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众人皆醒……

奈何,惟我独醉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囚·葬爱》13-15章  

2008-01-23 20:53:16|  分类: 囚·葬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第十三章

 

 

   事到如今……自己到底是谁,已经不重要了。月族……在还没有解决的问题上,又出现了新的问题。这么说的话……爹娘是因为收养了我,所以才会死的。而杀他们的人……就是被我当作是‘恩人’的千叶裕泰……讽刺!来来去去,自己始终是一个人……以为千叶家的是自己家人,原来不是。以为央登是自己家人……原来更加不是,还把央登的爹娘害死了。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玩笑开得太大了……

   有一个人,必定会知道一切。为什么始终没想过去找他?对……他一定可以,甚至知道得比自己多得多。

 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 想到了那人以后,凉平直径往目的地走去。这里,是千叶家人住的小院。而他要找的人就是千叶裕泰。

   “哥哥!你终于来了。”说话的是敬多。

   “嗯。”凉平淡淡应道,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坐在桌子旁边的千叶裕泰。

   “哥哥?”发觉到凉平异样的表情,涟漪紧张上前。

   “涟漪,你和敬多离开一会,我有事情要和……爹说。”

   “怎么了吗?哥哥……”

   “出—去—”用仅存的耐性,说出两个字。涟漪只好乖乖听命,把敬多带离现场。

   留在屋内的两人沉默了好一阵。之后,千叶裕泰说道。

   “到底什么事。”

   “你倒是挺冷静的。”

   “你今天来这里,到底为了什么?”

   “杀你!”

   “……你……你不能这么做!”

   “我知道我不能,尽管你害死了收养我的爹娘,当然……还有茗河村的一百六十几条人命。可是你始终把我养了十几年……所以,我不会杀你。我只想问你一件事!当年屠村,的确是为了我么?那么……问—什—么—要—找—到—我?”

   “因为……因为你是月族人。”

   “这个我知道,月族又如何?对你有什么帮助?”

   “在升上五品官以前,我不过是做一个,用钱买回来的九品小官。为了得到这官位,花了不少钱,可是当上官以后,处处受阻。之后请来道士为我批命,他说了,必须要找到一个月族的人。才能助我官运亨通!而且,找到的这个人,必须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身份!”

   “所以……你找到我以后……选择屠村?”

   “对。”

   “就是为了你那该死的‘官运’,你竟然草菅人命!”

   “对!可是我竟然没有斩草除根!道士也说过,只要还有一个相关的外人存在,就必定会让千叶家有灭顶之灾!事实证明了,就是因为当年留了活口!才会有今天的情况!”

   “听你的口气,你似乎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绝……哼……千叶大人!你可真是厉害。你知道因为你这个‘官运’,多少人死了吗?还有多少人,因为你这个‘官运’,变成了孤儿?享了十几年的福……你的‘运’也该到尽头了!”说着,拿起手中的剑,对这千叶裕泰的喉咙。

   “你……你不是说……”

   “说我不会杀你?对,我不会杀你,可是……我会为了庆太他们杀你。尽管,即使赔上了你的命,也绝不能够补偿你的错。”

   “你……”

   “何况……当今朝廷五品官员千叶裕泰,千叶大人……不是在五年以前就死了吗?杀一个早就已经死了的人,我看没有问题吧?你可以选择逃走,可是你必须清楚,千叶裕泰在五年前已经死了。你到了外面,以我的能力,绝对可以让全天下人知道你的谁。到时候,皇上知道了……你就是罪犯欺君!这么一来,死在我手上,还比较痛快得多!”

   “不—”

   话没说完,凉平右手上的剑,在他脖子上轻轻一拉。千叶裕泰已经死了,这时候,涟漪刚好带着敬多回来了,站在门外。

   因为担心凉平不知道会对爹做什么,所以想来想去,还是回来了。没想到看到的……竟是这么一副景象……

   看见涟漪惊吓得表情,凉平没有说话。直接走向门外,掠过他们的身旁。

   “再见!哥哥!”敬多笑着说,反复不知道自己的爹已经死在了凉平的剑下。

   “爹他……一样会感谢你哦!就像娘感谢他一样。”敬多的声音再次轻轻地响起,凉平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 他的‘弟弟’……一种恐怖感袭来。不应该让敬多看见这一切,可是已经发生了,也不可能补救。算了……

 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赤枫堂

 

   “凉平哥!你到哪里去了!大家到处找你!”一进门,辉像箭一般地来到自己面前。

   “没……出去走走而已。”

   “以后出去,记得找个人陪你!”庆太也在。

   “嗯……”

   “怎么了吗?脸色不太好。”

   “没事……我先回房间了。”

   “凉!”庆太上前,拉住了凉平的手臂。

   “对不起,我很累。”轻轻拨开庆太的手,静静离开。

   凉平有点不妥……他们都察觉到了。

   “哥!去看看凉平哥吧,我担心。”

   “嗯。”庆太立刻随着凉平之后离开。

   一直跟着凉平,他竟然像没察觉到一样。直到回到了房内。

   “凉!”庆太叫住了他。

   “你?”

   “我一直在你身后,你没有察觉而已。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 “我把千叶裕泰杀了……”

   “所以?你才这副丢了魂的模样?”

   “不是,你不明白。”

   “我不明白,也不希望明白!我只想你可以跟我一样,别再想他了!”

   “记得我跟你说过吗,我不是千叶裕泰的亲生儿子。”

   “记得!所以,他所做的一切,你更加不用负责!”

   “那么如果我说,他害死所有人……为的就是找到我呢?不一样了吧……”

   “什么意思。”

   “他为了找到我,所以杀了所有人。他不是我亲爹,可是在他杀了村里的人以后,找到了我,我把他当做恩人。原来到头来,一切都是因为我。这个身份,比起是不是他的亲生儿子要严重得多吧?”

   “这么说…你也是……茗河村的人?”

   “对。我是,同时也是害死你们亲人,朋友的直接原因。”

   “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我……”

   “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。”

   “是吗?难道你认为我有能力解决?如果你是一个陌生人,我可以很简单的解决这件事。可你不是别人……是凉平。就这样把问题丢给我,你让我能怎么办?”

   “或许……你可以告诉辉他们,也许会有答案。”

   “……都停止吧。千叶裕泰死了,所有事情都应该解决了。再也没有谁亏欠谁,你是我们的凉平,没有别的身份!我相信就算辉他们知道了所有事,也一定不会恨你。”

   “可是我觉得对不起你们,你要我怎么面对?我害死了你们的家人!”凉平激动地吼着。

   “够了!我们是很可怜,对!很可怜!父母,亲人,朋友,全都死了!原因竟然是因为一个我们如今爱着的人。的确可怜……可是,凉平!你呢?我们可怜,那么你呢?因为你的存在,所以那个人才会屠村,如果没有你的存在,事情就一定不会发生?那么你该怎么办?死吗?你的存在,就是存心为了害死所有人吗?不是!在我们痛苦的时候,你很快乐吗?你只认为自己亏欠了我们,可是你到底做错了什么?没有!在你可怜别人的时候,可有想过自己?你也一样失去了家人,失去了朋友!难道这一切都是你想发生的吗?不是!其实……你比我们所有人都有伤心的资格。无法面对我们,无法面对千叶家的人,甚至无法面对自己……你的冷静,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的假象。凉,想想自己吧!在你心里,只有别人,这样太辛苦了……”

   “庆太……”凉平的声音哽咽着,说不出话来。眼泪滑落了……

   对……这么生存着,的确很辛苦。可是听了庆太的话,似乎得到了解脱……从来没有想过,原来自己是这么一个角色。让别人痛苦,自己更加痛苦……只知道把一切错误都让自己承担,负担越来越重的时候,自己也崩溃了。从来没想过自己……直到庆太说了出来。

   庆太上前,把凉平揽入怀。

   “庆……我好爱你……我害怕你会恨我。所以与其这样,不如让我亲口把一切告诉你。可是你竟然……”凉平靠在庆太的肩膀呢喃道。

   “我不希望你把自己逼得太辛苦了。况且,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。所以,忘记了吧!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一样,不可以吗?”

   “……嗯。”可是……现在才想起央登的话……他要得到赤枫堂,这么说,庆太……会有危险?想及此处,凉平突然叫道。

   “庆!”

   “怎么?”

   “最近一切都要小心……”

   “为什么突然这么说?”

   “我只是……不希望你有危险。”

   “知道了。”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第十四章

 

 

   得到赤枫堂……到底央登会用什么方法?如果目标的确只是赤枫堂的话……庆太的处境更加危险了。以赤枫堂在江湖上的地位,无论是谁,对它的内部总算有点了解,可是央登他的情况呢?他要得到赤枫堂,断然不会只有单人匹马,就算把右典算在内也……可是以右典的身份,背后的力量几乎无法估计……

   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 闻言,凉平一惊。果然,来者是右典。手拿着长剑,倚在窗边。

   “你……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 “当然是偷走进来的,难道你认为是被请进来的么?说实话,赤枫堂外的防守很好,我从来没试过需要这么小心地,闯进一个地方。可是你…啧啧……如果我刚才要杀你,是轻而易举的事。没想到‘弑血魅月’的警觉性竟然这么低。”右典笑言。

   “你来这里,所为何事?”听了右典的话,凉平没有丝毫动容。

   “没什么,央登让我为他带一句话。”

   “什么话。”

   “你可愿意,助他一臂之力?我知道你很清楚,他说的是什么事。”

   “看来你这趟是白跑了。对不起,我不能这么做,也绝不会这么做。”很明显,是关于赤枫堂的。

   “这么坚决?为什么不考虑一下?”

   “你代我对他说,爹娘的命,是我欠他的,他要什么时候来拿,我没有任何怨言。可是,对赤枫堂不利的事,就算要我死,我也不会做。”

   “是吗?”

   “为什么要得到赤枫堂?”

   “央登要做的事,我从来不会过问。不过,只要是他想要的东西,我一定会让他得到。”

   “如果他是为了报复我的话……”

   “不是。罢了,你不答应就算了。可是……你一定会后悔的,央登要的东西,从来没有得不到的。我走了!”语毕,就像来的时候一般,无声地消失了。

   照现在的情况看来,一定要找个机会告诉庆太。

 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,始终没办法对庆太说出口。毕竟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,这样贸然对他说的话,对事情没有任何帮助。可是,这毕竟是需要提防的事……

   “庆,最近堂里的情况如何?”凉平背靠着庆太的胸膛,坐在他的怀里。庆太的手,一直在轻卷着凉平的发丝。

   “怎么?你从前不会在意这个的?”

   “不能告诉我吗?”

   “呵……不是,最近情况不错,小状况还是有的。”

   “一切都要小心……”

   “辉呢?他之前不是跟你在一起吗?”

   “嗯,伸也把他找去了。”

   “呵……果然行动了。”

   “什么?”

   “这段时间,辉不是整天陪在你身边吗。你也知道伸也这人,从来不知道主动,看着辉一天到晚陪着你,就算有什么意见也不会说。我看辉就正是因为他一声不吭,所以才更加对他视若无睹,伸也这小子今天来我这里发泄了,很难的看他这样。”

   “我怎么觉得你很高兴?”

   “难道你不是?他们俩很有意思。”

   “是啊,如果龙一也找到自己喜欢的人就好了……”

   闻言,庆太抱着凉平的那只手臂,加重了力度。

   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 “没什么。”

   “那你别抱这么紧啊,我难受。”

   “龙一……和辉他们一样,是我最疼爱的弟弟……”可是,他却喜欢上了我最爱的你……或许你不知道,可是我感觉到了。

   “然后呢?”

   “没然后了……”

   “你真奇怪。”

   “是吗?”

   “你知道不知道,龙一有没有喜欢什么人?”凉平问道。

   尽管龙一说过喜欢自己,可是他始终把他当作弟弟。而且,龙一说的喜欢……在他看来,应该是和辉喜欢自己是一样的。不过是龙一自己还没弄清楚罢了……

   “呃……不知道。”

   “我喜欢龙一,如果他也喜欢我,那怎么办?”凉平开玩笑道。

   “凉?!”

   “我开玩笑而已,你别这么激动!我喜欢龙一,喜欢辉,喜欢伸也…都是一样的。”

   “那我呢?”

   “你非要我说麽?我爱你!”

   “呵……现在的你,绝对不可以让其他人看到。”

   “为什么?”

   “你真的不知道?‘魅月’的容貌,在江湖上是闻名的绝。可惜他太冷漠了。如果是现在的你,我想……”

   “你想,一定有更多人希望把‘魅月’据为己有吧?”

   “没错。看来我应该把你永远禁锢在我身边。”

   “那你放心好了,在你面前的,不是‘魅月’。是凉平!”

   “也一样,让我很有危机感。”

   “就因为我的样子吗?需不需要我把它毁了?这样你还会要我吗?”

   “别说这种话,这么好的脸,毁了多可惜。不过就算真的被毁了,我也不会让你离开我!”

   “也对,你也不能保证永远只要我一个,我这张脸,留着等你不要我的时候,我想应该还会有用。”

   “不要你?等我死的那天吧!你希望我英年早逝吗?”

   凉平听了,直咯咯发笑。

   “不是不是,如果你死的那天还爱我的话,我跟你一起死!”

   “可我比较担心,被抛弃的人会是我!”

   “好了,装可怜一点也不适合你!”

   “那我适合什么?”

   “你?你适合做一匹狼!”

   “是吗?狼是什么样子的?”

   “就是你现在这样!”庆太把凉平压倒了身下,双手开始四处滑动。

   “那么,你就是全天下,最喜欢‘狼’的人了。”说着,开始夺去凉平的唇。

   “嗯……”扯开凉平的衣襟,大片肌肤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 手掌在他的身体上轻抚着,舌尖停留在劲窝处,直到凉平的脖子上留下了淡红的痕迹,才满意地离开,继续往下移动,原来白皙的肌肤,早已染上一阵淡淡的粉红……

   来到胸前的地方,含住了那缨红的培蕾,舌尖轻轻挑弄着,引起凉平身体的一阵轻颤……

   “嗯……啊……庆!”

   庆太一只手往下移去,伸进了凉平的裤间,向着最脆弱的地方游去。凉平抓住了庆太的手臂,想要制止他的动作,却被无力的退回。

   “凉……我爱你……”

   “唔……”

   夜色渐渐深了下来,房内温存的气息也渐渐浓烈……

 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 “昨天,伸也找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 “啊?没什么啊,还不是那几句!”辉似乎有点不满。

   “其实你不用每天陪着我,我现在不是好多了吗?别跟他斗了。”

   “哥!不是出来散步吗?我喜欢陪着你,不管他了!”

   其实,辉发闷,不过是因为伸也不肯说‘我爱你’罢了。他就是不明白,不过三个字,有这么难说吗?

   “好,不说不说!”

   “哥!”辉突然停住脚步,盯住了眼前几个手上拿着刀的男子。很明显的,目标是他们。

   “各位,不知是否认错人了?”没理由会突然遇到伏击。难道是赤枫堂的敌人?下意识地,把辉拉到身后保护着。

   “我想应该没有认错。”

   话音一出,凉平往上一看,说话的认识右典。

   “右典?”

   “对。”

   “什么事?”

   “央登似乎很希望你能帮助他。所以,还是为了那件事!”

   “哥!怎么回事?你认识这些人?”听了他们的对话,辉在旁轻声问道。

   “嗯……”凉平应了一声,没多作回答。

   “以多欺少,不是君子所为!”凉平对右典说到。

   “为了达到目的,君子与否,并不重要。”

   “看来你很有信心我会答应?”

   “我有绝对的把握。”

   “是吗?”

   一瞬间,右典从指间发出数只纤细的银针,向着凉平这边射来。尽管已经及时用衣袖挥开,可是……辉依然中了一根。

   “好身手,不过可惜。还是中了。”

   辉的脸开始变得苍白,接着昏倒了。

   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 “是什么?不是很明显吗?毒针,每一根上面所含的毒,都是经二十七种毒药所结合提炼。中毒的人,每天必定会经受纠腹之痛,在一个月内的不到解药,必死无疑!不过……或许不用等一个月,药性发作时的痛楚,一次比一次厉害,到时候可能很快就能疼痛致死,呵……”

   “我不会让他死!”

   “是吗?解药,只有配置毒药的人才会知道。不信的话,你可以试一下。不过,如果你答应帮助央登,一个月内,我必定将解药送到你手上,以我和央登的能力,一个月,足够得到赤枫堂。我们可以考虑不杀橘庆太他们,只要你答应帮助央登……选择他们的性命,还是赤枫堂,你慢慢考虑,只怕……你的好兄弟不能等了。”说完,右典准备离开。

   “……等等!”

   “如何?还有什么不明白吗?”

   “我若是答应你的要求,你会遵守承诺?”

   “我虽非君子,但从来言而有信。”

   “好!我答应!”

   “很好!好好照顾你的兄弟吧,希望可以撑到你拿到解药的那天……”

   接着,人消失了。

   辉昏倒了,脸色苍白得吓人……

   凉平开始站不稳了。低头,望着手臂处的银针。随手拔掉,背起辉,往赤枫堂走去。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 

第十五章

 

 

   “辉呢?”破门而进,伸也第一句话便是询问辉的情况。

   “还在昏迷中……”凉平望着静静地躺在床上的辉,伸也立刻走到床边,沉默了……

   “伸也……”庆太上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 “是我不好……对不起。”如果今天没有把辉带出去,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。

   “怎么会这样?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?凉平哥!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 “我们被埋伏了,是我没有保护好辉,所以才会这样的……”

   “会没事的……辉一定会没事的。”伸也嘴巴里呢喃着,像是安慰着他人,也像是对自己说着般。

   “是我的错,那些人是冲着我来的……我一定会找到解药,一定……”

   站在一旁的龙一,始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担心辉的同时,注意着凉平的一切。

   “我相信……辉很快就会醒来的。庆太哥……你们去休息吧,辉有我照顾就可以了。”说话时,始终没有面对着他们,双眼只是一直对这昏迷中的辉。

   “真的没问题吗?我命人在外守着,有什么事情记得叫人。知道吗……”

   “嗯……”

   “你自己也要注意点!”

   “嗯……”

   “凉,龙一,走吧。”

   “……”凉平还想说些什么,可是停住了。跟随着庆太他们,走出房间。

   一路上,三人不发一语。留意到凉平凝重的表情,庆太安慰道。

   “凉,别自责了。辉一定不会怪你,伸也也一样。”

   “我宁愿伸也他骂我,打我……总比现在的情况好。”

   “别想太多了!不会有事的,我刚刚赶着回来,还有事没处理完,你今晚好好休息,知道吗?我先走了!”

   “嗯……”

   待庆太走后,龙一来到了凉平的面前。

   “哥!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。”

   “没有。”

   “有什么事不能一起解决吗?总是把问题揽到自己身上,你会很辛苦的……凉平哥!”

   “真的没有……”

   “真的吗?哥……要是遇到什么事情不能解决的,一定要告诉我们。”

   “嗯。”

   “你说辉是中了毒针才会这样的,那是什么毒?可是查出来吗?还有……你有没有受伤?”

   “我没事……我现在不是很好吗?辉的解药,我一定会找到的,你别太担心了。先回去休息吧……”

   “那好吧……”

   回到自己房内,转身关上门。走到桌子旁边坐下……

   没有人了……凉平的左手开始颤抖,一股寒气突涌而上。右手紧紧地压制着手臂,凉平的额际直发冷汗。

   不应该……不应该把辉牵涉进来。无论如何,在央登动手之前,一定要得到解药。

 

翌日

 

   “辉……你还好吗?对不起,哥不会让你有事的……等你醒来以后,一切都不会改变。赤枫堂不会有事,庆太他们不会有事,你更加不会……就算赔上我的命。毒性发作的时候很痛吧?不怕……有哥陪着你,你要撑住,懂吗?”凉平边说着,声音早已因为难过而哽咽住了。

   “凉平哥?你来干什么?”伸也回来了,踏进房门,便看见了凉平的身影。

   “我只是来看看辉……现在就走。”对伸也,满是抱歉。所以低着头,直往门口走去。

   “等等……哥…对不起,我知道你也很难过……可是因为辉……”

   “辉现在躺在这里,都是因为我。我明白,你应该怨我。我一定会帮辉解毒的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 “……别太勉强了,我相信辉不会希望你这样……”

   “谢谢……”

   回到房内,桌面上却多了一封信。阅读了内容以后,凉平随后把信烧了。

   把信放在这里的……不可能是赤枫堂内的人,他们从来不会擅自走进他的房间。是右典吧?除了他以外,应该没别人可以轻易闯进这里。

   信中写的是央登要求自己做的事——扰乱赤枫堂内部的一切行动。无论是如何强大的组织,都一定会弱点。相同的,越庞大的组织内部,绝越容易出乱子,只要让他们自乱阵脚。到时候要做什么攻击,也会事半功倍。

   这样的方法,不是没有人没尝试过。可是堂内的一切行动,从来都是庆太亲自监督,绝不会出岔。那么这次呢……如果扰乱他们的是最熟悉这一切的自己呢?不按照央登的话做,辉会有危险。可是按照的话,赤枫堂会慢慢陷入灭亡之中……

 

 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  “岂有此理……”庆太愤怒得拍案而起。

   “怎么了?”虽然知道原因,可是凉平依然询问着。

   “我怀疑……有人出卖赤枫堂!”

   “何以?”

   “这些天来,堂里出的任务多数失败而回!从前绝对不会出现这种状况!可是就在辉中毒以后……”

   “所以你怀疑,堂里有内鬼?”

   “不错!我早就察觉到了……可是一直不确定。”

   “那么……可有头绪知道是谁的所为?”总算没有白费,每次向央登透露过行动以后,自己必定前去整理情况,以至于每次的破绽更加明显,为的就是在无形中告诉庆太,必须提防!

   “没有……可是此人对赤枫堂的熟悉程度……绝不在我之下。”

   “这么说……我跟伸也,龙一三人也值得怀疑!”

   “别说这种话,我不会怀疑你们。”

   “别这么武断,所有事情都不能以一句话说定的。既然你也察觉到了,或许的确有个无形的敌人在暗处,计划着一切,切记!万事注意!”

   “知道了。你还要去看辉吗?”

   “嗯,毕竟伸也还有事情要处理……一直让他留在辉身边,事情都荒废了,我得去代替他照顾辉。”

   “辉出事以后,你根本没有好好休息过……别去了,让我来照顾他吧。”

   “你不是比我们任何一个都要忙吗,放心吧,我没问题。不说了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

   “凉——”没能叫住凉平,他直往辉的住处走去,消失在庆太视线之内。

   来到辉房外,凉平突然站住了脚步。心脏像被重物狠狠地撞击着,身体像是麻木了般,不能控制,却能清晰地感觉到疼痛。手掌用力地扯住胸襟的衣服,眼前的一切开始昏暗起来……

   这时,伸也从辉房内走了出来,发现了脸色极其苍白的凉平。

   “凉平哥?你怎么了?”

   凉平花了很大精神,才看清楚眼前的人是伸也,缓缓说道。

   “没事……大概这太阳……太烈了。”

   “不是因为这个吧?凉平哥,你不舒服吗?”

   “没有,好了,我没事了……”

   “辉还躺在里面,我不希望再有谁出事了,哥!注意身体!”

   “好,我知道。这几天都是你照顾辉,你的工作都放到一边了,这个可不行!我看辉醒来要是知道你这么的话,一定会不高兴的,接下来由我代替你吧!”

   “可是,我看哥你的情况也不太好……怎么可以……”

   “不过一时头晕而已,现在不是没事了吗。好了,你已经好多天没处理公务了!去吧!这里我来。”

   “真的没问题?”

   “真的!别啰嗦了!”

   “好吧……我先走了!晚点再来!”

   “嗯。”

   伸也离开了,他没有留意到,凉平那紧握的拳头,关节早已因为用力过度而泛白了。凉平走到辉旁边,深深地吸了口气。

   “辉……我是凉平!这些天还好吗?”手掌伸向辉的额际,可是眼前的景象再度暗了下来,开始像旋转着般。抽回手,撑在床边,用力地定了定神。

   “看来……这些毒,真的不简单呢……我都成这样了,辉!你比我更难受吧?不过我相信,很快就可以拿到解药了。你知道吗……这些天来,伸也一直在你身边,他很紧张你呢……你醒来以后,就别在生他的气了,知道吗……”

   凉平的声音停住了,接着只听见了抽泣的声音。无论他说什么,辉依然一点反应也没有……一月之限,已经过去十天了……毒性的发作一天比一天猛烈,可是没有任何方法……

 

 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  “庆太!今晚的暗杀,让我负责吧!”

   “凉平?不行!”

   “为什么!”

   “我不能让你冒险!”

   “从前都一样!还不是这样过来的?”

   “我说不行,就是不行!”

   “你也知道赤枫堂最近的情况!让我去吧!就算你不答应,我也一样会去!”

   “凉……为什么一定要这样?”

   “庆,让我帮帮你吧……好不好?”

   “……好吧,小心点。”

   “知道了。”庆太……对不起了,今晚……我会让行动彻底失败的。

 

 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   夜,再一次,从新以‘魅月’的身份执行任务,可是今天的行动……注定要失败!

   行动开始,按照计划一样……右典和数名男子出现了,他对凉平的在场似乎有点讶意。

   尽管得到了所有资料,可是要打败赤枫堂的人,依然需要些时间,右典与凉平亦在对战之中。

   “为什么你会来?”

   “我到来与否,是我的决定!况且,我来了,你的计划不是一样没有任何影响吗?”

   “你很厉害,出卖自己的同伴,竟然还可以这样冷漠。”

   “那是因为有更加重要的人,所以值得付出这些!”

   “是吗……”说着,一掌向着凉平挥来。凉平没有躲开,硬生生地受了这一掌,跌倒在地上。

   右典惊讶了,凉平的嘴角却是带着微笑的。

   “为什么不躲?刚才这一掌,你明明可以避开!”右典来到凉平身边。

   “赤枫堂的人竟然会全军覆没,怎么说也会有人怀疑,如果只有我毫发无损的话,你猜会如何?”喉咙传来一股血腥,凉平忍住了,轻笑着道。

   “很好……今晚就这样吧!”

   右典的意思是,今晚先撤退了。

   “没有赶尽杀绝,谢了!”

   右典看了凉平一样,离开了。凉平苦笑着,站了起来。今晚对他来说是成功,对赤枫堂来说——彻底失败。

 

 

(待续……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