场降落,再到上了计程车,然后到现在……右典的家门就在眼前,凉平始终把嘴巴紧紧闭着。

 

   眼看着门口就在不远处,右典却拉住了凉平的手,让他停下了脚步,看着右典的动作,凉平也不吭声,就是双眼直直地望着他。

 

   “你在生我的气吗?”右典平静地询问着。

 

   “没有。”凉平的声音,听不出不情愿,疲倦倒是有几分。

 

   “对不起。”

 

   “为什么要跟我道歉?”只有犯了错的人,才需要道歉的。那么右典你……真的做错什么了吗?

 

   “你还会回日本吗?”

 

   “是真逸叫你去机场的吗?”

 

   两个人,两道问题,却谁也没有作出回答。两人对视了一阵,最后还是右典先软了下来,说着。

 

   “对,是真逸。”

 

   “那你告诉我,到底是怎么回事?真逸明明说你出意外了……”

 

   “意外?你觉得可能吗?”对于凉平的话,右典显露出更为震惊的表情。

 

   “那就奇怪了……”凉平低声呢喃着,反而是右典的情绪有些变化了。

 

   “真逸打电话给我的时候,说了一句‘什么都别问’……看来,他的确有事情瞒着你,或者说……连橘庆太也知道。”话音刚落,右典好像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多可笑的话,立刻补充道。

 

   “你看我都懵了,橘庆太要是知道,怎么会放你走呢……”

 

   对……就像右典的想法一样,大概庆太也是知道的,但是……他怎么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他走?

 

   首先在医院,他分明清清楚楚听见真逸说,右典发生意外了。然后回到千叶家,橘庆太竟然一反常态,连看都没看自己一下。

 

   接着是真逸……第二天早上忽然出现在千叶家,与其说帮助他离开,倒不如说‘怂恿’更为贴切,他的思绪都仍未整理好,便迷迷糊糊地被送到了机场。

 

   最让他惊讶的就是,所谓‘发生意外’的右典,竟然完好无缺地出现在他眼前……

 

   想弄清楚一切,打电话回去,竟然一个两个都没有人接听,那也是故意的吗?橘庆太故意让他走?

 

   还是说……千叶家发生了什么事,他们不是不接,而是……接不了?不,怎么可能有什么意外,一定不会……

 

   漏洞太多了,单是橘庆太昨天对他的态度,就已经值得怀疑。只怪那时候就只想着右典到底出了什么事,是不是庆太动的手……其他的事情根本都无暇思考。

 

   如果这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局,那么橘庆太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想让他离开日本?可能吗?他可是用尽了一切办法把他留住的……

 

   如果确实是这样,那到底又是什么原因,让他忽然舍得放开自己?放开了?真的放开了?是好还是不好?不知道,他只知道自己现在的心,像是被什么覆盖住了,沉甸甸的。

 

   “凉平?凉平啊!”

 

   忽然被人呼唤着名字,凉平回过神来,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到了右典的家,面前叫唤着他的,就是右典的母亲。

 

   “伯父,伯母!好久不见了。”说着,嘴边挂上了微笑。

 

   凉平这几声一叫出口,伊崎妈妈的表情就沉了些许,把凉平拉到身边,训斥道。

 

   “你看你这孩子,说什么伯父伯母?像从前一样!管咱们叫‘爸,妈’!知道了吗?”

 

   “就是,你不知道,你走了这几年,你妈日日夜夜都挂念着你!现在你可终于回来了。”伊崎爸爸在一旁帮腔,脸上尽是和蔼的笑容。

 

   凉平笑了笑,本该觉得开心,但却想起了庆太和真逸。当年在美国的他,是生活在这么温暖的一个家里,那么庆太跟真逸呢?没有吧……

 

   “我怕你们不想继续让我当儿子了呢!怎敢乱叫啊?”此话一出,伊崎妈妈立刻往凉平额头敲了一记。

 

   “你这孩子,准是找打了,乱说什么话?”

 

   “妈,你就不用顾一下我吗?好歹我也是你亲儿子!”在一旁被冷落已久的右典闷闷地说道。

 

   “你什么时候见都可以,凉平又不一样,再说这是你自己家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!”伊崎妈妈像赶什么似的把右典打发到一边,凉平耸耸肩,笑了。

 

   “什么自己家,凉平不也在这‘自己家’住了好几年,你也没当他客人,真偏心啊!”

 

   “右典,你说妈不顾着你是吧?”伊崎妈妈像是忽然想起了些什么,笑容格外‘慈祥’。

 

   “啊?不敢。”

 

   “管你敢不敢,过来帮忙做饭!”

 

   “那凉平……”

 

   “那什么那,你想累坏凉平啊?还不快过来?”

 

   今天真难得,伊崎夫人亲自下厨了,可是……为什么助手要是他伊崎右典?

 

   “是是是,凉平会累坏,你儿子我就不会,你说我干嘛回来虐待自己呢?”

 

   凉平坐在外面,被伊崎爸爸拉着谈心,听见了右典的嘀咕,‘噗’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

   “凉平啊,回到日本,过得还好吗?”伊崎爸爸拍了拍凉平的肩膀问着。

 

   “嗯,还不错。”

 

   “上次右典急急忙忙回来找当年案子的资料,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

   “没有,只是……”

 

   看着凉平欲言又止的模样,伊崎爸爸回以一安慰的微笑。

 

   “说不出口就算了,你没什么事情就好,这次回来还走吗?”

 

   “啊?”听着伊崎爸爸的问题,凉平愣了一下,本来在厨房的右典,不知道是不是也听见了,在远处定定地望着凉平,等待他的回答。

 

   “大概,不回去了。”

 

   伊崎爸爸是聪明人,从凉平那勉强的笑容,多少猜到他的心思,接着便没再在那话题上继续。

 

   回到美国的这一个月里,其实凉平知道右典每天都很忙,人不在日本,但是酒店大大小小的工作还是要继续。

 

   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右典怎么想,每当有什么日本方面的消息,右典总是提起了十二分精神,就是不想让他知道。

 

   右典的爸妈对自己太好了,总感觉不太踏实,又或者说每天总是无所事事的,心里头空空的。

 

   但是今天,有点奇怪……往日一踏进右典的房间,他都会第一时间察觉到,可是现在,右典竟然对这电脑屏幕呆住了。

 

   “怎么了?”走到右典身后,凉平问道。

 

   “啊?”看了凉平的出现,右典慌忙间拿着鼠标,想尽快关闭面前的网页。

 

   “等等!”凉平按住了右典的手,目光停留在屏幕上。

 

   快速地阅览了网页上的新闻报道,凉平的疑惑再也沉不住了。

 

   “订婚?成田希跟……真逸?”再回头望望右典,他的脸色发白,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

   “我会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的。”右典的声音,平静得没有一丝起伏,但凉平知道,这是他‘不冷静’的表现。

 

   怎么会这么突然?成田希要在这个月底跟真逸订婚?本来企业家二代联婚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,但奇怪的是,成田希选的人竟然不是庆太,而是真逸!

 

   是她自己要求的吗?可是她怎么会突然选择真逸了呢?还说因为有些缘故,让她不得不放弃庆太?不能再缓下去了,回去吧,弄清楚一切!

 

   “右典!回日本吧!”

 

   听了凉平的话,右典抬头望了望他,这次他没有说什么阻止的话,表情丝毫没有舒展开来,良久才应了一声‘嗯’。

 

 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