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众人皆醒……

奈何,惟我独醉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囚·葬爱》19-21章  

2008-01-23 20:58:53|  分类: 囚·葬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第十九章

 

 

   寒溪阁虽然并不大,但是厢房还是有的。凉平从那天开始,一直留在寒溪阁内。一转眼,已经逗留半个多月了。

   如今,解药的到了,他要离开,可是央登却阻止他。自己不是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吗?想不通,为什么他依然把他留在这里,如果不是被废去武功的话,他可以轻易离开。或者说……就算是被废去武功,如果自己没有中毒,或者之前并没受伤,现在都可以摆脱央登的阻拦。但现在……可能连央登都不如,何况外面还有右典……

   凉平沉思之际,央登进来了。

   “怎么样?还是想离开吗?”

   “……不是。”

   “哦?是吗……”无所谓地抛出几个字,随后,莫名其妙地提到“今天是十六吧?人都说十五月亮,十六圆,看来今晚的月景会很美……”

   “今天已经十七了……”

   “呵呵……”

   “笑什么?”

   “凉平啊,说你是诚实,还是不诚实呢?不诚实地说不想离开,可是却诚实地把真正的答案说出来。真的不想离开的话,为什么把日子记得这么清楚?”视线晃到了凉平身上。

   “如果我说‘是’,你会让我离开吗?”凉平反问着。

   “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走?”央登不单只没回答凉平的问题,反而作出提问了,凉平定定地望着他,央登笑了笑,继续说道“解药,我给你了,可是我知道你不会留给自己。所以我想……如果把你留在这里,你不能把解药送出去的话,会不会把解药给自己?可是,事实证明,我估计错误了!”

   “然后?!”

   “然后?然后……我决定让你回赤枫堂一趟。”

   “回去一趟?意思就是,过后……我还得回来这里吗?”

   “凉平啊,你认为除了这里,你还有地方可去吗?我央登可是大好人一名,不会让你流浪街头的。”

   “好人吗?央登,你说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
   “可是你笑了!”稍稍停顿了下,叫到“……凉平!”

   “嗯?”

   “有个道理,我想你应该明白的……‘帮助’这种行为,给予者态度过于高傲的话,会变成轻蔑的施舍。可是态度得当的话,便是雪中送炭。当然,这只是举例。我想说的是……任何事都是两面,你明白我说什么吧?关于你和橘庆太之间的事,我不便过问,但是……你没必要把事情推向极端。”

   “现在才觉得,你真真正正像一个哥哥……谢了,你说的,我都明白。”

   “这样最好,我央登并不是一个不敢承当后果的人,况且这一切也的确是因我而起。所以,你没必要这么英雄的把罪名往自己身上揽,省得日后有人知道实况,反而瞧不起我。”央登的‘威胁’,懒洋洋地响起。

   “央登哥,你什么都好,就是做事方法有点另类。”央登……只有真正接近他的人才会知道,他那残忍中隐藏的善良,不修边幅中蕴含的逻辑,还有……那无情中存在的关心。

   “是吗?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做事方式,在我的角度看来,以你的方式做事,太委屈自己了。”

   “我发现你总是喜欢对我发表长篇大论。”

   “所以每次见完你以后,我都要休息一整天。”

   “呵……”

   “我必须提醒你,你在寒溪阁里的这段时间,外面的情况有了很大变化。橘庆太已经对外宣布了,魅月背叛了赤枫堂。知道代表了什么吗?首先,‘弑血魅月’,多响的名号,江湖上不少门派想把你纳入门内。再来,你也知道无论是魔教中人,还是名门正派,多少男人想把你据为己有。最后……赤枫堂的人!为了立功,会不择手段地把你带回去。若是以前的你,当然不必畏惧,可是现在,你的处境非常危险。”

   “我的好哥哥,把以前那个不必畏惧的我,变成现在‘处境非常危险’的人可是你哦!”凉平笑着说。

   “怎么可以相提并论,再说,这条件是你自己愿意交换的,我可没有逼你。”

   “开玩笑而已。”

   “我知道。如何?想好什么时候去赤枫堂了吗。”

   “今晚。”

   “你还真是着急,这里就让你感到这么讨厌吗?好了,我也累了。你好好准备该怎么向你的橘堂主解释吧!”转身走向门外。

 

   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  终于可以回去了,解释……庆太会相信他的话吧?

   凉平独自在幽暗的小巷中前行,突然停住脚步,暗笑了一下。

   “出来吧,你也跟很久了。”虽然没有回头,可是却是对身后的人说的。

   “你果然还是发现了。”男子从暗处走了出来,凉平转过身,面对着他。果然,是右典。

   “该有的警觉性还没跟着消失呢,你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

   “当然。”右典笑了笑,心照不宣就好,凉平的武功全失,可是没必要说出来让全天下都知道。

   “央登让你来的吧!”

   右典没有答‘是’与‘否’,直接说到。

   “说实话,作为男人,我很佩服你的为人。”

   “所以呢?”

   “所以,我并不讨厌你。”

   “我发现你说起话来,跟央登的风格真像。”

   “你知道央登为什么把你留下这么久麽?你该不会认为他单纯地想要阻碍你的行动吧?!我可以跟你说,这段时间里面,如果没有央登,你早就死了。”

   “本来不知道,现在清楚了。”央登啊……总是喜欢给予别人恩惠以后,希望别人恨着他。奇怪的人……

   “你一定觉得他很奇怪吧?央登是个好人,可是却不喜欢别人感谢他,所以,就是这样……”

   “我更加确定了,是他叫你来保护我的吧?谢了,我不会有问题的,你回去吧。”

   “我从来不勉强别人接受,既然你这么说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 或许,就算再怎么不堪的情况,自己还是幸运的吧……

   不知不觉中,赤枫堂……到了。

   果然就像央登所说的,‘魅月’……如今只是赤枫堂的叛徒!这不?才刚到大门,面前向着自己的,已经是一面‘剑壁’了。

   “你来这里,有什么目的!”

   “月公子,念在你为赤枫堂做事多年,你还是快离开吧!否则——”

   “还这么礼貌做什么!堂主不是说了,不管什么用什么手段!把他押回去!现在不是大好机会!”

  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了起来。凉平含笑,视线在众人身上一一掠过,最后停留在自己的佩剑上。

   “我来是找橘堂主的,与你们无关。识趣的话就让开,否则……死路一条。”

   闻言,众人立刻愣住,不敢轻举妄动。凉平欣然一笑,不是因为他们的表情,而是因为自己,没想到…自己骗人的技术也还算不赖。

   回来了……不是才离开十多天,却有久别重逢的感觉。第一时间,往辉的房间走去。一路上没碰见什么人,虽然从前也知道,但今天更加感觉到,赤枫堂果然冷清得可以。

   辉的房间就在前面,凉平不禁加快了脚步。

   太好了,只有辉在。立刻拿出解药,喂到辉嘴里。确定他已经吞下去了,凉平也放松了。这次回来最重要就是把解药给辉服下,如果让庆太他们知道了,绝对不会让他这么做,毕竟现在他在庆太心里,已经没有‘信任’可言。

   “你果然回来了……说,来这里做什么。”身后有道声音冷冷响起,凉平当然知道,那是庆太的声音。

   刚站起来,转过身。脖间已经多了一把剑。

   眼神随着剑刃转移到庆太的脸上。

   “别这么紧张,我不是来害你们的。”

   “我还可以相信你的话麽?”说话的同时,加重了手的力度,凉平的脖子上,顿时多了一条细细的血痕。

   “如果你还愿意听我的解释,我可以把所有真相告诉你,前提是……别拿剑对着我。”凉平拿着手上的剑鞘,抵开了庆太的剑。

   “好,给我个解释。”庆太垂下了手。

   “你会相信多少?对于我现在说的话。”庆太……说你全部都会相信吧……求你。

   “……”庆太没有回答。

   “算了……我只能说,我不是存心出卖赤枫堂。还有……我武功全废了,所以——不必大费周章地对付我。好了……我该走了。”回来,赌的是你的信任。可是很明显,如今已经荡然无存了。

   凉平缓缓从庆太身边走过,庆太动了动,想说点什么,却始终没有发话,就在凉平快要消失在门外的时候,庆太叫住了他。

   “现在已经很晚了……留下来吧。”

   声音不大,凉平却听得很清楚。

   “不担心我有什么阴谋吗?”

   “……今晚在南厢那边睡吧,你原来的房间……我封住了。”

   “嗯。”

   语毕,庆太离开了。

   这么快就把他的房间封了?也罢……南厢是吧,算是赤枫堂的‘客房’了。

   转身从新面对床上的辉。

   “辉,解药你已经服下了,快点醒来吧,我希望看见你可以重新站在我面前……”

   此刻,赤枫堂某处……

   “如何,都听清楚了吗?!”

   “是!堂主!”暗处的三名男子齐声应道。

   “无论结果如何,都要回来见我。”

   “是!”

   凉平,希望你这次并没有骗我……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第二十章

 

 

翌日

 

   “哥!听说……凉平哥回来了?!”

   “嗯……”一听见龙一提起凉平的名字,庆太的脸色顿时沉了几分。

   昨晚派去的试探的三人,竟然没有一个回来复命。只有一个解释……就是全都被杀了!这些都是赤枫堂严格训练的杀手,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杀得了他们。不是说武功尽失了?凉平,你果然……

   “那他现在呢?在哪?”伸也问道。直到现在,他依然不相信凉平会出卖赤枫堂……

   “今早到现在,我还没看见过他,他在南厢那边……”又或许,他已经走了。

   “哥!把凉平哥叫过来吧……好吗?”

   “是啊,哥!我不相信凉平哥会背叛赤枫堂!难道你不想问清楚吗!”

   庆太沉默了下,随后说道。

   “……磷玉!到南厢去把月公子请来。”

   “是。”

   时间一刻一刻过去,磷玉回来了,可是却没有凉平的身影。

   “月公子呢?”龙一立刻询问道。

   “离开了吧,是吗?”庆太补上自己的推测。

   磷玉摇了摇头,说道。

   “月公子没有离开。”

   “那么,人呢?”

   “奴婢唤了月公子几声,可是公子连门都没开,直接命奴婢离开。”

   “庆太哥!我们去看看吧!”

   “……嗯。”

 

   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南厢

 

   三人来到门外,木门紧紧闭合着。

   “凉平哥!我是龙一!你在里面吧?”龙一拍着门喊道。

   等了一会,没有回应。

   “凉平,你再不开门,我们闯进去了!”庆太说道。

   稍微停顿了下,冷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。

   “别进来。”

   虽然只有三个字,但可以确定是凉平的声音,闻言,龙一眼神中流露出担忧之色。

   “凉平哥!到底怎么了!快开门!”

   “我没事……”

   “庆太哥!”伸也也感觉到不妥,立刻望着庆太。

   庆太的眼神暗了下来,使劲一踹,门开了,三人惊住了……

   眼前的景象……浓浓的血腥味,满地的血迹以及躺着的三具尸体,零乱的摆设。

   望着进来的三人,凉平撑扶着旁边的柱子,摇摇欲坠地站了起来,满身的血迹,大概是地上躺着那三人的,原本素白的衣衫早已被染得血迹斑斑。

   “凉平哥……”龙一打算上前。

   “别过来。”

   “哥!这些……怎么回事?”伸也被眼前的一切吓到了。

   凉平冷笑“或许……该问一下橘堂主。”

   庆太无言以对,他可以认出,躺在地上的三具尸体,的确是昨晚派出的人。人被杀了,这他猜对了,可是凉平……似乎的确是武功尽失了。他一向最讨厌鲜血,但是现在……

   “失望吗?堂主……我可是花了不少力量,才把他们杀死的。都说了,对付我这被废去武功的人,不用这么大费周章的……”

   “哥!这些人,是你派来的?!”龙一和伸也难以置信地望着庆太。

   庆太不发一语,双眼望着凉平,往他面前走去。龙一欲跟上,却被伸也拉住了。

   凉平脸上挂着难看的笑容,眼看着庆太一步步逼近自己,他没有走开,知道庆太停在他面前。

   脸上的笑容消失了,凉平扬起手,使劲所有力气,一巴掌打到了庆太脸颊上。

   “怎么不还手?后悔这样对我了吗?还是说……怕弄脏自己的手?”凉平继续笑着,可是这笑容,却让庆太感到痛心。

   庆太依然没有说话,反而上前一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,直直望着凉平脸。

   “你不相信我,可以直接把我杀了……可是…为什么这样对我?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……”

   “对不起……我不应该不相信你。”

   “没有用了……如果可以,我会让你跟我一起死。可是……我欠你一条命。所以,算了……”凉平的声音越来越微弱。

   “凉……”

   “也许我现在死了,你还能把我记住久一些,如今就算我死了,你也不会难过吧?我要你……永远记得我的一切。”说着,凑上前,吻住了庆太的唇,牙齿在唇上磕出了鲜血。

   “我这条命,是用你的血换回来的…把血还到你身上是不可能了……可是,我不想欠你任何东西……我一直都爱着你,但是…到此结束了!橘庆太,我—恨—你……”话没有说下去,凉平失去了意识,身体已经挨到庆太肩膀上了。

   感觉凉平就要倒下,庆太立刻抱住了他,忽然留意到地面上一大滩血迹,再往上看,凉平手腕处不断流出的血……从未有过的慌张感,就像要把所有思绪吞噬般,脑海一片空白。

   立刻把凉平放到地上,撕出一块布料,往凉平手腕处缠缚起来。

   “凉平哥!”龙一摆脱了伸也的手,冲上前。

   “去把大夫找来……快!”平静的声音,却有隐藏不住的颤抖。

 

   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  凉平恢复过意识,睁开双眼,自己已经躺在床上,这是自己的房间。没有任何人,只有自己。

   原来,还是死不去嘛……看着手腕上被包扎好的伤口,苦笑着。也不过如是……从前没有发觉,原来鲜血的红……竟是如此吸引人。   早知道被伤了以后,应该自己再划上一刀。该还的都还了,从今以后与赤枫堂的所有互不相欠。

   费力地从床上起来,走到椅子上坐下,倒了杯水。下一刻,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!镜子——凉平第一时间寻找镜子的存在。

   对上镜面的一瞬间……果然,没有看错。

   镜子中的人……是谁?看似与自己一样,却又有些不同。细看之下,除了原来银色的双瞳,成了红色以外,一切都没有改变……可是这容貌给人的第一反应是——妖魅。

   这个到底是谁?!颤抖的手覆上脸庞……为什么变成这样?不是自己……一定不是……

   指甲在脸上落下几道细细的血痕,把镜子摔到了地上。随着镜子碎裂的声音,龙一出现在房门处。

   “凉……凉平哥!”

   “出去……”发现龙一的出现,凉平迅速别过脸。

   “你……”

   “出去!”凉平吼到。

   “……好,你……小心点。”龙一无奈地离开,可是他很清楚地看见了,凉平的双眼成了红色。而且在他身上,好像出现了些变化……变得比从前更容易让人迷惑,根本不需要任何动作或语言,便足以让人失去心神,空气中弥漫的全是妖娆的味道。

   不过短短一瞬间接触,便可以感觉到的变化……一直都知道,凉平是月族后裔,会起这种变化,只有一个可能。庆太哥……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狠下决心。霎时间,心里一阵心寒,寒到了麻痹的感觉。

 

   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  “龙一?什么事吗?”

   “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

   “什么?”庆太不解。

   “那三个人,的确是你派去的吧?”

   “……嗯。”话音刚落,龙一向他挥去一拳。

   “你是存心要凉平死吗!”顾不上什么兄弟情份,龙一着实怒了,扯住庆太的衣襟吼道。

   “对不起。”

   “对不起有用吗?而且你不应该对我说!”

   “不错也错了!能怎么办!凉平现在不是没事了吗!”

   “没事……哼……你说得倒是轻松,能没事吗?”

   “什么意思?”开始觉得,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。

   “你知道凉平哥是月族的人吧?”

   “所以呢?”

   “月族的人的确很厉害,可是却有最致命的一点,选定了结合的人,就一生只能接受那一个人的身体!与第三者交欢的话……会陷入疯狂!直到死亡!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?可你竟然命那三人去……”从凉平的变化,很明显可以确定这点,他的银眸成了红色,就是最好的证明!

   “什么……”庆太愣住了……他只是命三人去试探凉平,是否的确是去武功,他们竟然……

   庆太紧握的拳开始颤动。耳边不断回响起凉平的话……

   ‘怎么不还手?后悔这样对我了吗?还是说……怕弄脏自己的手?’

   ‘你不相信我,可以直接把我杀了……可是…为什么这样对我?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……’

   ‘我一直都爱着你,但是…到此结束了!橘庆太,我—恨—你……’

   心,像被千刀万剐般揪痛。没用了……再怎么道歉也不会有用。他已经把凉平推向死亡……把自己最爱的人,亲手送给别人糟蹋……

   “庆太哥!”伸也突然闯进,喘着气。似乎非常急促。

   庆太早已陷入深深的内疚中,望着伸也。

   “辉醒了!他叫我对你说,千万别怪凉平哥!凉平哥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救他!”

   “哥!你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龙一问道。

   “辉中毒了,有人用解药来威胁凉平,出卖赤枫堂!辉虽然昏迷了,但是对身边的一切都很清楚!而且……那些明显的破绽,都是凉平哥为了让我们提防,而故意做出来的!”

   庆太此刻已经后悔到恨不得杀了自己,立刻往凉平的房间跑去……

   “太迟了,没办法挽回了……也好,起码让他知道……凉平哥并没有背叛他……”

   “龙一!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 “哥,好好照顾辉吧……”说完,默默地走开了。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 如今脑海里不断上过以往的画面,关于凉平的一切……悔意,歉疚……可以想象凉平的心被伤得如何深……

   来到房前‘嘭’一声推开门。

   “凉——”

   没有……找不到,空荡荡的房间,只有自己一个。地上是镜子的碎片,可是凉平……不见了!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第二十一章

 

 

   三天……凉平失踪三天了。日以继夜地找,始终找不到,他的身体这么虚弱……不会走很远,可是为什么会找不到?

   连续几天没有休息过,庆太稍稍闭上眼,轻按着太阳穴。

   “堂主!找到月公子了!”

    顿时,庆太睁开双眼。终于找到了!凉平……

   “人呢?”

   魍日摇了摇头。

   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 “方才把月公子送回来的时候,龙一公子遇上了。然后把月公子抱回了房间,而且……而且……”

   “而且什么!快说!”

   “我们找到月公子的时候……他已经……快不行了。”

   脑海中顿时‘嗡’的一声,似乎已经感觉不到自己依然存在着……凉平?不会有事的……

   “堂主!堂主!”魍日怎么也喊不住,庆太跑了出去。

  

 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  “凉!”喘着气,推开了门。龙一,伸也,还有辉……全都在,还有凉平……静静地躺在床上。

   辉强忍着泪水,一直在床边忙着帮凉平止血。伸也和龙一在一旁,表情凝重地望着。

   “凉平……”庆太迈步到床前。

   “凉平哥……我求你了,停止吧……”不管他做什么,凉平的血,依然没有止住,望着眼前的凉平,辉担心得手也冰了。

   “凉平哥……我是辉……我醒来了,你不要再这样了好吗……你真的要放弃自己吗!凉平哥!”

   鲜血染红了凉平的衣服和床榻,刺痛着庆太的心。

   “辉……让我来。”接替了辉的位置,紧紧地捂住凉平的手腕,希望能压制住不断涌出的血液。凉平这伤口不是几天前的吗?为什么会突然裂开了?

   突然,凉平抽搐了下,开始咳嗽,一瞬间,鲜血从嘴里溢出。

   凉平吐血了?而且是……黑色的血……

  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庆太的脸,早已毫无血色。慌了……辉也慌了……凉平离他们越来越远了……

   一个时辰过去了,辉用尽了所有办法,凉平的血始终止不住,他的体温开始渐渐退去,直到停止了呼吸……

   “凉……”庆太颤抖地叫着凉平的名字。

   “没用了,凉平哥死了。”龙一说道。

   “不会的……”

   “怎么不会……”

   “凉……”抚上凉平的脸,冰冷的……真的,不会再醒来了。

   “凉平哥为什么会这样?你们告诉我!”辉暗暗问道。

   关于凉平的事,他们没有告诉辉。每个人心里都是深深的痛,可是把事实告诉辉……以他对凉平的感情,后果可以想象。

   “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……”龙一本想说些安慰的话,可是……自己的心也在揪痛着,如何能说出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来安慰别人?事实就是事实,凉平死了!自己的心也可以跟着死了。

   这夜,庆太一直留在凉平身边,一句话也没说。四个人都很平静,是因为心已经痛得麻痹了,谁也没有留下一滴眼泪,可是却难过得像连呼吸都会刺痛心扉般……

   五年了……那个曾经和他们一起心跳一起呼吸的凉平,如今永远也不会再站到他们面前,永远不会再听到他的声音。还没来得及说,其实……他从来没欠过他们任何东西,倒是赤枫堂…欠他太多了。现在,已经不可能还了。

   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吧?希望不是。但也只能是希望而已……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翌日,赤枫堂外。

 

   “公子!请您自重!否则的话,休怪我们无礼!”

   “哦?我倒要看看,是你们的刀剑快,还是我的毒快。”

   “你——”没说下去,男子脸上出现了怪异的表情。

   “感觉到了吗?不要呼吸吧!这样就不会痛了……哦,我怎么忘了,不呼吸的话,不一样要死吗?呵呵,对不起了,看来我研制的时候忘记了。”

   他的毒,太厉害了。连什么时候中了毒也不知道,众人纷纷惊叹。

   “右啊,我累了!这些人留给你。”

   “嗯。”

   本来以为只有央登一人,看见右典的出现,众人倒退好几步。能不担心麽?一个看似柔弱的男子已经这么厉害了,何况眼前这个充满杀气的男人。

   轻易地摆脱了所有人,直接往凉平房间的位置走去,眼看着两人直闯进来,却没有一个人能阻止。

   ‘嘭’一声,央登推开门。脸上尽是微笑,除了庆太,其他三人惊讶地注视着他,以及在后面的右典。央登走到庆太面前。

   “橘堂主是吧?”

   “你是谁。”

   “原来会说话呀?我还真以为那没心没肺没眼睛的人是哑巴呢。”央登讽刺道。

   “少废话。”

   “我是央登。”

   “是你?!”

   “就是我。”

   “你来做什么。”

   “你知道我是凉平的哥哥吧?听说他死了,先别管我怎么知道的,我是来索取赔偿的,如何?”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“开个玩笑,我来把凉平带回去的。”

   “不可以!”

   “你这话说得可真奇怪,凉平是我的弟弟,我为什么不能把他接回去?再说了,他活着的时候,你也能这么狠心,现在他死了,难保你不会鞭尸呐。”央登说得轻松,旁人却被他的话狠狠地撞击到。

   龙一刚想说话,却被央登制止了。

   “哎,旁边的各位,什么也不要说,我只想跟橘堂主说话。”

   “不行。”庆太的声音冷冷地响起。

   “什么?不行?堂主啊,要不要我帮助你回想一下,你到底负了凉平多少?我可以告诉你,这些风风雨雨,都是由我搞出来的,我承认我该死。但是你对凉平的信任,我看也不过如是,否则也不会变成这样。”

   央登的话,让庆太无言以对。

   “不管你答不答应,我都要把他带走!而且我相信——”话语停住了,央登凑到庆太耳边,轻声道“凉平也不会希望留在这里!”

   接着,随着央登把凉平带走了。由始至终脸上都带有笑容的央登,一离开赤枫堂范围,顿时变了脸色。他当然知道自己的笑,可以更加刺痛橘庆太的心,这也正是他的目的所在,但是现在不用装了。

   右典抱住凉平,静静跟在央登身后,直到回到了寒溪阁。

   “岂有此理!凉平都被害成什么状况了!”

   虽然知道如今的状况不应该这样,可是右典的嘴角还是上扬了一下。因为他好久没见过央登这般激动了……

   “你不是还有办法吗?”

   “有办法又如何?凉平的命,可不是用来丢的。”这一刻,央登又恢复到了嬉笑的表情。

   “可是怎么说,凉平的命,也算是因为你而丢的。”

   “我记得,不用提醒我呢。可怜的凉平啊,要不是你是月族的孩子,我这哥哥就算是多厉害,也不可能救回你。”

   “那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 “时间拖太久了,我也没什么把握。到时候救回来了,却只能像木头一样躺着的话,倒不如现在就让他死。”

   “我知道你没这个打算,所以还不快点动手?”

   “好啦好啦!真是累死了……”

   凉平啊!为了别人你的央登哥我丢脸,你一定要给我醒过来啊!

 

 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四年后……

 

   四年间,江湖的变化之大,没有任何人能猜测到。最让人惊讶的,莫过于当初眼看着能称霸江湖的赤枫堂,竟然霎时间投到了朝廷门下,为朝廷做事。

   当然,如今的江湖已经并不是只要做到[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]就能确保平安,自从赤枫堂归于朝廷以后,不少小帮派开始崭露头角,目的只为了一个,接替赤枫堂的地位,执行暗杀行动。其中又以‘阳’最为突出。没有人知道它背后的控制人是谁,没有人知道它的帮众多少,甚至……没有人知道‘阳’的行官位置。它的力量,足以与当初的赤枫堂不相上下!

   这天的赤枫堂,异常热闹。不为别的,只是他们的堂主,橘庆太——成亲了。

   成亲?对,他的妻子是当今朝廷司丞相之女,司音。既然是丞相大人的爱女出嫁,怎能不热闹?也正好给了某些人机会,让丞相好好‘认识认识’自己。

   酒席满盈,赤枫堂内一片喜庆之色。可是今晚的新郎却看似不怎么欢喜。现场嬉闹声不断,可是突然,所有呻声音都停住了。周围的状况让庆太感到疑惑,抬头一看……这是……谁?

   “橘堂主!邢某来迟了!真过意不去!”眼前的男子是当今皇上身边的红人,邢宇,邢将军!他的到来,让不少人惊讶。但是……众人注视的并不是他,而是他身边那位……

   “邢将军客气了,请坐!”

   “谢了。”

   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 “颜儿!还不向橘堂主行礼?”

   “草民颜儿,见过橘堂主!”妩媚一笑,对上庆太的眼。

   红色的双眸?而且…太像了…凉平……

   在场的所有人,无不被他的一举一动所牵引。很明显是个男子,但是却这般让人着迷……尤似一个专为迷惑世人的妖物。虽然邪媚,但却让人舍不得把双眼从他身上移开。

   “咳…咳……”邢宇刻意地咳了两声,众人才不得意回过神来,继续干自己的事,但喧闹声,明显减少了。每个人都是心不在焉的……

   “橘堂主?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

   “凉平……”庆太脱口而出地叫着。

   “凉平?我现在——不叫这个名字呐!”

   “宝贝,你们认识?”

   “当然了。”轻轻一笑,注视着他的所有人,魂魄都好丢了。

   凉平……果然是你……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