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众人皆醒……

奈何,惟我独醉?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爱?别傻了。》35章(完)  

2008-01-23 22:00:52|  分类: 爱?别傻了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Chapter . 35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说过……

 

从游戏的开始

 

你已经输了

 

因为我知道……

 

你爱我,一直都是

 

但我比你输得跟早

 

你明白吧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  “北川先生?真巧啊,没想到你也来了,怎么不见凉平?”

 

   看着眼前的庆太一副明知故问的模样,北川石脸色变得纳青。不想再跟他说些什么,北川石转身就想离开,庆太伸手便搭住了他的肩膀。

 

   “这么讨厌看见我吗?这是所谓的什么?嫉妒?啊……对了,就是嫉妒吧,嫉妒我跟凉平一起吗?”

 

   “橘庆太,做人还是不要得寸进尺的好。”

 

   “知道,这句话很多人对我说过,那么我也赠你一句,做人不要太过自信了,你在背后做了些什么……不只有我一个人清楚的。”

 

   最后一句话,让北川石震惊得久久不能回神。不只有他一个人清楚……代表什么?

 

   回到记者会现场,到场的人比刚才多了好几倍,成田希一眼便看见了庆太的身影,快步上前挽起他的手。

 

   “去哪里了?还以为你走了呢。”

 

   “办点正事而已,成田先生还没到?”

 

   “嗯,似乎交通有点诸塞,现在怎么办?已经延迟十五分钟了……”

 

   希望成田大总裁赶到现场时,不要气的中风才好……

 

   庆太心里暗笑了下,接着说道。

 

   “我先上台撑着,看看能拖延多长时间。”

 

   “……嗯,我再去联系他们一下。”

 

   庆太从容地上台,一切看起来就像他才是‘成宇’的总裁般,依然是那副商业式的笑容,给在场记者交待了几句,接着开始说这些撑门面的话。

 

   像这种状况,庆太并没少应付过,尽管迟迟没说上重点,在场的人也没有任何异议。

 

   眼光扫过会场,意外发现了凉平的身影,回想方才房内的一切,庆太的心情又好了不少,只是凉平没有乖乖呆在那里,他有点不满。

 

   站在会场入口看着台上的庆太,凉平完全忘记了与自己一同前来的北川石,只要有橘庆太在的地方,他的所有注意力总会被他夺去。

 

   “你就是千叶凉平?”

 

   身边无故出现一道声音,凉平往旁边一看,是刚才与成田希交谈的金发男子,现在才看清楚,他不是法国人。

 

   “对,你是亚洲人?”

 

   “我是日本人。”

 

   “难怪日文说的这么好,你认识橘庆太?”

 

   “嗯,他眼光不错。”

 

   “啊?”

 

   “没什么,随便说说而已。”

 

   与身边的男子交谈,仍未回过神,便被众人一阵哄闹吸引了注意力,似乎是庆太说了句什么。

 

   这次记者会的真正主题是……‘成宇’将合并为‘千叶集团’的子公司?

 

   听着众人嘴里的疑问,凉平心里也感到意外,没想到庆太的计划已经计算到这份上,一切都太突然,可以说是……完全颠覆了众人的预想。

 

   “橘庆太!你到底在说什么?”

 

   成田圣赶到了,气冲冲的上了台,后脚跟刚踏上台,接着就有警察到场了,看看庆太的表情,好像并不意外,这警察一出现,现场又是一片沸腾。

 

   “请问,是成田圣先生吗?”

 

   “我是,什么事吗?”

 

   “成田先生,我看您还是先下台吧。”庆太好心地提醒道,对于台下所有人的注视,成田圣依然不为所动。

 

   “有什么事就直说吧!”

 

   “警方收到数据指出,你涉及擅自挪用公款,以及盗取商业机密等刑事案件,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协助调查。”

 

   警察说的话,台下的人听得一清二楚,成田圣脸色一白,眼睛立刻盯紧庆太。他明白庆太既然能这么镇定,一切都必定在他预想之内,再怎么狡辩也没有作用,最后还是没说出什么,在警方陪同下离开了现场。

 

   混乱中,凉平拿起了手机,拨通了真逸的电话……

 

   ‘你好,我是伊崎右典。’

 

   不是真逸接听,但也差不多了,凉平笑了笑说到。

 

   “我是凉平,右典啊,我看你可以跟真逸回法国了。”

 

   ‘什么意思?’

 

   “呵……算了,你很快会明白的。”笑着收起了手机,双眼一直注视着台上的一切。

 

   这段‘小插曲’一结束,在场的人好像还未反应过来,庆太便又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进行记者会,众人开始纷纷提问,庆太连上始终带着淡定的笑容,一切都看是那么简单。

 

   在这之前,庆太早已暗中跟‘成宇’的股东商谈过,成田圣不顾后果地操纵公司资金的同时,所有人都赞同了庆太的做法,只要‘成宇’跟‘千叶集团’合并,庆太保证一定能把问题解决。

 

   成田圣这才明白,法国公司不过是个幌子,50亿资金作为合作条件,其实只是为了逼他动用公款,可惜在他想明白一切,并且要求警方以‘诈骗’案调查的时候,所有合作数据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
 

   用法国公司的名义合作投资,‘成宇’所动用的资金全数落入庆太手上,成田希看到的一切工程进程都是假象。那一切都曾经过庆太手上处理过,最后签署合同的也确实是她。

 

   一切都是假的,由始至终,都只是‘成宇’跟自己玩的一场游戏。自问已经没有低估庆太的能力,但没想到他所能做到的……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厉害得多。

 

   最后的赢家不是‘成宇’,他们输得很惨,一切的关键……就是橘庆太。记者会结束了,众人就像得到了什么难得的新闻,兴致冲冲地里去,会场剩下伶仃的几个人,其中一个就是北川石。

 

   “还没走吗?”

 

   “嗯。”

 

   看着北川石犹豫的神色,凉平开口问道。

 

   “你找我?”

 

   北川石定了一下,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

   “你跟橘庆太……一直都在演戏?”

 

   凉平先是一愣,接着笑了。

 

   “不。”

 

   “那怎么……”

 

   “是你让我开始怀疑的……车祸,从那场车祸开始,你让我失去了信心。”

 

   “不明白,能说清楚点吗?”

 

   “橘庆太就算再恨我,也不可能会杀了我。我知道你跟成田圣谈了条件,这出戏是不错,可是你算漏了我对橘庆太的了解。”

 

   “我跟你不过相识了几个月,在你的潜意识中,我绝对不可能比你自身安全重要,你能这么做的唯一原因是……你清楚这不会有事,可惜你错了,成田圣怎么回放过任何一丝铲除对手的机会?以后别做这种事了,拿自己的命开玩笑,这不值得。”

 

   “原来你早就知道?”

 

   “我说过的,人类的双眼能看见一切,却不能看透一切,这句话是说给你听的,可你却没有在意。”

 

   刚想开口接话,庆太已经走到了凉平身边,看了他一样,刻意伸手把凉平揽住了。

 

   “我不是叫你等我吗?”

 

   “等你?那不就错过一场好戏了?”

 

   “那也是你配合得好。”

 

   凉平轻笑出声,北川石完全像个局外人似的。

 

   “我一直以为你跟橘庆太不是……”

 

   “有时候,杂志上的话不一定是假的。”

 

   留下这么一句话,跟庆太双双离去。

 

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 一切问题都解决了,心里轻松了不少,车子停放在一边并没有驶开,两人都没有说话。

 

   “你比我想像中要厉害多了。”这是庆太真心的感叹,虽然不知道凉平什么时候看穿了一切,但这回的事情,的确显示出凉平过人的才智。敌人……不一定要自己亲手解决的。

 

   “人再笨了也是有限度的,既然你要演戏,那么我就配合好了。我越是不顾一切把钱往火坑里扔,成田圣就越会得意忘形……这就是你想要的吧?”凉平不以为然地说着。

 

   “所以你才一直提取资金填补?”

 

   “那可是白花花的钱,不是沙子,把它们丢进你的陷阱,总比流出去好得多吧?”

 

   “可你跟北川石在一起,确实把我激怒了。”

 

   “那你跟成田希又算什么?算了,我不想再说这个……”

 

   “生气了?”庆太顿时换上了笑意。

 

   “你说呢?我最讨厌像你这样自作主张的人,为什么不跟我商量?全世界就你会演戏吗?你有没有想过,那天你把股权让渡书扔我的时候,我是什么心情?”

 

   庆太没有作声,凉平停顿了下,接下来的声音细得几乎听不见……

 

   “看着你跟成田希离开,我以为…心脏就要停止了……你知道吗?”

 

   “知道,我都知道,对不起……”

 

   “我讨厌这三个字!以后不要再让自己有机会对我说这三个字!”

 

   “好,一定,我保证不再说!”渐渐把脸凑进,眼看就要吻上凉平的唇,忽然一顿拍打车窗的声音响起。

 

   庆太皱眉,转过身看着车外的人,打下了玻璃窗,凉平认得这个人,刚刚会场内的金发男子。

 

   “辉?”

 

   “这么迫不及待啊,你给我汇款了吗?说好要5亿美金的。”

 

   “行了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

 

   “当然有,你说你的千叶凉平比我长得好看。”

 

   此话一出,凉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庆太暗咳了一下,问道。

 

   “伸也呢?”

 

   “去取车了,你该不会想收回他的出场费吧?谁叫你这么快解决了问题,他都不用出场,这出戏就完了,我跟你说,说好5亿的,一分钱也不能少。”

 

   “好好好,我只是随便问一下,就这些事了吧?找你家伸也去,别妨碍我。”

 

   “可我有兴趣看活春宫图。”键本辉说这话还脸不红气不喘的,看得凉平都有点吓着了,庆太刚想爆发便被人打主了。

 

   “辉!”

 

   还好伸也赶到,辉连再见也没说,直接上了伸也的车……

 

   “伸也啊,下次接Case到我当总裁了吧?”

 

   “行,你说了算。”

 

   车子驶远了,昏暗的停车场恢复了原来的安静。

 

   “什么时候认识的朋友?”

 

   “很久了。”

 

   “好像很有趣,下次介绍一下吧?”

 

   “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……”

 

   “嗯?”

 

   “我们好像没试过在车里做吧?”

 

   凉平一愣,沉默几秒,脸色霎时难看了好几分。

 

   “橘庆太……你果然是变态。”

 

   “过奖。”伸手拉过凉平的手,抬起他的下巴,重重地吻下,所有声音都被掩盖了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全文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